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饲养诸仙 第五十二章 两面

时间:2020-02-01作者:闲鱼鸡蛋汤

    天南城用来探测进出修士修为的铜镜法器,的确是如沈归猜测的那般,最多只能准确测出元婴修士的修为。

    炼神期之上的修士,铜镜只能感应出对方的修为超出了探测范围,并不能探知具体修为。

    换而言之,一名炼神修士站在铜镜下面,铜镜测出来的修为会是炼神,但是一名返虚期的修士站在铜镜下面,铜镜测出来的修为同样还是炼神。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一名炼神期以上的修士故意隐藏修为,铜镜只能探测出他想表现出来的修为。

    也正是因为如此,芈南心中才会对沈归的身份做出判断——他断定今日出现在天一雅阁的炼神修士和前些日子入城的那名元婴修士是同一人,只是先前这人为了不引人注意,故意隐藏了修为。

    不得不说,芈南判断的结果是没有问题的,这的确是同一个人。

    但是芈南推断的过程和实际上相比,却完全是不着边。

    毕竟,他怎么也不可能想到,沈归入城的时候其实就只有元婴八重的修为,是最近这几天才提升到炼神期的。

    自认为推断出了沈归的身份之后,芈南便决定去天一雅阁见一见沈归。

    眼下,荒兽潮即将来袭,屈烈又身受重伤,对于天南城来说,每一名高端战力都值得拉拢。

    到时候一旦荒兽潮爆发,天南城每多一位炼神期的大修士,度过荒兽潮的可能性就会大上一分。

    想到这里,芈南也没有磨蹭,直接就出了城主府,朝着天一雅阁所在的园林而去。

    .........

    天一雅阁。

    沈归跟着刘富贵来到了一处环境优雅的院落。

    一路走来,沈归看着沿途的风景,对于这天一雅阁别苑的期许却是又高了几分。

    先不说别苑本身怎么样,单就是这处园林的环境,就极为适合居住。

    “沈公子,里面请。”进了院子,刘富贵便招呼着沈归进屋,与此同时也是吩咐周围的侍女道:“快,去准备茶点来,若是怠慢了贵客有你们的好果子吃!”

    别看刘富贵在面对沈归的时候说话和声和气,跟个没脾气的富家翁似得,但是一跟这些侍女开口,他却是又拿出了天一雅阁管事的威风来了。

    对此,院子里的几名侍女均是噤若寒蝉,赶紧应了一声就连忙离开了。

    别人不知道,她们还是知道的。

    这个刘管事虽然在那些大修士面前只会装孙子,但是在她们这群侍女下人面前作威作福可是一把好手。

    看到这一幕,沈归微不可查的撇了撇嘴。

    他忘了在哪里看过一句话。

    小人一般都有两张脸,一个欺下一个媚上。

    他们在权贵面前谄媚的越厉害,回头欺压下面的人也就会越狠。

    这个刘富贵,很显然就是这一类人。

    跟着刘富贵进了屋,沈归四处看了看,这间屋看上去倒像是个办公的地方。

    屋子里摆放着几个书架,上面陈列着一些玉简。

    在屋里正对着房门的地方则是摆着一张几案,上面笔墨纸砚配置齐全。

    房屋两边则是摆放着几张椅子和小茶几,应该是用来招待客人的。

    “沈公子请坐。”热情的招呼着沈归在一边坐下,刘富贵也是就近坐在了沈归旁边,并没有坐到他自己办公的位子上。

    与此同时,他还不忘对着屋里的侍女呵斥道:“去催催让她们快点,弄个茶点都这么慢,要你们还有何用?”

    闻言,刘富贵旁边的侍女低头应了一声,然后转身出去了。

    这个时候,刘富贵才又对着沈归赔笑道:“这些贱奴做事惫懒,招待不周,让沈公子见笑了。”

    听到刘富贵对于这些侍女的称呼,沈归眉头一挑。

    他方才从院子经过,一路所见的这些侍女,姿色都算是上乘,按理来说刘富贵对她们的态度不该如此恶劣。

    看了一眼在身后候着的王二狗,联想起来王二狗之前和他讲过的一些事情,沈归心里对于这些侍女的身份也是有了大致的判断。

    这些侍女,应该就是王二狗之前提到的天一雅阁用来拉拢讨好一些修士的那些女子了,而这些女子,在大楚皇朝都是要入贱籍的。

    其中一些好一点女子的或许是在乐籍里面,但是像那些因为家人犯法而受到波及的女子,多半都是在奴籍里面。

    而身处贱籍的女子,一般情况下是没什么人权的,在天一雅阁眼里,她们都只是工具而已。

    在这种情况下,刘富贵自然不会对她们客气。

    想到这里,沈归心里对于王二狗口中描述的极为诱人的天一雅阁的服务也是失了几分兴趣。

    虽然在一开始,男人固有的劣根性让他对此产生了好奇,并有了想要试一试的念头,但是等到他真正了解到了这当中的一些事情知道,来自穿越之前的现代人的观念却是让他很难认同这种把人当货物的行为。

    当然了,不认同归不认同,沈归倒也不至于去做些什么。

    毕竟,这些都是由大楚皇朝的制度来决定的。

    沈归看不惯,是因为他穿越前所处的环境不同,但是这个世界的人对于这种事情或许早已习以为常,他还不至于因为自己看不惯就要去挑战这个世界的制度。

    淡淡的看了刘富贵一眼,沈归道:“无妨,我也不是为了喝茶来的。”

    看着沈归不咸不淡的样子,刘富贵也不着恼。

    他一个小小的金丹修士,在人家炼神期的大修士面前跟一只蚂蚁差不多,有什么好生气的?

    就算人家态度不好,那也要从自己身上找问题才是。

    因此,刘富贵赶紧向沈归赔了个不是:“哎呀,你看鄙人这记性。沈公子莫怪,都是鄙人不好,因为见到沈公子这般无双公子太兴奋了,忘了正事了。鄙人记得公子是想寻个住处是吧?鄙人这就去把籍册给公子取来。”

    一边说着,刘富贵赶紧从椅子上站起,走到旁边的一个书架上翻找了起来。

    片刻后,刘富贵就拿着一册玉简回到了沈归旁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