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饲养诸仙 第二十章 沈归:我怎么就管不住这张嘴呢?

时间:2020-01-24作者:闲鱼鸡蛋汤

    “咳!”

    干咳一声,沈归赶紧岔开了话题。

    总觉得如果继续让小白在这个话题上面继续下去要出问题。

    看着对于小白这番话同样表现得一脸无语的澹台明月,沈归道:“澹台姑娘,你可能是对我有什么误会。先前村庄遭难,是小白救了我一命。可以说,如果没有小白,我已经死在山贼手中了。”

    “在那之后,因为我失忆了,以往的事情都不记得了,所以也就忘了与姑娘的婚事。”

    “因此,在不知有婚约在身的情况下,我与小白情投意合,所以结为夫妻。”

    “当然了,当时小白还不是现在这般模样,姑娘所说的我喜欢小女孩,自然也无从说起。”

    然而,沈归不解释还好,他这一解释,澹台明月看向他的神色可以说是愈发古怪了。

    尽管他的本意是想说,他和小白结为夫妻的时候,小白还不是人身,他根本不知道小白化形之后会是一个小萝莉,只是碍于小白的身份,这一点他不好明说。

    可是这话听到澹台明月耳中,就是另外一码事了。

    现在的小白看上去也不过就十二三岁,那岂不是说,当时成婚的时候小白还要更幼小一点?

    简直禽兽!

    好在沈归并不知道澹台明月现在的想法,虽然觉得澹台明月神色有些古怪,但他还是硬着头皮继续道:“所以,澹台姑娘,小白对我有救命之恩,而且我已经与小白结为夫妻,因此我是不会抛弃小白的。姑娘虽然与我有婚约在身,但是一来这只是父母之言,姑娘与我之间并无感情,二来,这件事我也已经忘了,希望姑娘也能忘了这件事,这样对姑娘和我都好。”

    听到沈归这么说,澹台明月对于沈归的看法也终于是稍微改观了一些。

    至少,自己这位夫君心地还算善良,并不是什么忘恩负义之人。

    然而,这并不代表她就会听沈归的。

    轻轻摇了摇头,澹台明月淡淡道:“夫君此言差矣。父母之命,岂可轻易违背?家父既然将妾身许给夫君,那么不管夫君如何,妾身生是夫君的人,死亦是,断然没有忘了一说。”

    闻言,沈归也是有些头疼。

    自己这个未婚妻人看着挺漂亮的,怎么脾气这么倔呢?

    口口声声父母之命,这思想也太陈旧了吧!

    “澹台姑娘,可是我已经与小白成婚了。”迫于无奈,沈归只能拿这件事来劝退。

    然而,澹台明月看了小白一眼,却是道:“夫君的性命是由这位姑娘救下,而且夫君的确与这位姑娘成婚在先,妾身不敢与这位姑娘争正室之位。若是夫君不嫌弃,妾身愿为夫君做小。”

    说完,她看着目瞪口呆的沈归,继续道:“若是夫君嫌弃妾身蒲柳之姿,连让妾身做小都不愿意,亦可书一纸休书,妾身自会离开。”

    做小?

    沈归悄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发现并不是在做梦。

    这么一个足以让所有男人惊为天人的女子居然甘愿做小?

    真是万恶的腐朽的陈旧思想!

    然而,他作为新时代的五好青年,这么正直、善良、帅气而且还专一的一个人,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来呢?

    况且,像澹台明月这种人长得好看,性格又温柔又贤淑的好姑娘,理应有更好的归宿,怎么能做小呢?

    因此,沈归很是坚定、坚决的开口道:“既然澹台姑娘都这么说了,我再拒绝就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了。为了让姑娘不违父命,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姑娘吧。”

    话一出口,沈归就想抬起巴掌打自己的嘴。

    他明明是想要拒绝的,怎么话一说出来就变了呢?

    他是这种人吗?

    唉!

    我怎么就管不住我这嘴呢?

    沈归在内心十分认真的反思了一下自己的错误行为——下次如果遇到相同的事情绝对不能再这样了。

    至于这一次,答都答应了,如果再写一纸休书,未免也太伤人家的心了。

    既然如此,那自己就委屈一下,认了吧。

    想到这里,沈归不禁一声长叹。

    没办法,哥太善良了,总是看不得别人受伤,尤其是这么漂亮的女孩。

    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沈归的内心戏澹台明月并不清楚。

    对于沈归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行为,她虽然稍微有些无语,但自身受到的教育和素来温婉的性子还是让她并没有说什么。

    她只是微微欠身,正式对着沈归施了一礼:“妾身澹台氏,见过夫君,见过白姐姐。”

    虽然澹台明月这一声“姐姐”不管从年龄上还是从身份上来说都应该没有叫错,但是沈归看看温婉大方的澹台明月,又看了看外表只有十二三岁大小的小白,却是怎么看怎么觉得违和。

    不仅是沈归,小白看了看澹台明月,又看了看自己,悄悄拉了拉沈归的袖子,小声问道:“相公,她为什么叫我姐姐啊?”

    对于人族的事情,小白虽然有一些了解,但是并不多。

    因此,方才沈归和澹台明月的对话,她只听得一知半解。

    面对小白的问题,沈归还没想好该怎么解释,澹台明月便淡然道:“白姐姐是夫君的正室,妾身只是侧室,自然要尊白姐姐一声姐姐。”

    听到澹台明月这么说,小白眨了眨眼睛,然后又拉了拉沈归的袖子:“相公,什么是正室,什么是侧室啊?”

    看着一脸好奇的小白,沈归一脸无奈。

    这我该怎么说?

    想了想,沈归并没有回答小白的问题,而是对着澹台明月道:“澹台姑娘......”

    话一出口,看着澹台明月略显哀怨的目光,沈归顿时意识到了什么,当即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只是他也很纠结现在该怎么称呼澹台明月。

    好在,澹台明月也是看出了沈归的尴尬,及时开口道:“夫君称呼妾身澹台或者明月就好了。”

    点了点头,沈归觉得也有道理。

    他不是就一直叫小白小白吗?

    想到这里,他这才继续道:“那个澹台,都是一家人,身份的问题就不用太过纠结了。你如果叫小白姐姐,不管在人前还是人后都会很尴尬,所以,听我的,在称呼上还是让小白叫你姐姐吧。”

    闻言,澹台稍微有些犹豫。

    毕竟,这和她受到的教育不符。

    然而,没等她再说什么,沈归就继续道:“澹台你也不要有意见,这件事就我说了算,小白也不会介意的。”

    沈归话说到这个地步,澹台明月也就不再犹豫,柔声答道:“全凭夫君做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