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饲养诸仙 第七十三章 辩论

时间:2020-02-22作者:闲鱼鸡蛋汤

    吃馄饨到底要不要放辣油?

    这就像吃咸豆腐脑还是吃甜豆腐脑一般,是个极为深奥的问题。

    甜的豆腐脑那能吃吗?

    咳。

    不管怎么样,对于沈归来说,馄饨不加辣油,那是没有灵魂的。

    因此,在沈归眼里,吃馄饨不加辣油的兰若毫无疑问是个大大的异端!

    然而,两人互相对视了一会儿之后,沈归还没说什么,兰若倒是先开口了。

    “这位兄台,在下兰若,不知兄台名讳?”

    兰若毕竟是个读书人,而且还是稷下学宫的弟子,故而,虽然在他看来吃馄饨加这么多辣油的沈归是个毋庸置疑的异端,但是他还是很客气的先报上了姓名,准备接下来在互通姓名之后再来细细理论。

    “沈归。”

    既然兰若报上了姓名,沈归也没什么好隐藏的。

    “原来是沈兄。”兰若依旧是那副儒雅随和的模样,但是沈归却明显可以感觉到,兰若身上的气质已经渐渐变得锋锐起来。

    “沈兄,在下有一个疑惑,不知沈兄吃馄饨为何要加这么多辣油?需知这馄饨一物,其精华不仅在于吃馄饨,更在于喝汤,沈兄加了这么多辣油,不但馄饨的味道会被破坏,这汤的精华更是会烟消云散,不知沈兄以为然否?”

    听着兰若条理清晰,有理有据的描述,再看着他那眉清目秀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沈归明明也准备了极长篇幅的理由用来和这个异端对垒,但是说到嘴边,话就莫名其妙的变了:“吃馄饨不加辣油,蓝兄不觉得是只有娘们才会这么做吗?”

    兰若:???

    看着兰若一脸迷惑的样子,沈归心里暗道不好。

    他怎么一下子就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

    虽然他的确是觉得这个兰若长得太漂亮了,简直不像是个男人,但是这话也不能说出来啊!

    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沈归连忙道:“口误,口误,蓝兄不必放在心上。”

    闻言,兰若眉头轻蹙的看着稍显尴尬的沈归,心里很是有些疑惑。

    他总觉得,这件事情不是口误那么简单。

    对面这位沈兄,好像是话里有话。

    只是,既然沈归都说是口误了,兰若也不好再继续追究。

    他只是道:“那沈兄可否认同在下方才的观点?”

    面对步步紧逼的兰若,沈归放下手中的馄饨碗,正襟危坐。

    他要认真了。

    “蓝兄此言差矣。”

    看到沈归这个样子,兰若只觉得一股压力扑面而来。

    他下意识的挺直了身子,正色道:“愿闻其详。”

    见状,沈归露出一抹孺子可教的表情,道:“蓝兄,你只知馄饨不放辣油之妙,却不知大道万千,条条可直指本源。吃馄饨不放辣油固然是一种道,但是吃馄饨放辣油又何尝不是一种道?道不同罢了。虽然馄饨不放辣油可如蓝兄所说留存其原味,但是若是放了辣油,那火辣辣的触感,尤其是天冷的时候,大口的吞食,混沌的热气和辣油的火辣,再配上芝麻烧饼的香脆,一口气全都吃下肚,吃出一身汗意,那也是畅快异常。蓝兄却是太着重于表象了。”

    沈归这一番话,他自认为已经很收敛了。

    如果是平时,面对这种异端,他肯定要喷的对面*都不认识。

    但是面对兰若,毕竟他刚刚才说对面像个娘们,心里多少有点愧疚,因此嘴里还是稍微留了一点情,给了对方一点面子。

    只可惜,沈归有意留情,但是兰若却没有领情的意思。

    听到沈归这一番话,兰若郑重其事的摇了摇头,反驳道:“沈兄此言未免有些强词夺理了。大道万千,沈兄此言不差,然而就算是道不同,亦有正道与邪道之分。我辈中人,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心存一分敬畏,就算是吃饭亦是如此。对于馄饨,保留其原味,这也是对馄饨的一种尊重。若是放入辣油,改变了其原来的味道,却是有些步入邪道了。”

    看着一本正经的兰若,沈归有点气。

    我给你留情面,你还蹬鼻子上脸了是吧?

    馄饨既然是我买的,那就是我的东西。

    这就像自家老婆一样,只要你情我愿,还不是想摆什么姿势摆什么姿势?

    结果你却跟我说只准用标准的男上女下式,不然就是邪道——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当然了,这番理论沈归也就是在心里想想,并没有直接说出来。

    他是个文明人,怎么能说出如此粗鄙之语?

    还是要以理服人才是。

    拿起桌子上盛放辣油的陶罐,沈归又往碗里加了一些辣油,然后看着兰若道:“蓝兄,照你这么说,这卖馄饨的店家又为何要在每一张桌子上都摆放好辣油?难道说蓝兄觉得他们也都是邪道不成?”

    看到沈归的动作,兰若眼角微微抽动了一下:“沈兄,凡夫俗子,只求碌碌一生,无灾无病。如此,他们不识天数也无大碍。然而我辈中人,一心求道,又岂能和他们一般?”

    沈归不太想说话了。

    他现在很想知道这个兰若是哪来的?

    怎么这么能说呢?

    “不知蓝兄师承何处?”沈归问道。

    兰若愣了一下,不知道沈归为什么突然就把话题转到他的出身上了。

    不过既然沈归问了,他还是回答道:“区区不才,稷下学宫一介书生罢了。”

    沈归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

    人家就是专门练嘴皮子的,他要是能说得过人家那就怪了。

    拱了拱手,沈归直接认怂:“虽然蓝兄所言极是,然而正所谓少成若天性,习惯成自然。我这么吃习惯了,一时半会恐怕是改不过来了,等到日后一定改!”——沈归现在只管嘴上说得好听,至于日后该不该,呵。

    听到沈归这么说,兰若也不好再说什么。

    毕竟沈归都把话说成这样了,他还能怎么办?

    总不能现在就硬逼着人家把碗里的辣油弄出来吧?

    那不是兰若做事的风格。

    正好这时店家也把兰若的馄饨和芝麻烧饼送过来了,于是兰若也就就此住口——所谓食不语,这一点兰若自己还是要遵守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