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农家娇宠:猎户相公,来种田 第六十六章 斗兽棋

时间:2019-07-17作者:曦冉

    刘氏拿着大扫帚清扫院子里的菜叶和残局。收拾完,林小婉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又把昨天收回去的草药拿出来摊在竹篾上,放到太阳底下晒。

    郭承翎躺了几天,觉得自己身上都快长毛了,想出去转转,林小婉不让。

    他背上的伤口太深,又缝了线,万一有什么意外扯到了,就又得从头再来,她不想冒这个险。

    为防止男人无聊,她就自己拿了之前收拾屋子翻出来的旧对联纸,自己画了棋盘,又叠了小纸面包,教郭承翎下动物棋。

    郭承翎还没见过这样新奇的玩法,很感兴趣。

    动物棋也叫斗兽棋,棋子子共有十六个。

    林小婉拿毛笔蘸了墨在叠好的大小形状颜色一模一样的纸面包上写上字,按照字的大小分为两组,各八个。

    由双方各执一组,字是一样的,分别是八种动物:象、狮、虎、豹、狼、犬、猫、鼠。

    棋盘是在长方形的平面纸上,由横五竖五共十六个格子组成。

    棋子打乱放在格子里,两人随机翻来,按照象吃狮,狮吃虎,虎吃豹,豹吃狼,狼吃犬,犬吃猫,猫吃鼠,且上面的动物也能越级吃掉下面的动物,但只有鼠能吃象的方法来吃对方的棋子。

    率先吃掉对方棋子的一方获胜。

    刚开始郭承翎不得要领输了两把,后面他渐渐掌握了玩法,林小婉想要赢就不那么容易了。

    两人你来我往的在棋盘上厮杀了十几盘,最终还是郭承翎赢得多。

    林小婉再不服气也只能承认,这人脑袋瓜子是真的聪明,走一步看三步,玩不过玩不过。

    郭承翎赢了棋,找到了乐趣,心情大好,不知不觉中,一上午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中午林小婉帮着刘氏把早上剩下来的胡辣汤添了水,又下了一锅面疙瘩,加了调味料煮成咸疙瘩汤,送到了工地。

    这顿饭虽不及早上丰盛,但白来的饭食已经是捡便宜了,中午工人们都回去歇晌,在这里喝两碗汤,再回家随便吃个饼子就饱了,又给家里省下来一顿口粮。

    更别说疙瘩汤味道也好,早上的味儿他们还惦记着,这会儿能喝一碗解解馋心里别提多美了。

    刘氏厚道地煮了一锅的面疙瘩,家里不宽裕的汉子多喝碗汤,回去就不吃饼了。

    一伙汉子热火朝天吃的呼噜呼噜的。

    开始砌墙,林振就忙了起来,他要天天在工地里监工。刘氏到了饭点就去给他送饭。

    林小婉抽空自己去了趟县里,本来郭承翎想跟着她一块儿去,林小婉没同意,山路颠簸,再把伤口颠裂开了就不好了。

    林小婉还是坐着武大叔家的牛车来回的,让她走着是不行的,只怕一天都回不来。

    到了县里,她就直奔各大药铺,一家一家的找缺的药材,但却频频失望而归。

    有两样倒是找到了,但还剩下的两味稀缺药材却问遍了各大药铺也没有。

    从最后一家药铺出来,林小婉泄气的垮了肩膀。

    掌柜的话仍在耳边。

    “夫人,我们这实在是没有这种药,您就是问多少遍,我也没法给你变出来。这两种药材本就稀缺,只有官宦之家才可能收藏的有,药店里是不卖的,更别说我们这种小地方的药铺了。您还是去别的地儿打听打听吧。”

    没有药,就没法做后续的治疗,林小婉有些难过又无可奈何。

    掌柜的都那么说了,也只能碰碰运气了。

    想起来那天见到的夫人姚氏身上的穿戴,林小婉觉得她指不定有些门路。

    暂时压下这些心思,林小婉去了花溪阁。

    接待她的是佟掌柜,林小婉让他帮忙给姚夫人传个信儿,帮忙打听一下缺少的两种药材,报酬好说。

    佟掌柜是知道自家夫人和这位小妇人要谈生意的事儿了,现在林小婉有求于她们,将来在利润上他们就有还价的余地,因此痛快的应承下来。

    解决了药材的事,林小婉又挑了几匹布。

    之前就一直想买两匹好点的料子做里衣,一直没找到机会,这次趁这个机会她仔细比对了之后挑了质地细腻又便宜的料子。又给家里人挑了做外衫的料子,刘氏是一匹浅黛色的料子,林振是深蓝的,郭承翎也是藏青的。林小婉给自己也挑了一匹,胭脂色的,比刘氏的颜色重一点。

    打算回去做套襦裙,现代的时候她就喜欢买汉服,穿过来之后因为手里没钱,也没有打扮的心思。

    这几天闲下来,再加上郭承翎把全部身家都给了她,和姚氏的生意也十拿九稳,她就想起了做衣服的事儿。

    挑好料子,她又看到旁边卖头饰的,给刘氏挑了个银簪,又给林振和郭承翎一人买了个头冠,想到她要自己什么都不买,刘氏肯定不要,她又挑了个喜欢的耳坠。

    东西都是问过价才决定买的,因此都不算贵,但合起来却不少。

    佟掌柜给她打了八折之后还要五两多银子。

    布匹用了一小部分,主要是刘氏的银簪分量足,做工也精细,价格不低,头冠和耳坠相比之下就很便宜了。

    林小婉有些肉疼,但还是毫不犹豫的付了钱。

    钱没了还可以再赚,而且赚钱不就是为了享受吗?如果不舍得花钱,只存钱,那才是本末倒置,林小婉的消费观一直都是这样的——钱,花了可以再赚,花的越多,就有动力挣得越多。

    所以前世即便她是一个人生活,也买了足足两百来平的房子。吃的蔬菜水果都要最好的,衣服也是当季买当季换,她工资不低,每个月除了定时给福利院打的钱,除去吃喝玩乐,还能存下不少。

    即便到了林家,那么清贫,她也不忍心委屈自己,想着法儿的赚钱。

    只有赚了钱,她才能名正言顺地拿出更多好东西来。

    佟掌柜给她把布匹和饰品都包好放在一起,给她放进背篓里,林小婉道了谢就出门去了。

    她去了卖油盐酱醋的杂货铺,称了两斤红糖。

    这具身子本来就体弱,因此来亲戚的时候总是腹痛如刀绞,林小婉嫁人之前体会过一次,算着日子也快了,红糖就提前备上了。

    超市里不是没有卖红糖的,但是现代的东西都是添加了各种添加剂的,反倒不如古代淳朴手工的好。

    红糖还是块儿状的,卖相并不好看,却有一股浓郁的红糖味道。

    林小婉买的多,回去还可以做红糖发糕吃。

    这会儿已经晌午了,林小婉找了个小摊儿要了碗馄饨,走的时候还打包了两个包子,打算带回去给刘氏。

    吃罢饭,她拐到市场肉摊儿上割了一斤肉,买了几根棒骨。

    买肉的屠夫显然还记得她,乐呵呵的问她还要不要猪下水,给她便宜。

    林小婉摆摆手拒绝了,那东西便宜是便宜,但就是不好收拾,刘氏上次弄完一身的味儿,可把她恶心坏了,林小婉自己就更不想折腾了。

    再说她现在手里也有了些钱,用不着这么扣扣索索的。

    割了肉,林小婉又打听了哪里有卖小鸡崽的,屠夫给她指了方向。

    林小婉顺着屠夫指的路走过去,果然看到有人在卖小鸡崽和小鸭崽。

    她没敢多买,挑了十只鸡崽和十只鸭崽,又跟旁边的人买了个小竹筐装起来,单手拎着。

    等车的地方依旧是老地点,林小婉回来的早,坐在车上闲来无聊,便跟武大叔聊起了天。

    不过基本上都是她问一句,武大叔回答一句。譬如看气质,武大叔跟乡里人不太一样,以前是做什么的?又问什么回来?

    闲扯了挺长时间其他人才陆陆续续的回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