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子监狱男医生 第五百一十四章A市见

时间:2018-05-14作者:横刀

    第五百一十四章a市见</p>

    “郝思文?”</p>

    秦佳明口气怪异地说:“虽然我知道这家伙也在a市,但我对他抱有深刻的恐惧之心,所以还是你自己跟他联系吧!”</p>

    郝思文是我在a市的另一个同学,他专攻精神病科,不过正因为是医治精神病的,造成他的性格跟常人不一样,按照别人的说法就是有点疯疯癫癫的,我说:“行,我自己跟他联系,你只要准备给我接风就行了。”</p>

    接下来我跟郝思文打电话的时候,发现这小子在医学领域里发展得比我还要快,年纪轻轻竟然已经是副院长了,看起来研究精神病方向的人才紧缺呀!这样也好,他手里有权就更好办事了,他爽快地答应帮我办理手续。</p>

    没过几天我这里就收到快件,是郝思文寄来的病情证明材料,我仔细一看给我报了一个重度精神失常,我黑着脸诅咒郝思文,不过这也不能怪他,只怪我自己没弄清楚,那家伙确实是副院长,是精神病院的副院长,我让他在精神病院给我开证明,当然只能证明我精神失常了。</p>

    既然材料都寄来了,我也就很无奈地交给了方致雅,她看见精神失常四个字顿时失声大笑。</p>

    我板着脸说:“不许笑,我精神失常了你很开心是吧!”</p>

    她强忍着,但终究忍不住,最后笑得更放肆了,我无奈地等她笑够了之后,把所有材料交给她签字。</p>

    她一边签字一边说:“你这次出去应该没有危险吧!”</p>

    我说:“我不会把自己摆在台面上,我会暗地里调查的。”</p>

    她忽然丢下笔说:“ 你去给夏梦妮帮忙我没意见,但如果真的把她救出了监狱,她会不会对你以身相许呢?不行,我不做这种缺心眼的事情。”</p>

    我抬手抹了一把额头,要说女人的直觉还真是挺准的,我说:“你应该反过来想一想,她留在监狱里,或许我更有机会跟她在一起。”</p>

    方致雅想了想,再次拿起笔来签字,说:“其实我对你放心,就算她对你以身相许,我也是不怕的。”</p>

    我呵呵一笑,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说:“这就对了,你这样才是我的贤内助。”</p>

    接下来的事情就比较简单了,走个过程而已,我对夏梦妮做好了妥善安排之后,第二天就直接出发到a市郝思文的青山精神病医院报道。</p>

    出发之前擅于权力斗争的陶佳音给我支了一个招:“那个人虽然位高权重,但也不是一手遮天的,你可以联合他的政敌来对付他。”</p>

    我本来对于此行毫无把握,经由她这一提醒,顿时感觉有点机会了,通过她的仔细分析,那个人在a市的政敌是冯市长,恰巧冯市长是我认识的人。</p>

    在我入狱之前,作为仁和医院最有天赋的外科医师,冯市长及其家人一共在我们医院动过两次手术,两次都是我主刀,这种给达官贵人做手术的美差差事,最不济还能攒下一份香火情。</p>

    相信他对我还是有印象的,然而这次我要联系的却不是他本人,而是在我手下做过腹部穿孔手术的他女儿——冯丹丹。</p>

    电话很快接通,一个甜美的女声出现在我耳内。</p>

    “是林医生吗?”</p&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gt;

    “您现在怎么样?过得还好吗?我听说了您给妹妹顶罪的事,你当时该找我的啊,我找我爸爸最不济还能帮你减刑!”</p>

    冯丹丹的语气很激烈,这么久没见,却心里一直挂念着我。我护理了她的病情半年,也知道她心里对我是有那么几分好感的,却没想到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在她心里还是这么重要。</p>

    当时我已经有了胡悦,不想糟蹋跟她的感情,进了监狱以后变成囚犯,就更没有脸皮再找她了。</p>

    我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一些:“丹丹,身体好些了吗,好久没见了。”</p>

    冯丹丹话语里透着微微思念小声说:“好多了,林枫,我想你了。”</p>

    她说出这句话,气氛一时有些尴尬。</p>

    以前她最多只是在我面前表现出好感,还不敢这么直接的透露感情,那时候我还是社会精英分子,跟她们家尚且算得上门当户对,如今我变成囚犯,她反而对我大胆得多。</p>

    似乎察觉到尴尬,她又说话了。</p>

    冯丹丹语气里带着微微责怪:“我们冯家人不是知恩不报的人,当时我和我爸爸的那两个手术很多医生都不敢做,只有你敢毅然接下这个担子,而且成功救了我们,您有什么事应该跟我们说一声的啊,又不是什么大事,你何必要坐这么久的牢。”</p>

    我脸上滑过一丝愧疚,没想到他们记得这么深,呵呵,不是大事,也就是这种家庭才敢说,五年刑期不是个大事吧,确实,当时如果我拉下脸去找他们家,我免去这趟牢狱之灾也是有可能的。</p>

    我整理了一下情绪:“丹丹,我申请了保外就医,可能要去a市一趟,有时间出来一起吃个饭?”</p>

    冯丹丹痛快地答应:“好,到时候你到了给我打电话就行。”</p>

    我:“晚安,丹丹。”</p>

    打完这个电话,冯丹丹的事情说完了,勾起我一些入狱以前事情的追思,我坐在窗台的月光下思考了很久,直到深夜,才走进方至雅的房间,躺在床上从背后深深抱着她。</p>

    “怎么了?”</p>

    已经睡着的方至雅轻声问道。</p>

    “没事,睡吧。”</p>

    我就这样抱着她,睡了一晚。</p>

    次日一早,我坐着监狱的车先去新岩市,然后乘坐飞机到a市。</p>

    到达a市时,刚出安检,就看到红线外站着两个男人,一个戴着眼镜,一个面容俊秀,一看见我,拼命招手:“小林子!这呢!”</p>

    我扭头一看,不是秦佳明郝思文俩个还是谁?</p>

    我立刻挥手,朝他们走了过去,戴着眼镜的是郝思文,长得比我还小白脸却带着几分油滑的是秦佳明。</p>

    秦佳明上来就给我个深深地拥抱:“多少年没见到你小子了!总算知道来a市看我俩了!”</p>

    我有些感动:“这不是来了么。”</p>

    郝思文戴着眼镜,这么多年了,还是有些斯文有些腼腆,一边接过我的行李箱,一边笑着说:“欢迎回来,林子。”</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