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子监狱男医生 第三百六十二章妖言惑众

时间:2018-01-10作者:横刀

    第三百六十二章妖言惑众</p>

    “林枫。”冷凝苍白的面容微微动了动,“我和你中的是同一种毒,只不过梵师那个臭女人,用了某种药剂,加速了这个过程。她说我两天之后就会死。”</p>

    “不要,你不要变成我这样,你快去找七彩斑斓花,它一定是真实存在的。”</p>

    说完之后,她就闭上了眼睛。我连忙去探冷凝的鼻息,还有去把她的脉搏,幸好,只是晕过去了,还没有死。</p>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见吴媛媛在外面大喊大叫的声音,很快她就就跑了进来。</p>

    我眼前一亮,问她说,“媛媛,你找到援兵了吗?他们在哪里?”</p>

    可是没想到,吴媛媛不仅没能带来帮手,反倒带给我一个坏消息。</p>

    梵师带着村里的人,又去了那个山谷,说是我把吴媛媛给绑架了逃到那里,大家群情激愤,都进了云雾森林。吴媛媛是打电话给村里留守的人,才知道事情已经发展到如此危急的程度了。</p>

    “媛媛,你留下来照顾她,我和文静去救村子里的人。”我当机立断。</p>

    她说:“不,如果我不去,他们很难相信你们的。”</p>

    “不相信也要相信了,车到山前必有路,我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我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这一次,文静也站在我这一边。</p>

    他们出发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不过据吴媛媛说,这次梵师带了很多人,大部队行进速度反而会慢一些,我和文静轻装上路,倒也不是没有追上他们的可能。</p>

    沿着吴媛媛指给我们的方向,我们很快就找到了他们留下的踪迹。</p>

    半天之后,终于远远地看到了他们的尾巴。</p>

    “我们该怎么做?”文静问我。</p>

    我注意到这边有溪水,而他们那些人,正在一个地方扎营。</p>

    “等等。”我对文静说。然后我就掬起一捧水,放在鼻子前闻了一闻,甚至拿指尖轻轻点了一点,放进嘴里尝了尝味道。</p>

    果然,这溪水有问题,气味不对,这种涩涩的感觉,显然是溪水的成分有问题,也许这水就是之前寨子里的苗民们中毒的因素。</p>

    当我们潜行过去的时候,正好听到梵师在和吴刚争执,他们两离人群很远,这让我和文静得以成功靠近而没有被人发觉。</p>

    “梵师,那位先生即便绑架了我的女儿,可也不可能从这里翻过去啊,这山坳我们就算是挖也要挖很多天。”</p>

    梵师直视着吴刚的眼睛,冷冷地说道:“我说是就是,你难道忘了几百年来,是谁在守护你们苗民吗?”</p>

    “上次来这里,已经有那么多人中毒,我要对寨子里的人们负责。”吴刚很执着,他在梵师的威势面前,没有退步。</p>

    “哼。”梵师冷哼一声,竟然向吴刚出手了!</p>

    这里离那些寨子里的人很远,梵师出手又极为凌厉,吴刚连惊呼的机会都没有,梵师招招狠辣,显然是要致他于死地。</p>

    &n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  “开枪!”我连忙对文静喊道。不愧是特种精英,我话音刚落,她的子弹就已经激射出去,虽然隔着很远,但也成功地打在梵师的手臂上。</p>

    “啊!”梵师吃痛,连退几步,怒喝道,“是谁?”</p>

    我和文静自然现身,她袭击吴刚在前,那些听到枪声赶来的苗民们,肯定会站在我们这一边。</p>

    梵师面色阴寒无比,却也不多话,转身就逃,虽然文静接连开了几枪,可是这块地方山林太密,一眨眼的时间,梵师就消失在丛林中了。</p>

    “族长!”</p>

    赶来的人很多,跑在最先的,是一个年近五旬的男人,他没有看到之前的场景,只看到文静朝着梵师开枪,而吴刚这时负伤倒在地上。</p>

    “石叔,我不要紧。”吴刚被梵师打了一掌,这时负伤倒地,应该是肋骨受到重击,说起话来有气无力。</p>

    那人姓石,应该也是苗寨本地人,这地界苗族汉化之后,基本分为五大姓氏,其中之一就是石姓,看来这人在苗寨内的地位应该不低。</p>

    文静本来想去追梵师,可是被我制止了,谁知道梵师除了因陀罗花之外,还有什么别的手段,我担心她的安全。见到苗寨的山民们都赶了过来,约有几十号人,我连忙说道:“石叔,吴叔,请你们马上派人去追捕梵师吧,这次让她逃了,以后再想抓她就难了。”</p>

    石叔却不管不顾,对身后的人说:“哼,这小子绑走了媛媛,还打伤了梵师,快抓住他!”</p>

    “慢着!”我大喊道,“我们是警察,这次来是抓捕梵师的,她犯了教唆罪!”</p>

    我说的话半真半假,不过文静亮出的警官证件倒是真的,虽然是监狱系统的,但这些村民们有谁能识别呢!</p>

    “这么说,梵师真的在害我们?”石叔听了我的叙述,惊疑地问道。</p>

    我连忙指了指一旁的溪水,“这水有毒,寨子里的人上次集体中毒,就是因为来这里挖这片山壁。梵师明知这一点,却没有告诉你们。”</p>

    “梵师救了我们,怎么会隐瞒这件事?”石叔重重地一挥手,表示不信。</p>

    幸好吴刚就在一边,他解释说,“其实救人的方法是这位先生告诉我的,并不是梵师。我之所以告诉你们是梵师救了大家,其实是梵师的要求。”</p>

    这时,人群里有一名少女,她站出来说,“梵师对我们多好啊,寨子里的人平常有生病,都是梵师给治好的,大家不要听这个人妖言惑众。”</p>

    我简直气的快要跳脚,吴刚作为族长站出来说话,大家已经快要相信了,可是人家本来就在摇摆不定中,这家伙突然横插一棒子,石叔对我的信任又动摇了。</p>

    “你是谁?你才是妖言惑众!”这个时候我不能沉默,话语权不可以拱手交给对方。</p>

    “她是石姗,和我女儿一样,都是梵师的弟子。”吴刚解释说。</p>

    在这些苗民眼中,得到梵师传授知识可能就是梵师的弟子了,没有什么学徒之分。他们可不知道,只有可以使用媚术的人,才会被梵师认作真正的弟子,一般的人,就算看了婆娑幻心神术,也学不会。</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