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子监狱男医生 第四百三十四章 戏精

时间:2018-03-07作者:横刀

    第四百三十四章 戏精</p>

    调香师是什么职业?那么她打扮成高中生是什么意思?</p>

    我心中的疑问很多,我此时穿着一套卫服,这一套衣服是方致雅在一个多小时前带我出南山监狱后,在登高公园那里换好的。这一行头,令我整个人的气质,就是一个正在学校就读的学生那般……</p>

    就算是对我无比熟悉的温韵,在看到了我的那一刻,也完全没有认得出来我的真正身份,只会把我当成了一个普通的大学生罢了。</p>

    而这个自称是调香师的胡巧茵,我可以确认自己在之前从来都没有跟她有过任何的交集,就算是在人海里匆匆见上一面,我认为也是没有的。</p>

    我对于人脸方面的辩认,有着异于常人的地方,若是在我的眼线里经过的那个人,就算是停留的时间再怎么短,我也是可以在重逢的那一刻,能感觉曾经见过面的。</p>

    但是我心里古怪的是,这个小妮子,我确认没有跟她有着任何交集,却是在心里有着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p>

    此时她在冲我着说话时,她身上有着一股淡淡的如同茉莉花香味的体味沁入了我的鼻腔里。</p>

    这股极为好闻的香味,加浓了我心里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p>

    我盯了她半晌儿,对这个跟我要做的事情一点儿帮助都没有的小妮子,心里就算是有着如何亲切的想法,也被我一并地压了下去。</p>

    我不想再跟她纠缠下去,侧了个身,躲过了胡巧茵大张着的双臂,大迈步向着温韵消失的方向追去。</p>

    她在我身后大喊:“哎哎哎……你、你这人怎么这样,我真的有事情找你。”</p>

    胡巧茵在我的身后大喘气地大喊着,我完全没有去理会她,大步流星地向小师妹温韵的方向追去。</p>

    我必须解决那个白领的女子,只有把那个女子给控制住了,才能了解到她们到底是由何人指派,才能顺藤摸瓜地把这个事情给解决完了。</p>

    这是我跟不知躲在了何处的梵师,在暗地里的一次交锋,而且此时的梵师,已经占据着天时地利与人和。</p>

    而易容变成了一个身份的我,完全就是在孤身作战。</p>

    若是让那两个跟踪着温韵的男女随着温韵走入了人民医院里,那么我就没有机会了。同时在这个时间里,我也不能用手里的电话跟温韵进行着联系,每一个反刑侦的步骤我都牢记在了心里,不敢在这个风头火势下有着任何的行差踏错。</p>

    无论是关老爷子的病情还是我此时的情况,都不允许我有着一丁点儿的错误发生。</p>

    毕竟在之前的那段时间里,我的发展实在是太过于顺风顺水了。也正因为发展得太过于顺利,导致我在监狱外已经完全忘了自己仍然是一名囚犯的这个身份,才会被此时正躲在了暗处里的梵师,给抓住了我的痛脚。并且给我迎头一击。</p>

    她这一个举动若是成功了,那么我在监狱外的一切根基,都会被毁了一个干净。若是关老爷子的诊断结果给坐实了,而我又没有出现的话,那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么实验室就不是延后一年上市那么简单了,会面临着被立即取谛的危险。而我在这一年来,花去了最多心血的根本,就是在南山那里的实验室。</p>

    若是这个根本被毁去,确实比杀了我还要难受。</p>

    梵师不愧是玩弄人心的高手,她这一出,就已经把我这个原本风光无限的家伙,给一下子逼到了绝境,而且几乎完全没有任何反击的机会。</p>

    在我快步走入了人.流里,几乎是小跑着向着那个白领女子的方向而去时,胡巧茵喘着大气一步不落地跟在了我的身后,对于这个牛皮糖,就算是一向对小姑娘极为温和的我,在心里也难免生起了几分的火性。</p>

    不到两分钟,那个悠闲无比在人行道上缓缓行走,跟在了温韵身后的白领女子身影再次出现在了我的眼前。</p>

    我的心里一喜。这里距离人民医院那里还有着差不多二十分钟的步行路程,足够我施展出手段把这个眼线给完全控制住。</p>

    在我稍微加快了脚步时,紧随在了我身后的胡巧茵一个疾步上前,估计她是以为我要跑,她这一次不是像刚才那样子伸开了双臂把我给挡在了人行道上……</p>

    而是半蹲挡在了我的面前,扯开了嗓子大哭起来:“我都已经怀孕了,你还想要我怎么办,就算是不去正规的医院做流产,去小诊所也可以啊!”</p>

    七情上脸,说哭就哭。</p>

    她大哭着数落:“如果让爸爸知道我有了你的孩子,他一定会把你的腿给打断了,哥,你就算不为我着想,也要给你自己想想。你真的打算一辈子都不回家吗……呜呜呜呜……”</p>

    停下了脚步的路人,在听到了胡巧茵口齿伶俐的数落时,脸上都带着不可名状的笑意,纷纷举起了手机,拍摄着这难得一遇的德国骨科街头剧。</p>

    我望向了远处人.流里正在慢慢消失的白领女子,被这个莫名其妙的戏精一下子给戏弄得有点儿心力交瘁。把正在面前大哭的戏精提拉了拉起,半拖半走着向温韵的方向而去。</p>

    我咬牙切齿低声说:“你特么到底想干什么?”</p>

    从小到大,就算是在男监那里,我也没有像刚才那样子丢过脸,实在是被这个妮子给整得有点儿火性大起了,若不是时间太过于紧迫,我还真是想把这个小妮子给扯入了酒店里,好好把她惩治一番。</p>

    胡巧茵擦去了脸上的鼻涕泪水,被我提着脖子,她就算是再想怎么演戏,也没有机会给她演下去了。</p>

    委屈兮兮跟着我疾步向着人民医院的方向而去。</p>

    若不是我一向不信神佛,此时的我会觉得我这几天真实犯太岁了,若不是这样子的话,怎么可能会这么多的糟心事一件件往身上糊呢。</p>

    在熟悉的人,如同方致雅及玉玲珑这些人的面前,我还会保持着我那一惯的淡然态度,就算是心里再怎么个火急火燎,我也不可能会在她们的面前给表现了出来,不过被这个戏精一整,原本压在了我心里的那一股邪火大升,再也不去顾及我之前一直保持着的风度。若不是我怕自己把她给扔到了街旁之后事情会闹大,我真想把她扔出去再揣上两脚。</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