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子监狱男医生 第四百四十章撞车

时间:2018-03-09作者:横刀

    第四百四十章撞车</p>

    胡巧茵犹豫了一会儿,说:“我、我相信你。”</p>

    我说:“那你再重新想想,把记忆一点点地往回推,推到三天之前,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了呢?或者是多了一段莫名其妙的记忆呢?”</p>

    其实婆娑幻心神术的下卷我仔细看过一遍,也就是催眠术的升级版本。</p>

    对于一些意识薄弱的人,就是一种非常厉害的手段了,就算是意志坚强的人,如果用上药物刺激幻觉,也能够在催眠的过程当中,改变某个意识与想法,甚至能够给催眠者的脑子里添加一段记忆,比如胡巧茵的姐姐。</p>

    胡巧茵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冷汗涔涔地浮上了她额头。我眼角的余光瞄了她几眼,不再作声去问她,不过从她此时的这个神色来看,她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了不得的,而且极为恐怖的事情。</p>

    中午的强烈阳光透过了茶色车窗,照得我身上暖烘烘的,我专注地快速开着车子,向着城东老区的方向而去,向那个老屋的方向而去。</p>

    只要我到达那个地方的周围我就是安全的,我从南山县出来的时候就感觉这次的行动比对付吴天雄还要危险,所以把我最强的底牌都带出来了。</p>

    文静是特种兵出身,冷凝和安娜是杀手出身,只要进入了文静、冷凝与安娜这三个高手的保护范围里,那么就算是梵师这个女魔头亲至,我也是完全不怵这个娘们的。</p>

    她们三个都在那个老屋附近埋伏着。</p>

    但是此时我却是如同被猛虎盯住了背脊那般,在暖烘烘的阳光下,一阵阵寒意浮上了心头。</p>

    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在后方那里透来。</p>

    此时我确定胡巧茵已经受到了魅惑术催眠暗示的控制,并且此时的她,就像是进入了某种梦游状态里。</p>

    因为在梦境里的记忆是不可能连贯的,所以我要她认真地把这两天的回忆都给拼凑起来,然后把记忆推向三天前,只要她能渡过了这一个槛,那么她就从这个似虚似实的幻觉状态中回过神来。</p>

    当我把车子快速通过了一个路口时,我看到了骑着摩托车从对面车道远处驰来的身影……</p>

    是冷凝。我心里一喜。</p>

    但是在右侧的路口当中,已经有着一辆像是喝醉了酒那般的泥头车,轰呜着撞上了我这面包车的侧身!</p>

    在车子被撞的同时,胡巧茵在车子歇斯底里大哭起来:“我姐姐、姐姐、死得好惨!”</p>

    金杯面包车的空间还算是比较大的。</p>

    在泥头车撞上我的车侧时,我只有着零点几秒的反应时间。而胡巧茵此时的情绪变化及嘴里喊的那些玩意儿,在生死一线面前,一切对我来讲都是微不足道的。</p>

    我之所以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做出了这个反应,首先一个要得益于这段时间来文静每天往死里操练我的结果。</p>

    而她在各种地狱式操练当中,同时也包括了这种在行驶当中被大货车给撞上的逃生训练。</p>

    这个逃生,最为关键的就是在车子被撞的那一瞬间,如何用巧妙的动作,在狭小的车子空间里,把身体将要受到的力,转移到其它物件上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p>

    在这一刻,我双手已经放开了方向盘,整个身子反撑了过来,脚底的抵住了将要被撞上的车窗侧柱。同时把好像是情绪失控的胡巧茵捞入了怀里。</p>

    “轰隆隆!”</p>

    “啪嘶啦!”</p>

    一声如同液压机压缩垃圾的巨响在面包车子里响起,而我的脚底同时受到了来自撞击的巨大冲力。</p>

    原本弯曲的双腿死硬绷直,借着这一记撞击,我抱着怀里的胡巧茵,如同一团球那般,背脊撞开了车门,向着马路一侧滚去!</p>

    若是没有借到了力的话,就算是我滚出了车门,也同样会被如同火车头那般轧来的面包车给压成了肉饼。</p>

    我借力抱着胡巧茵在马路上滚向了路边绿化带。</p>

    ‘吱!’</p>

    冷凝的摩托车在我的身前打了一个横,停在正在翻滚不停的我身前。</p>

    她没有从摩托车上下来,而是停了一下,头也不回,根本就没有观察或是慰问一下我现在的这个凄惨情况。她摸出了电话,反应跟路人无异,拨打了报警的电话……</p>

    报完了警之后,冷凝开着摩托车扬长而去。</p>

    我心里一阵无力。这算是这个妮子对我的变相报复吧。</p>

    不过这倒也是我在出监狱之前跟文静她们三人说好的,只能在暗中保护我,绝对不能够明目张胆的出手。</p>

    但是此时梵师一伙人,已经完全是在蹬鼻子上脸了。</p>

    我从绿化带旁爬起,感觉耳后有点儿湿湿的,伸手一摸,耳后已经被鲜血给浸透了。颈脖那一处,在我滚出了车门那一刻,被玻璃给割开了一道口子。</p>

    我拖抱着怀里的胡巧茵,立即离开现场,钻入长安北路东侧一家小餐馆旁的小巷子里,向着城东老区的方向跑去。</p>

    此时我要做的,是穿过这一条巷子,接到消息的文静,会在第一时间过来接应我。</p>

    至于那一名开泥头车的司机,我觉得就算是把他给打残了,估计也不可能透露得出任何有用的讯息。</p>

    同时我在心里暗暗地心惊着,在我跟胡巧茵接触到的那一刻开始,我的一切行为就已经被梵师给掌握到了,若不是如此的话,她是不可能如此轻易地安排出这个撞车事件。</p>

    而她这一系列的策划,更令我直观无比地感受得到这个女子对我那挫骨扬灰的恨意。</p>

    估计是打算着我在苗寨那里怎么对待她,她会在新岩这里十倍返回我的身上吧。</p>

    不过她却不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我已经发现了胡巧茵身上的异常之处。</p>

    其实我若是再让异样胡巧茵牵着鼻子走,那么最终我会不知不觉进入了梵师的圈套里,估计那个‘见到不到明天太阳的人’,不是别人,而是我自己。</p>

    半小时后。</p>

    我坐在文静的车子里,颈脖那道口子已经包扎完毕。</p>

    坐在我身旁的胡巧茵还在泣不成声,她进入语无伦次的状态里。</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