菠萝网目录

农家娇宠:猎户相公,来种田 第二十二章 复杂的家庭情况

时间:2019-05-13作者:曦冉

    “林小婉你怎么能这么没出息呢?好歹也是个新时代的独立女性,脸动不动就红的我不要面子的吗???”

    “还有那个谁!笑笑笑,笑什么笑,很好笑吗?再笑就不给你饭吃知道吗!哼!”

    林小婉拍了拍自己发烫的面颊,咬牙切齿的自言自语。

    郭承翎那厮真的可恶,竟然还嘲笑她!哼!

    张牙舞爪的对着空气抓了一通,仿佛郭承翎就站在她面前一样。

    发泄完了,林小婉觉得自己有排面了,这才盛了汤和菜端着往屋里走。

    吃饭时,林小婉说了明天回门礼的事。郭承翎思索了一阵,答道:

    “我今日打了两只兔子一只野鸡,本来打算去镇上卖了换点银子给你买点什么。但既然明日要回门,就把这些先给岳父岳母拿去吧。等回门回来我再进趟山,打到好东西了再回来与你换钱,只是要委屈你几天了。你放心,我不会让你跟着我吃苦的。”

    郭承翎说的认真,最后几句话,眼睛直直的盯着她,眼神里满满的全是郑重,仿佛这些话是什么誓言一样。

    林小婉有些感动,郭承翎愿意把所有猎物拿出来给自己爹娘本就已经出乎意料了,后面他还觉得把这些东西给了林父林母自己就没钱了而对她感到抱歉。

    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但从古至今,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得水,男方能心无芥蒂愿意给女方父母倒贴的本就不多,更遑论是掏空家底。

    成亲之前郭承翎全部身家给了林小婉当彩礼,回门时候又要把打来的所有东西都给林父林母。

    这还不是林小婉要求的,他自己就想到了这里。这个男人掏心掏肺的对她好,从来没介意过这些身外之物。

    林小婉不无动容。

    他不仅不介意原身与顾子游的那些闲言碎语娶了她,还对自己极好。即便是昨日钱氏闹到了家门口让他受人指点,也不曾对自己有半分的苛待与冷落。

    以上种种,足见郭承翎是个面冷心热的人。虽跛了一条腿,但他天性善良,心胸宽厚又有担当,是个值得托付终生的好男人。

    当初林小婉刚穿越过来就得知自己要嫁人,心里不是不崩溃的。但事已至此只能硬着头皮上,她就赌这个救了自己一命又送银子给自己看病的男人是个厚道人。

    孤注一掷的把自己的一生托付给别人,林小婉心里也很慌乱不安。

    昨日钱氏和顾子游的纠缠,扪心自问如果自己是郭承翎,她一个现代人都未必有这么宽广的心胸包容原身。但郭承翎却做到了,钱氏走后,他只字不提这件事,给了自己足够的脸面和尊重。

    今天的这番话让她这些天来惴惴不安的心终于落到实处,还好,她赌对了!

    喉间似堵了一股棉花一样发不出声来,林小婉快速低下头掩饰自己眼角的湿润。

    郭承翎丝毫没注意到身边人的异样。他正有些后悔今天没有再往深处去一点,说不定能打到更多的猎物。

    “回门礼不宜太过招摇,我家的情况有些复杂,这些好东西就算送了我爹娘也未必享用的了。”

    吸了吸鼻子,林小婉决定和郭承翎坦诚布公的说林家的那团子糟心事,这些情况他早晚要知道,提早说了也让他有点心理准备。

    郭承翎有些诧异的挑眉,不太懂这是为何。

    “我家里情况有点复杂,爷奶偏心,打我记事起,我们家但凡有点什么好东西爷奶都要拿走。之前你给的彩礼五两银子都被她们要了去,要不是我娘护着我,给我治病的那一两银子也没了。”

    “这样还不够,她们嫌弃我是个女孩儿,在家里变着法儿的折腾我和我娘,什么活都让我们干,吃饭却只给最稀得粥,连窝窝头都是最小的。我娘心疼我,偷偷把自己的窝窝头留下来给我吃……”

    说到这里,林小婉鼻头一酸,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下来。

    这些都是原主记忆里发生过的事,刘氏性子软,林振又是个孝顺的,她们不敢反抗周氏,只能私下里尽可能的偷偷对她好。

    记忆虽是原主的,但在林家生活过一段时间的林小婉对此也感同身受。

    用手背擦了擦眼泪,林小婉心里有些羡慕原主。

    周氏一大家子虽然有些极品,但林振和刘氏却对她极其疼爱,从来都顺着她。

    她很庆幸,也感谢原身能让她这个上辈子从来没有感受过亲情的人能够有幸得到刘氏和林父的疼爱。

    不管是为了已经死去的原主还是自己,她都会好好照顾林父林母的。

    “我奶和大伯娘她们要是知道你这么能赚钱,肯定不舍得放开你这棵摇钱树。我想找个机会跟我爹提分家的事,所以在这之前,万万不能让他们知道你能赚钱的事。东西就先不用送了,就算送了我爹我娘也吃不到,还不是平白进了大伯娘她们的嘴里。我不想省吃俭用的,最后东西都喂了狼心狗肺的东西。”

    林小婉言辞间丝毫不掩饰她对大伯娘一家的厌恶,她并不怕郭承翎会因此对她有什么偏见。

    要是连这点明辨是非的能力都没有,能不能跟他过一辈子林小婉觉得自己怕是还得再考虑考虑。

    郭承翎一直没说话。

    说实话,他是有些震惊的。

    郭家人口简单,最多的时候也就义父和他两个人。他们也没什么要走动的亲戚,平日里和村里的人也鲜少来往。村子里那些闲言碎语自然也传不到他这里。

    虽说对有些人家重男轻女的事有所耳闻,但这种事发生在自己新婚的小媳妇身上还是令他一时有些难以消化。

    不过细想想,倒也不是毫无根据,从昨日迎亲时看林小婉堂姐对他的刁难便可窥一二。

    他看着林小婉因为流泪而发红的眼眶,和她说起家人时义愤填膺神情,只觉得一颗心也随着女人落下的泪而一揪一揪的。

    良久,郭承翎伸出手来揉了揉林小婉的头顶。

    “不送便不送吧,只是明日里你奶奶可能不太高兴。如果她要是骂你了,你就往我身上推。我义父不在了,往后你爹娘便是我爹娘,我会和你一起好好孝敬他们二老的。”

    磁性的男音低沉而有力地透过发丝传进耳膜里,头顶被他大掌摸过的地方还隐隐发热,林小婉眼眶一热,又想哭了。

    她低头含糊的应了一声,不再说话。

    一夜相安无事。

    次日一大早,两人便早早起了床。林小婉是归心似箭,迫不及待的想回家去看看爹娘。

    郭承翎则纯粹是睡不着,素了这么多年的汉子刚开荤便又看的着吃不着,温香软玉在怀,憋了一晚上都没睡个好觉。

    前一日折腾的太过,林小婉死活不给他碰,郭承翎自己也知道昨日确实是孟浪了,心疼的帮她揉了揉酸痛的腰肢,没再多逾距。

    谁知道本来说好了盖着棉被纯睡觉,这小妮子却不老实的紧。睡得熟了手脚并用的缠着他,郭承翎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怎会无动于衷?但又拿她没办法,憋了一晚上,直让林小婉磨的没脾气,她一无所知睡得香甜,自己反倒一夜无眠,天蒙蒙亮的时候好容易眯了一会儿便被这个祖宗叫醒。

    看着林小婉因为开心而亮起来的杏眼,郭承翎叹了口气,揉了揉发疼的眉心无奈的起床准备回门的事。

    此时,林家也一片热闹。

    林小蝶知道今日林小婉要回门,所以一大早就急急忙忙的赶回娘家来。

    她可不是来恭贺林小婉新婚大吉的,林小蝶巴不得林小婉过得不好,今天灰头土脸的回娘家,这样她才好炫耀一番,好好的扬眉吐气。

    这会儿堂屋里李氏和林小蝶正围着周氏,讨喜的话一句接着一句,直把周氏哄得合不拢嘴。

    厢房里,林振两口子也在为林小婉回门的事担心。

    “他爹,婉婉今天回门,姑爷是第一次来咱家,你看能不能给娘说说准备个好点的中饭。”

    刘氏刚刚去了趟厨房,发现自家什么也没准备,找了半天,连一丝肉沫也没看到。

    她不明所以的去找李氏问是不是忘记买肉了。

    李氏白眼一翻,双手环胸,姿态态度傲慢又轻蔑。

    她轻飘飘的瞥了一眼刘氏,将刘氏焦急的样子收入眼底,这才漫不经心的抠着指甲道:

    “肉?哪来的肉?咱家里什么情况弟妹你又不是不知道,哪有钱买肉吃?娘说了,也不是什么大日子,就按平时的饭菜做,咱们也不是什么大户人家,不讲究那些虚礼。小婉这么懂事肯定会体谅我们的。”

    刘氏一听,这怎么行?急急忙忙的分辨。

    “大嫂,话不能这么说。婉婉今天回门,怎么就不是大日子了。当初你们家小蝶回门的时候不也是又杀鸡又买肉的怎么到婉婉这连一两肉都没有了?”

    李氏一听刘氏提到自己女儿,精神一振,跟个斗鸡一样音调立马就高了。

    “你们家小婉能跟小蝶比?小蝶嫁的是什么人,小婉嫁的是什么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