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子监狱男医生 第三百五十四章苗女吴媛媛

时间:2018-01-10作者:横刀

    第三百五十四章苗女吴媛媛</p>

    女孩看起来约莫在十八.九岁之间,穿着深绿色的长裤,可是上半身只着着简单的抹胸,露出白嫩的小蛮腰,虽然看样子,还没发育起来,不过倒也别有一番风情,应该是本地的苗女。</p>

    “我叫吴媛媛,跟我来吧,寨子里最近来了很多买药的商人,不过像你们这样到处跑的可是少见,这里很容易迷路的。”她大方地挥挥手,示意我们跟着她一起走。</p>

    “你们迷路好几天了吧?”她从身后的背包里取出一壶水,递给我。</p>

    我还没有发话,可是冷凝戒备地问道,“你怎么知道?”</p>

    虽然我也有这个疑虑,但是这个少女实在是美地像山涧里的清泉一样,让我一点戒心都没有,“我们的嘴唇以为脱水都干燥起皮了,你是这样才看出来的吧。”</p>

    她嘻嘻一笑,点了点头。虽然冷凝一路上都很戒备,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我和那个苗族少女相谈甚欢,就在我们隐隐能看到那个苗寨的时候,一种熟悉的感觉出现了。</p>

    “该死!”我暗骂一声,难道我注定要栽倒在女人手里?又是可恶的.迷.药,四肢无力,昏昏欲睡,这种迷.药发作的速度非常快,无色无味,我突然看到,那个少女从背包里,取出我和文静第一次被迷晕时,见到的那种花,丢在地上。</p>

    ……</p>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发现四周黑漆漆的,只有天窗上渗下来一点点光亮,而我的嘴巴里,塞着一团破布,气味很怪很难闻,有一种生朴发霉的感觉。</p>

    “混蛋,你总算知道被绑起来的滋味了吧?”</p>

    阶梯上走下来的人是梵师,她恶狠狠地看着我,玉手轻抬,扯下了我嘴里的破布。她的眼神似乎是想要把我千刀万剐一样怨毒,很悲哀的是,现在她确实有这种能力和机会了,我的手脚都被紧紧地绑了起来,整个人被吊在梁上,离地三四十公分,不要说跑了,就连坐下来都没办法。</p>

    她不是空手来的,手里提着一把皮鞭。很明显是浸过什么油的,看起来红彤彤的,像是一条花斑蛇一样渗人。</p>

    梵师挥舞着皮鞭,打在我的身上,每一下,都好像用尽了吃奶的力气,虽然她被我破了功,但是她好歹也是习武之人,手臂力量甚至比我还大。这几鞭子下来,把我打的皮开肉绽,像是被野兽硬生生撕扯开皮肤血肉一样!</p>

    痛归痛,但是我强忍着一声不吭,死也不能在她面前露怯。</p>

    “你把她们怎么样了?”我怒目而视,反正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都破了她的功,她以后也没办法再害人了,就算我林枫今天交代在这里,之前也算为民除害,我死的光荣。我最担心的,就是文静和冷凝的安全,特别是冷凝,之前我之所以能这么顺利就把梵师推倒在床上,全靠冷凝的帮助,现在落在她的手里,难保会有什么凄惨的下场。</p>

    梵师没有说话,眼中精.光一闪,冷哼一声就急急离开了,临走之前让我做好准备,她会用最钝的刀,一片片把我的小兄弟给切成片喂狗。</p>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p>

    我不怕死,甚至也不怕受折磨,反正我之前连自己用剪刀剪开左肩上的肉,用缝衣针给自己缝合伤口这种事情都做过了,她那点小伎俩,我难道会怕吗?</p>

    可是我最怕以这种不完整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对每一个男人来说,这都是比死还可怕的酷刑。</p>

    这天夜里,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人来到了这个像地牢一样的地方。</p>

    “你来做什么?”我冷笑着说,落到如此境地,还真要拜她所赐。</p>

    吴媛媛手里拿着一个小瓶子,蹑手蹑脚地准备关门,听到我说话之后,连忙转过伸来,把纤细的食指竖在嘴前,比了个“嘘”的手势。</p>

    难道她是来帮我的?</p>

    这个女人神神秘秘的,我一点都不想再相信她了。</p>

    她低声喝道:“别吵了,你这个坏蛋,我是来给你上药的。”</p>

    我眉头一挑,“呵呵,今天太阳难道是打东边升起来的吗?你先害我再来给我上药,我会受伤都是因为你出卖我,不要来假好心了。”</p>

    她显然是没有料到我会这么说,叉起小蛮腰,直接从台阶上蹦了下来,像猫儿一样灵巧地落地,没有发出多大的响声。</p>

    吴媛媛指着我的鼻子娇斥道:“你这个坏家伙,梵师都和我说了,就是你害了诗音姐和苗丹姐姐,现在还敢在这里,在这里装模做样。”</p>

    “嗯?”听她口气,难道和林诗音还有苗丹关系很好?也许这姑娘今天还真的可以救我。</p>

    我连忙问道:“你认识林诗音和苗丹?”</p>

    她故作凶恶地瞪了我一眼又一巴掌向我身上打来,不过配上她美丽又纯真的脸,实在是让人怕不起来。</p>

    “哎哟!”我疼得直呼出来,她居然一巴掌拍在我的腰眼上,痛地我猛地扭了一下身子。这一扭倒让她措手不及,我很明显地感觉到,她没有来得及抽回去的手,碰到了我的小林枫。</p>

    这突然的变故让她的脸红了起来,在淡淡的光亮下,我看到她娇羞的脸,和拿捏不定的手。</p>

    “今天确实是我给你下了套,不过你别想我救你出去,就凭你害了诗音姐和苗姐姐这一点,我就不会放过你的。”吴媛媛顿了顿,似乎是在为自己打气,双手紧紧地攥在胸前,“我现在给你上药,就当我们俩扯平了。”</p>

    她白嫩的小手,抹着盒子里的药膏,缓缓涂在我的身上,不得不说,这药效应该不错,虽然只有一小会儿,但是明显那种刺痛的感觉没有了,而且那部位还是有知觉的,说明这不是带有麻醉性质的治疗药膏。这可比军用药还要管用呢。</p>

    我的思绪不由得乱想起来,云南白药其实已经作为战略物资,在军方的储备名单上了,这种药不知道疗效怎么样,就凭这止痛和舒缓患部肌肉这一点,其价值可能在云南白药之上,如果放在市场上,恐怕会有极其庞大的经济效益。</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