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子监狱男医生 第三百五十一章七色斑斓花

时间:2018-01-10作者:横刀

    第三百五十一章七色斑斓花</p>

    冷凝之前几天一直扮作梵师的乖徒弟,现在恢复了本色,冷冷地说道:“我并不是你徒弟,只是长得相似而已。真正的林诗音,现在还在南山监狱。”</p>

    之前在大殿里我就发现了,苗寨的山民们对梵师毕恭毕敬,就差顶礼膜拜了,这里简直是属于她的王国,或许是作威作福惯了,我猜她根本没有想到我们会在大殿之中就对她下手,还有之前,“相认”之后就一直对她恭敬侍奉的好徒弟,会反戈相向。</p>

    “哼,你这个小贱人,那确实是可以解百毒的神药。”梵师怨毒地看着自承身份的冷凝,她终于说到了重点,可是,梵师的下一句话让我的心都凉了半截。</p>

    “臭小子,我给你服下的毒,是比神药还厉害的毒,因为,它根本就没有解药。”破了功的梵师,她仿佛陷入了绝望,突然神色一凝,恶狠狠地盯着我,说,“犯了错的人就必须死,我早就应该想到诗音也一定难逃你手,不杀你难泄我心头之恨。”</p>

    我冷冷地看着她说:“可惜你现在已经没有机会了。”</p>

    把梵师留在屋子里,我们走到了外边的大殿上,商议接下来的事情,反正绳子捆的很结实,梵师也已经被我破了功,现在虚弱得很,量她也脱身乏术。</p>

    “枫哥,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冷凝自责地看着我,俏丽的面容上还挂着两行泪水,让我心疼不已。她显然是在责怪自己,没有摸清梵师的底细。</p>

    文静虽然没有说话,不过她的表情一直凝重无比,这种情况我们谁也没有想到。</p>

    我摇了摇头,事到如今,作为她们依靠的我就更不能乱了,我说,“不,之前不知道是什么毒,现在既然连所谓解百毒的神药都没有办法救治,那只能问问林诗音和苗丹了。”</p>

    “对。打电话回监狱。”文静听到我的话后,眼前一亮,掏出手机就开始往南山监狱,方致雅的办公室打电话。</p>

    电话很快接通,方致雅急迫的声音传了过来,“是文静吗?你们那边怎么样?顺利不顺利?”</p>

    我接过了手机,说,“是我,林枫。”</p>

    “枫哥!”</p>

    听着方致雅惊喜的声音,我把我们现在的处境简单说了一下,“梵师已经被制服,我们现在是安全的,接下来就是要拷问她有关于解药的事情了。”</p>

    关于梵师所说的,这种毒没有解药这件事,我没有说,毕竟我实在不忍心让她听到这个噩耗。</p>

    很快,方致雅就按照我的指示,找来了林诗音还有苗丹。</p>

    “枫哥,你已经制服师父了吗?”林诗音显然是已经从方致雅那里听到了我刚刚告诉她的话,急迫地说道,“能解百毒的神药,装在一个棕黄色的小瓷瓶里,你找一找,就在我师父的卧室,她一般把药放在进门右手边的柜子上。”</p>

    林诗音的话让我有些失望,“你说的神药我已经服下了,不过身体的情况没有好转,反而虚弱了不少。”</p>

    &n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sp;   “这所谓的神药真的可以解我体.内的毒吗?”</p>

    林诗音听了我的话之后就沉默了。我听到“嘟”的一声,她可能开了免提,接着我就听到了苗丹的声音。</p>

    “师姐,枫哥他中的不会是那个吧?”</p>

    “想到师父竟然如此狠心!”</p>

    ……</p>

    我顿时站不住了,看着在一旁自责担忧的冷凝和满面肃容的文静,我也打开了免提。</p>

    “你们慢点说,我中的到底是什么?”</p>

    又是一阵沉默,然后是林诗音凉凉的声音,“枫哥,你知道我们曾经信奉的那个苗教,为什么叫蛊神教吗?”</p>

    我有些错愕,“为什么?”</p>

    “因为古老的苗民代代相传,有一门精妙的毒术,那就是用蝎子、蛇、蟾蜍等等毒物,养在一个瓮里,让它们自相残杀,最后存活下来的那一只,在和其他翁里的胜利者又养在一个瓮里,整整七轮……”</p>

    林诗音的话让我头皮发麻,“你不会想告诉我,梵师给我吃的那枚毒药,就是这那最后一轮存活下来的剧毒之物所炼制的毒药吧?”</p>

    那边没有声音了,不过我想是的。</p>

    “这可怎么办?”冷凝虽然曾经在执行杀手任务时也用过下毒的手段,不过那都是现代科技所制成的毒药,哪有听说过如此骇人的手法?</p>

    “有办法。”苗丹说,“在云雾森林的深处,有一处山谷,我曾经和你说起过,那里有数不尽的天材地宝,其中有一味药,有其中颜色的花瓣,那植株据说比你曾经得到的梦魔花还要珍稀,能化解普天之下所有奇毒。不过这个记载我只在神殿所藏的书籍里看到过,那处山谷太过危险,我和师姐都没有去过。”</p>

    苗丹的话让我心中一动,危险的山谷,所谓的云雾森林,难道那些山民们就是在那里中的毒?</p>

    我把我的推断告诉她们,大家都同意了我的看法,想必是梵师想从山谷里获得什么,这才会动用大量的人力去冒险。</p>

    挂断电话以后,我当机立断,决定去那处山谷寻找解药。</p>

    但是在此之前,我让冷凝先给梵师穿上衣服带走,留她在这里我实在不放心,虽然我救了苗寨的山民,但是世代相传对神殿敬奉的习惯深.入他们的骨子里,我觉得只要梵师一声令下,他们绝对不会随随便便就让我离开的,想起之前被那么多苗民围困的情景,我不由得感到后怕。</p>

    “你想做什么?”梵师这时已经穿上了衣服,那是一件淡绿色的长衫,内里穿着一件灰色的上衣和长裤,都是稍微有些现代化的风格,但是如此搭配,却隐隐有一种女巫的既视感。</p>

    “带我们去云雾森林的深处。”我冷冷地看着她的眼睛说,“找到有七色花瓣的花,我就放过你 ,你可以继续在苗寨作威作福,不然我就把你交给警察,你不要以为你曾经做的事情没有人知道,就凭你教唆林诗音杀人,就可以判你十几年徒刑。”</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