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子监狱男医生 第三百五十章枪毙三小时

时间:2018-01-10作者:横刀

    第三百五十章枪毙三小时</p>

    “好,你救活他们,你和那个女人就可以活着离开这里。”梵师最后还是让步了,但这远远不够。</p>

    “你也给我下毒了,如果我救活他们,希望梵师能给我解药。”当着村民的面,我给足了梵师面子,就看她肯不肯就坡下驴了。</p>

    在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我拉过中年男子的手,仔细地交代道:“你现在马上让人集中寨子里所有的鸡蛋,然后另外派人磨豆浆,去外边买大量的牛奶。给病人大量服用,一段时间之后,自然就痊愈了。”</p>

    在得到梵师的许可之后,中年男子连忙照我的吩咐去做。原来,他的名字叫吴宽,是类似族长一类的人,苗族大都姓吴、龙、廖、石、麻这五大姓氏,寨子里也差不多,其中又以吴姓最多。</p>

    半天之后,中毒较浅的一些病人,已经可以坐起来吃饭了,神色也好转了许多,寨子里数百苗民纷纷前来对我跪谢,我拉都拉不过来。</p>

    至于文静打伤一个人这种小事,自然没有人再提了。</p>

    大家都很开心,晚上甚至还有篝火晚会。开心的人中,包括梵师,我看得出来,苗寨的病人恢复健康,她由衷地感到快乐。但是,在她不时瞥向我的目光之中,我看到深深的敌意。</p>

    夜里,大部分苗民都回去了,只留下十几人在竹楼之中照顾病人。而我和文静嘛,自然是跟着梵师,到了她的住处,冷凝这时装地十分像,似乎她本来就是梵师的徒弟林诗音一样,不枉我让她跟着林诗音相处了几个月,神色和举动至少有八.九分相似。</p>

    “梵师,解药可以给我了吧?”夜深人静,正是办事的好时候,我笑着对梵师说。</p>

    “好啊。”梵师似笑非笑,抬手一挥,她身后的冷凝便挥出一个小药瓶子。</p>

    我知道冷凝当然不会害我,大大方方地吃下了瓶子里的药丸,不得不说,味道实在是很差劲,非常苦。</p>

    “嗯?”梵师的神情有些变化,她正想转身说些什么,站在她身后的冷凝却突然一记手刀,打在梵师的颈侧,不愧是杀手组织出身,出其意料的偷袭,直接把梵师打晕过去。</p>

    冷凝终于不再装作精灵古怪的林诗音,恢复了原本冷艳的神色,“她想让我骗你吃毒药,不过枫哥你不用担心,你吃的是解药,我偷偷调换过了。”</p>

    “哈哈,真是我的乖老婆!”我扑过去给冷凝一个熊抱,亲的她满脸都是口水。</p>

    文静对这次来她没有大显身手似乎有些怨气,这时冷冷地说:“她该怎么办?”</p>

    我看着躺在地上人事不知的梵师,恶狠狠地说道:“把她绑起来,我要严刑逼供!”</p>

    这个词冷凝听过不止一遍,第一次是她被我制服,拿走了初.夜,第二次是她帮我制服了苗丹,这时听到第三次,忍不住轻轻把小粉拳打在我的胸口,翻了个白眼说道:“坏蛋!”</p>

    我哈哈一笑,说:“梵师的功法太邪门,不破不行。”</p>

    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娑幻心神术这功法跟童子功差不多,破身即是破功,不过小魔女的功法到底有没有完全破除掉,这个不好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只好牺牲一下色相了,依照对林诗音还有苗丹的破功手段,再来一次。</p>

    很显然,小林枫也是这么想的,他早已抬枪敬礼,对梵师的美.色膜拜中。</p>

    ……</p>

    完事以后,我还不放心,招呼门外守着的冷凝和文静进来,把床上那个光溜溜的绝世尤物给捆起来,足足捆了三圈我才让她们停下来。</p>

    “你身体受得了?”冷凝向来惜字如金,这点和文静有几分类似。这时见我把梵师这个大恶人枪毙了足足三个小时,也不禁担心起我来。</p>

    “我没事。”扶着冷凝的身子慢慢站起来,我好像又恢复了一些力量,“对待敌人就要狠一点。”</p>

    虽然我曾经给林诗音和苗丹两个蛊神教的弟子破了功,但是说实话,对上梵师这种大boss,我还是有点担心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能成功破了她的媚术。</p>

    梵师在我对她的破功期间就醒来了,在这期间一直咬牙忍受着,此时深深看了我一眼,我忽然感觉不妙,她的目光中全是怨念。</p>

    她不像林诗音和苗丹那样容易认命,这个女人我收服不了。</p>

    “快点说,解药多久才能生效?”</p>

    是的,我还要问解药的事情,虽然冷凝之前说过,她丢给我的是解药,可我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没有复原的迹象。刚刚还差点虚脱在床上,四肢都有些无力,难道是肾亏?不,绝不可能。我的身体是许多女人的幸福,所以我很会保养好自己的身体的,特别是肾。</p>

    “你要杀就杀,不要多费唇舌。”梵师冷冷地看着我,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我想我现在已经被杀了无数次了,每次都是万箭穿心,刀刀凌迟那种类型。</p>

    顿了一会儿,她又嘲讽地说道:“那个寨子的山民们都是我的信徒,你如果敢动我一根毫毛,他们会把你大卸八块丢进山里喂野兽的。”</p>

    破了功的梵师,依旧美得让人惊心动魄。但是之前那种隐隐的压迫感,令人窒息的美感,已经不复存在。这下我才终于彻彻底底的放下心来。</p>

    可是……</p>

    为什么她还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因为外面的那些苗族山民吗?</p>

    似乎是看穿了我心底的疑问,梵师冷笑着说:“你以为你吃的是解药吗?”</p>

    我心中一惊,难道真的不是解药?比我还要激动的是冷凝,她急切地说:“你不是说这是可以解百毒的神药吗?昨天我问过吴刚,他说这个瓶子里装的确实是神药。”</p>

    我当然相信冷凝不会骗我,可是,我的身体确实有变得虚弱的迹象。</p>

    梵师自嘲地笑了几声,半是解释,半是自说自话,“你这次回来一直行踪诡异,问这问那,失忆这件事也太过扑朔迷离,我对你留了个心眼,但诗音,你是我一手拉扯大的,我绝没有想到你会对我下手。”</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