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子监狱男医生 第三百六十五章梵师覆灭

时间:2018-01-10作者:横刀

    第三百六十五章梵师覆灭</p>

    我拍了拍石珊的脑袋,说,“你别被她蛊惑成为小魔女,我就阿弥陀佛了,这次不指望你俩,待会要是打起来,你们保护自己就可以。”</p>

    我对文静说:“这也算一件好事,毕竟梵师对那株药材的理解肯定比我们深,跟着她,我们说不定可以更快地找到七彩斑斓花。”</p>

    文静的表情却比我凝重一些,“她刚刚离开不走,如果她的目的是那种珍稀的药材,也许她会抢先下手,要真有值一个亿的药材,你猜她会不会全部带走?”</p>

    我吃了一惊,确实,如果我是梵师,知道有这么值钱的东西,那肯定是有多少拿多少,如果只有一株的话,绝对会连.根挖走。</p>

    她要是都拿走了,那我和冷凝中的毒怎么办?所以我们赶忙加快了搜寻梵师的脚步。</p>

    没过一会儿,我就听到梵师惊喜的呼声。</p>

    “七彩斑斓花!”</p>

    这声音离我们很近,我甚至看到了梵师的身影,可是她现在站在山岗上,再往前一步,就是悬崖,下边是匆匆河流,深不见底。</p>

    文静朝我使了个眼神,表示梵师那个位置太危险,只能等她走过来,才能出手,否则现在直接开枪的话,梵师会和她手里的植株一起跌进深涧。</p>

    等待的时间总是太过漫长,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几分钟之后,梵师终于停止了欣赏手中的七彩斑斓花,往来路走了过来。</p>

    我的心好像跳的更快了。</p>

    接下来的几分钟,不仅事关冷凝的生命,我体内的蛊毒,也还没有解。一切的希望全在那梵师手中,有七种颜色的植株上。</p>

    梵师却突然停了下来,难道她察觉到了?</p>

    就在这个时候,我们藏身的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条毒蛇,那条蛇的蛇头是倒三角形的,这种毒剧毒无比,如果被咬了,不要说送到医院,恐怕我们连离开这里返回神殿的时间都没有,很快就会毒发身亡。</p>

    我不敢耽搁,拉起吴媛媛和石姗两个女孩子就后退了几步,而文静则是眼疾手快,直接一刀砍下蛇头,然后抬起军靴猛地一踢,直接踢下了悬崖。被砍断脑袋的蛇还张着大嘴想咬,可是文静的靴子是中.国制造军用品,质量好的没话说,就留了个浅浅的印子。</p>

    这时我们的身形已经完全暴露在梵师的视野里,只听她冷冷地说,“小畜生们,没想到你们竟然跟到了这里!”</p>

    “只要你现在自首,还来得及。”我真是怕了这个疯女人了,谁知道这里还有没有第二株?她要是掉下去怎么办?</p>

    她冷笑道:“哼,你还真把你自己当警察了?你也一样是一个囚犯而已。”</p>

    “我承认,我确实是囚犯,但我是有良知的囚犯,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治病救人,为国内的医学事业做贡献。”</p>

    这句话倒是发自内心,从监狱里那台猪肺移植手术开始,我就一直在治病救人,实验室如果真的能顺利运行下去,我国的器官移植手术就可以走在全世界的最前列。</p>

    “好大的威风,你是不是觉得你自己很伟大?”梵师突然后退了好几步,站在悬崖的边上。</p>

    &n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 “你再动我就开枪了!”文静怒喝道。</p>

    “你开啊!”梵师戏谑地笑了,继而癫狂地怒吼道:“我死也不会把它留给你们!”</p>

    ……</p>

    梵师就这样跳了下去,像是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p>

    吴媛媛从背后抱紧了我,柔声对我说:“没事,枫哥,我们再去找别的,一定还有的。”</p>

    “也只能这样了。”我遗憾地说道,在走之前我们去察看了那个山岗,幸好梵师并没有把那株七彩斑斓花连.根挖走,我们心里升起了一丝希望,如果是天材地宝的话,根.茎往往也具备一定的药效。</p>

    很遗憾的是,在那之后,我们找遍了整座山谷,也没有再找到有七种颜色花瓣的植株,这里虽然大概有近百亩地的面积,但是却也说不上有多大,我们四个人来回找了三遍,终于放弃了。</p>

    于是只好挖了那根.茎,作为医生我深深为此感到遗憾,这药材显然是可以再生的,只要根.茎留着,假以时日肯定还能长出七彩斑斓花来。</p>

    之后我们就顺着原路返回了,一路无话。</p>

    “不知道根.茎是否有效。”文静捧着一碗由我带回来的根.茎还有一些药性中和的药材熬出来的中药。</p>

    我从她手里接了过来,“现在只能这样了,总得试试,尽人事,知天命吧。”</p>

    根.茎的药性很重,我取了大概只有一克的部分,做实验,一克的根.茎碎屑,放进一缸水里,很快,这一缸水都有了浓浓的药香。</p>

    借鉴了书中对于这药材的使用方法,我把根.茎分为十几份,用一点点来煎药,主要是给冷凝喝,而我喝残渣。</p>

    虽然冷凝的病情没有马上好转,但是她在服药半天后,也渐渐的清醒过一段时间。第二天,她嘴唇青紫的颜色,淡了七八分。</p>

    一周以后她才终于可以下床走动了。</p>

    可惜的是,我却没有能够一直陪她。</p>

    因为寨子里,最近来了个狠人,要一口气把整个寨子的药材都买下来。</p>

    据说他是港岛的富商,但是我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p>

    知道以前他是怎么收购药材以后,我差点没气得想捏死他。这家伙竟然买药是按斤买的。来这里收购药材的商人都是这副德行。</p>

    梵师的眼睛一直盯着那有人开价一个亿的七彩斑斓花,她根本没有关注其他的事情。</p>

    这些药材药店里都是按“克”卖的,可是来收药的家伙,是按“斤”买的。价钱还低的过分。其中足足有几十倍上百倍的利润被他全部吃走。</p>

    “这寨子不卖药了。”我一开始就摆明了态度。</p>

    在经历了梵师事件之后,我成为了寨子里的山民们最信任的人。这次,我也被他们推出来到台前,和外人交涉。</p>

    “为什么不卖?”那人瞪着眼睛吼道。</p>

    一旁的吴媛媛小声地凑到我的耳边,少女的鼻息打在我的脸颊上,轻轻柔柔,像棉花一样柔软,她说:“这家伙是林万达,我们当面叫他林老板,背地里叫他林扒皮。”</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