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子监狱男医生 第五百零五章一碗水端平

时间:2018-05-10作者:横刀

    第五百零五章一碗水端平</p>

    她惊呼一声,我将她按倒在检查床上,两人鼻息交错,我压着她,身体渐渐起了反应,便威胁道:“是不是不‘惩罚’你一下,就不知道搞不清我们之间的地位关系?”</p>

    玉玲珑故意装傻:“你说什么呀,我都听不懂,别闹了好不好?外面还有人呢,万一被人看见咱俩在这做那种事,不就羞死了么?”</p>

    其实她心里跟明、镜似的,女人在情商上比男人要成熟太多,她知道该怎么做,话说到什么份上,会激起我的欲、望。</p>

    她甚至连我不动声色时,眼珠往哪边转,都能瞬间透析我的想法。</p>

    所以今天这一出,是她逼我做的。</p>

    我最近因为陶佳音的关系忍了很久,现在可管不了那么多了,把门一关,就在这狭窄不过一米的床上我对她重重压了上去。</p>

    良久之后……</p>

    她用手指在我胸口画圈圈:“好久没见你,这几天工作忙,便想你想得紧,又找不到借口跟你单独相处,只能出此下策了。”</p>

    我捏了捏她的小翘鼻,忍不住叹息道:“你的花招真是一套一套的,我都应付不来了。下次有需要直接告诉我就好,别突然来个激将法,搞得我差点以为你真的对我……”</p>

    “嗯?你说什么?”玉玲珑又开始装傻了。</p>

    我立刻坐起来,穿好衣裤,我知道,她是死都不会承认她的套路的,我若是再逼问下去,又会被她新下的陷阱套住。</p>

    出了配药室,玉玲珑跟在我后面回办公室。</p>

    我装作刚才什么都没发生,深吸了一口气,便带着她往办公室回去,但走廊上遇到路过去拿镇定剂的小美。</p>

    小美立刻停下来,一把拉住玉玲珑的胳膊,问:“玉姐姐,你的脸怎么这么潮、红?是不是发烧了?”</p>

    说罢她就要用手去量玉玲珑身上的体温,但也不知她是从哪儿学的特殊技能,她并不直接摸额头,而是伸过去拨开玉玲珑的衣领,摸她的颈项内侧。</p>

    这不摸还好,一摸,就彻底将她颈项旁的吻痕暴露出来了。</p>

    小美的手颤抖了一下,她盯着那两处还新鲜着的“草、莓”不肯放过,随即她的眼圈发红,眼神朝我投射而来,我很心虚地想挪去别处,却被小美的哭声给被逼退了回去。</p>

    小美哭唧唧地说:“主人,我不求你独宠我一个人,但好歹一碗水端平吧,你自己说说,你都回来几天了都没来要我?”</p>

    看她这么委屈,挺招人疼的,我摸摸她的头:“别哭了,进来说吧。”</p>

    玉玲珑毕竟对我们之间的事情一清二楚,而且刚满足过,她跟着进我的办公室,倒了杯茶,便关门走了。</p>

    而我拉着小美直接进了休息室,不过当我躺在床上的时候感觉有点疲软,毕竟刚才跟玉玲珑有点激烈,幸好小美有一个特长,舌头特长,没多久我就恢复了雄、风。</p>

    ……</p>

    满足了小美后,晚饭时分,玉玲珑拉着我去食堂看热闹。</p>

    &nbs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p;我本不想掺和那群女囚们每天勾心斗角的事儿来,玉玲珑却跟我说:“这次不一样,听准确消息,是有人要整夏梦妮!”</p>

    我的下意识中,是有那么一刻冲动,在听到玉玲珑说夏梦妮会被人打的时候,主动自告奋勇地要去保护她的。</p>

    但理智中夹杂的疼痛认知,给了我更清醒的反应——我不能去。</p>

    她中午时那么冷漠地对我,我若还是主动贴上去,那跟她背后的那些脑残男粉们有什么区别?</p>

    我不动声色地在食堂靠窗一旁的位置坐下,玉玲珑在旁边,见我过来也坐了过来。</p>

    说好了不想去理睬夏梦妮,但思绪却忍不住被她的一举一动,一个转身牵引着走。</p>

    最终她也在窗边的位置坐下,却跟我间隔了十万八千里远,只能隐约望着她一个背影,望洋兴叹。</p>

    玉玲珑见状,将两人份的餐盘放下后,立刻戳了戳我的胳膊:“现在可是个勾搭她的好机会,你还不去?顺便给那些女囚一点厉害看看,让她们知道,夏梦妮在监狱里可是有你做靠山的,不准她们打她的主意。”</p>

    我摇头道:“我才不去。现在去了,我不就成了倒贴狗了么?我要让她主动跪下来求我,我才去。”</p>

    “哈?”玉玲珑难以置信地看向我,笑了“哈哈,你在说什么胡话,没发烧吧。”</p>

    我抿了抿嘴,拿起啤酒瓶,给她给我都倒了一杯满是泡沫星子的酒,碰了后一饮而尽,才说:“你等着瞧吧。”</p>

    仿佛夏梦妮从进监狱开始,跟我的人生轨迹就注定有了牵连羁绊。</p>

    女子监狱很少有出事的时候,比起男子监狱来,相对更和平一些。</p>

    但也是三天一小大,五天一大闹。这样的闹事频率也比男子监狱要好多了。</p>

    男人天性里有好斗因子。</p>

    将这群犯罪成瘾的男人们关在一起,无非是将监狱塑造成了天然的斗兽场,厮杀在这里几乎是家常便饭,每天都会有人受伤。</p>

    但受伤的必定每次都是弱者,这是丛林法则,历来如此。</p>

    狱警们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要每一桩案件都去事无巨细地管的话,他们可能会累死。</p>

    某些奸诈狡猾的,还会逃避问题,弄得你头疼。</p>

    所以除非是特别明显的伤痕,或者犯人有生命危险,他们才会出来收拾烂摊子外,其余的,基本上没人管。</p>

    女子监狱其实就是美化版的小型斗争环境,我数着日子,今天是到了距离她们上次闹事过后的第五天了。</p>

    突然,电话铃响了,我拿起座机听筒一看,果然是女囚内部打来的,我“喂”了一声,就听见里面传来嘈杂的叫喊声和呵斥声。</p>

    打电话的人声音颤抖,甚至是带着焦虑,她说:“求求你们快派人过来澡堂吧,那个新来的女明星都快被打死了,她那小身子板太脆弱了,手脚都细得竹竿似的,我光看着都觉得疼,再不来人,她就真会死这了!”</p>

    我挂了电话,背上急救箱对小美小碧喊了一声:“把担架抬上跟我走。”</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