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农家娇宠:猎户相公,来种田 第七十二章 压胜之法

时间:2019-07-20作者:曦冉

    听了林振的话,周氏顿时慌了。只是嘴上根本不饶人。

    她指着林振嚷道:“你这说的是什么狗屁话?老娘养你这么大你说不认就不认了,想得美,你这是不孝!我要去告你!”

    “你去告!”林振双眼赤红,冲着周氏大吼道:“去告诉别人你是怎么想的才能做出在你亲儿子房子盖顶前一天拿着白虎像来诅咒他家破人亡的!”

    他把手里的白虎画像抖到周氏眼前,双眼差点落下泪来,眼睛里全是红血丝。

    哑着嗓子,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摇着头道:“我都怀疑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你怎么能这么狠?”

    白虎像,压胜之法。

    这是有生死大仇才会想到用这个办法来诅咒主人家。

    林振小时候家里盖房子时候还听他爹说过,以前有人家得罪了泥瓦匠,被人在房梁上下了诅咒之物,一家人住进去没多久就皆死于非命。

    当时他年纪小,还好奇的问过什么是诅咒之物,林堂还乐呵呵的给他解释道:厌胜通常是通过下“镇物”,也叫“厌胜物”,民间流传的“厌胜法”一般有七种诅咒之物。

    第一种:一幅披散头发的女鬼画,如果被人藏在了房梁或柱子中,居住者便会有死丧之事发生。

    第二种:将一个“棺材”,可以是小型手把件、模型,藏在住宅正厅的枋柱或房梁内,则会克死居住者。

    第三种:一张白纸,中间写一个“日”字,在这个“日”字的周围画上图案,包裹起来,藏在大门的上坊内,居住者就会长期卧病在床,若不化解,则耗其钱财,危及性命。

    第四种:在门梁上藏一副碗筷,居住者霉运连连缠身、直至家道中落、即使再富有也会被拖垮,并且殃及后代,后代甚至要乞讨为生。

    第五种:在门前的左边坊木内,藏上画有两把刀的图案,居住者会出现伤人之事,也会因伤人罪入狱。

    第六种:在住宅晾楣内,藏一幅画有白虎的画像,男主人会招惹很多是非,霉运连连,女主人则会多病多灾,身弱体虚疾病缠身直至病死。

    第七种:将七口钉藏于梁柱的内孔里,家中人丁的数量则会永远保持同一数目,如果添丁或者娶媳,则其他人丁必会离家或者离世。

    这张白虎画像,正对第六种。周氏真的是想进了办法不让他好过。

    周氏理亏,却仍不肯示弱,嘴里嘟囔着:“那人跟我说不会影响你,只会让刘秀容那个小贱人生病而已。老二,老二你相信娘,娘真不是有意害你的,娘就是想惩治一下你媳妇儿。”

    林振失望的看着周氏,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感觉。这种厌胜之术,周氏不可能不清楚有什么后果,不然也不会想出这种办法来害人。

    他问周氏:“你就这么恨秀容吗?恨到让她去死,甚至用这种下作手段来诅咒我们一家人?”

    周氏语塞,她也是一时鬼迷心窍,只想着让刘氏那个贱妇吃点苦头,一时上了头根本没想这么多。

    “你拿我当过亲生儿子看待吗?”林振自嘲一笑,“呵,有时候我都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你对我不仅不像亲生母子,反而像是上辈子的仇人。”

    “亏我刚才还相信了你是来……”

    林振哽咽着说不下去了,七尺高的汉子背过身去抹了抹眼角。

    他是真的希望周氏是来看他过得好不好,担心他的,而不是存着坏心处心积虑的来害人。

    周氏慌了神,见林振这样的表情,她隐约有一种感觉:老.二是真的不想认她了。

    她就算再怎么不喜欢林振,那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儿肉。

    她扯住林振的衣角,着急忙慌的想要为自己辩解

    “老.二,老.二,娘知道错了,娘真的知道错了。娘就是一时鬼迷心窍了,娘没坏心,你相信娘。”

    “你没坏心?”

    林振嘲讽一笑,低头看着委顿在地狼狈不已的周氏,神色难掩悲痛,声音轻的不像话。

    “我是真的希望你没坏心。”顿了一秒,他才继续道:“上次是婉婉,这次是秀容,下次呢?下次是不是就是我了?你太狠毒了,我都不敢想象我怎么会有这么一个狠毒的娘。”

    林振闭上眼,不想再看周氏。静默良久,才深吸一口气下了决断。

    “你走吧,往后就当没生过我这个不孝子。你想去告就去告吧,正好也让大家都知道知道你是怎么恨得下心害你的亲儿子亲儿媳的,回头该孝敬你和爹的我一分不会少,但也就仅限于这个了,没事也别再登门,我们受不起。”

    周氏不肯撒手,抱着儿子一边摇晃一边哭喊着,你不能这样对我啊老.二,我是你亲娘,你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儿肉,你这么做是会被人戳脊梁骨的,是会遭天谴的啊。”

    林振就站在那里,像是没有了生气一样,看着周氏的眼神也没有什么波澜。

    闻言,他只说了一句,“就算真的被戳脊梁骨,遭天谴,我也认了。”

    言罢,他转头对楞在一旁的兄弟苦笑一声,请求道:“大头兄弟,还要麻烦你跑一趟了,去我家叫我爹过来吧。”

    李大头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是在跟他说话,忙点头不迭。

    “好。好。好。我这就去。”

    李大头连说了三声“好”,也没反应过来自己的反应有些不妥,大步就要往外走。

    周氏一听李大头要去叫丈夫,立马就害怕了。尖声叫着,爬着就要去拉李大头。

    “不准去!大头你不准去!林振你快叫他回来,不然我就撞死在这儿!”

    李大头左躲右闪的避开周氏拉他的手,也许是求生欲激发了本能,周氏手脚并用爬的极快,也顾不上还流着血的伤腿,在地上留下一行行血迹。

    周氏是真的怕。

    丈夫自从分家之后,跟变了个人一样。以前从来不会跟她急眼,现在动不动就发火。

    而且他现在话里话外都离不开二房一家人,后悔着没对他们好一点。她敢反驳一句,立马就遭到老头子的谩骂。

    刚开始那几天,她还不信邪,挨了两顿打,这才怕了。骂刘氏都不敢在他跟前骂。

    上次回去之后,林堂还专门警告过周氏,别再去找二房的麻烦,也别作什么幺蛾子。不然有她好受的。

    周氏不敢想,她用白虎像害刘氏这事儿要让老头子知道了是个什么后果,光是想想她就头皮一阵一阵的发紧。

    但她到底行动不便,李大头又是存心不让她逮到,几步就窜出去好远。急得周氏出了一身的冷汗,她六神无主的尖叫着林振,甚至以死相逼,期望他能阻止即将到来的暴风雨。

    林振不为所动,他已经彻底看透也厌倦了周氏的把戏,不想再跟她多费口舌。

    他看着周氏,只觉得她是没有心的。不然怎么可能对血脉相连的亲人下此毒手,这和那些杀人放火的强盗土匪有什么区别?不,周氏比他们更狠毒,她连自己的亲儿子都下得去手。

    都说“虎毒尚不食子”,周氏狠毒起来,比猛兽还令人心惊胆战。

    林振闭上眼,任凭周氏撒泼打滚,甚至周氏拿地上的木板一下一下的拍他他也没有任何反应。

    林振在心里对自己说,这是最后一次了。

    就当是还了周氏生他养他一场的情分,今夜过后,他们就不再是母子了。

    林振躲也不躲,直愣愣的挨着板子,甚至连哼都不哼一声。周氏又气又怕,见林振这样只觉得怒火攻心,下手愈发狠辣。

    木板拍在肉上清脆的响声在夜里回荡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