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子监狱男医生 第五百零九章人生总是痛苦的

时间:2018-05-14作者:横刀

    第五百零九章人生总是痛苦的

    刺耳地高跟鞋声再次响起,陶佳音直接走到病床前,身后两个狱警直接狠狠把夏梦妮扯了下来,看这样子,就算是拖也要把她拖去禁闭室。

    我吐出一口浊气,面容冷静:“今天她是我的病人,你哪也不准带她去,我可以证明她有很严重的内伤。”

    这话,完全是鼓着勇气说出来的。

    能在中、国体制下,买通司法机关,敢命令一个副监狱长在监狱里下死手虐待一个当红大明星,这件事背后的阴谋味道已经浓郁得让人感觉可怕,背后的人究竟是有多大势力,我现在想都不敢想,我只知道,我不想让这样个美丽的灵魂被这样残忍对待。

    陶佳音忽然不动了,盯着我看了一会然后突然笑出声来:“哈哈哈,林枫,我本来还以为你是个聪明人,没想到你竟然会做这样的傻事,把他给我一起带去禁闭室!”

    她身后一个狱警直接给我上了手铐,准备带走。

    陶佳音一张保养得极好的俏脸凑近我,语气戏谑:“你妨碍执行公务,这是你自找的,哈哈。”

    “慢着,林枫不能带走。”

    方致雅从医疗室外面走了进来,冷冷地看着陶佳音说。

    “方监!你一定要保他?你应该也收到命令了,这是上面的意思。”

    陶佳音语气阴沉,跟玉玲珑争锋相对。

    “这个小姑娘我管不了,总之林枫你一定不能带走。”

    方致雅语气十分坚决。

    “好,好,好,属下遵命就是了。”

    陶佳音一连说了三个好,最后恨恨地让狱警给我解了铐子,准备把夏梦妮一个人带走,可我紧紧地拉着夏梦妮的手腕,对面的狱警见方监来了也不敢用强,只好回看着方致雅,方致雅又看着我,眼神暧、昧不明:“林枫,让她走吧,这事咱们管不了。”

    “林医生,让我跟他们走吧,我的事,你真的无能为力,谢谢你,我终于知道你是个好人了。”

    这时,夏梦妮忽然说话了,看着我的眼睛,眼神温润如同小鹿,我知道,她此刻的感谢是真的。

    夏梦妮最终还是被带走了。

    在她走之前,在众目睽睽之下,声音虚弱地问了我一个奇怪的问题。

    她说:“林医生,你说,人生是仅仅一段时间痛苦,还是总是如此?”

    听见这个问题,我眼神低落了下去,沉声回答说:“总是如此。”

    陶佳音带夏梦妮去关了禁闭,她走后,我靠在医疗室桌子前吸烟,方致雅在旁边看着我。

    “致雅,今天多亏你了。”

    我忽然说了一句话。

    我和她的关系,毕竟还没有挑明,甚至还是管制和被管制之间的关系,她能这么豁出去帮我,我今天心里确实挺感动的。

    她莞尔一笑:“见外了,我要是连你都保不住,当这个监狱长有何用处?”

    显然,在她心里,我的地位比我想象的要高。

    “这个陶佳音到底什么来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路?到底是来对付我还是对付夏梦妮的?”

    我问出了一直想问,却没来得及问的事情。

    说到这个,玉玲珑的眼神冷了下去:“这个女人来到这里,所谋甚大,你、夏梦妮、甚至还有我都是她的目标。”

    我说:“这么说她不是单独针对我或者夏梦妮来的?”

    玉玲珑扬了扬眉:“是,也不是。从领导私下给她的公务上来说,肯定是有任务针对你和夏梦妮的。但从私人感情方面来说,她更想借此扳倒我。”

    又叹了口气说:“所以我们现在都不好过,我能保下你已经全力以赴了,夏梦妮的事我帮不了她。”

    我点了点头,眼神阴沉。

    吃完饭后,我去了一趟夏梦妮关禁闭的地方,陶佳音带来的那两个狱警正守在外面,一见我来,面色不善:“林医生,这不是你能来的地方,陶副监狱长说了。”

    我开口:“她是我的病人,我来给她检查伤口。”

    “我说了,你不能进去!”

    狱警口气来越来冲。

    我见没办法,眨了眨眼:“我就进去三分钟,我医务室里还有两条硬中华,你们拿去分了,怎么样?”

    一条硬中华就是一千块,他们就算自己不抽,拿去折现也可以。监狱里面的狱警工资普遍不高,一千块赶得上他们小半个月的工资了,就为了三分钟的空隙,想来他们也不会太跟我为难。

    果不其然,这两人对眼一看,都回头给我让开了路。

    她们也不怕我赖账,以我在这个监狱里的声望,若非是陶佳音这个副监狱长跟我作对,每一个狱警都会给我面子。

    我见到了夏梦妮,这是她关禁闭的第一天。

    她的脸色依旧苍白,但是还能微微见到一丝红润,见到我,露出了笑容,但是没有说话。

    我拿出偷偷藏在袖子里的面包,递给她,我知道,陶佳音说要饿着她,就一定会真的饿着她,一点吃的都不给。

    就算是到了这步田地,她还是小口小口地啃着面包,没有狼吞虎咽的样子,只不过啃着啃着眼泪就掉了下来,我叹了口气,问她:“后悔让自己进来吗?”

    她声音哽咽:“不后悔。”

    我摇了摇头,她还是太倔了,转念一想,又觉得她有些话没说完,于是继续问道:“讲讲吧,是为什么进来的?”

    这话一问,她顿时就放下了面包,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往外流:“他们让我跟那个人睡,我不从,他们就用计诬陷我,买通我的助理,制造了我因为跟男友的感情而开车撞人的事件,我男友也背叛了我,在法庭上给他们作证。”

    现在,她在我面前的语气孱弱又可怜,像是一个对父母倾诉的孩子。

    她是个聪明女孩,她发现了,无论是监狱内还是监狱外,只有我这一个懂她的人。

    因为我说出的那句‘她是无辜的’。

    我全明白了,虽然她的话语很稚嫩,但是我已经初步明白了事情的全貌。

    没有再多问,我起身走出了禁闭室,因为那两个狱警给我的时间只有三分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