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子监狱男医生 第三百四十九章转机

时间:2018-01-10作者:横刀

    第三百四十九章转机</p>

    说是屋子其实也有些不恰当,这里像是一座大殿一样,穹顶极高,大厅大概有三十多米长宽,想来就是林诗音所说的神殿了。</p>

    “文静呢?你们把她怎么样了?”我愤怒地质问着梵师,既然落在她的手里,肯定是要死的,既然要死,索性就硬气一点,我才不会向她摇尾乞怜。</p>

    “她打伤了寨子里的几个人,等一会就要被处死。”梵师冷冷地说道,从语气里,听不出她的情绪。</p>

    “打伤几个人就要处死?这里是法制社会!”</p>

    我震惊地看着梵师,冷凝看样子是没有暴露,不过这个时候,根本帮不上什么忙,梵师的功夫我见识过,况且她还有如此强的迷.药,种种手段层出不绝,我就像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p>

    这时,一个大概三十多岁的男人出现在大殿之外,他没有进来,而是恭敬地跪下,声音痛苦而悲怆,“梵师,我弟弟真的没有救了吗?”</p>

    梵师挥了挥手,示意他进来。</p>

    “我没有办法,失血太多。”梵师遗憾地说道,不过,她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话音一转,指着我说,“这家伙是外边的医生,学了很多西医的手段,或许懂得如何治。”</p>

    那个男人又惊又怒,他的样子,似乎有些面熟,只听他说道:“就是这个家伙,他的同伴打伤了我的弟弟,他怎么可能会救人呢!”</p>

    听到这里,我激动地说:“我的医术在我那边也是大有名气的,让我试试救你弟弟吧。”</p>

    我的医术是不是大有名气这个不好说,不过不吹牛就只能等死,我当然要抓住所有的机会。</p>

    梵师用眼神示意那个男人,来给我解绑,看样子,她似乎也挺关心这苗寨的原住民的,可是她为什么对别人如此狠心?</p>

    原来,神殿之外,还有一处类似医院的建筑,风格类似吊脚楼,上上下下足有三层,每层都有十几个病人,那个大出血的病人在其中颇显异样,因为其他人的病状似乎都相同。</p>

    这一点引起了我的注意,寨子不大也不小,他们代代相传,看规模四五百人是有的,可是为什么有几十号病人?这患病几率也太高了些,肯定另有隐情。</p>

    不过,当务之急是把那个失血过多快死掉的人给救回来,如果不能成功,一切免谈,也不可能有什么之后的事情了。</p>

    在检查伤者的伤口之后,我松了口气,文静的匕首用的出神入化,一刀就划破了这人腿部的大动脉,如果再晚个十几分钟,估计神仙都救不回来。</p>

    “背包,我的背包呢?快拿来!”事牵病人,我也恢复了医生的本色,厉声对刚刚那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说道。</p>

    他面有怒色,不过关乎他弟弟的生命,他这个时候也不敢马虎,几分钟之后,我的那个大大的军用背包就被他单手提来了。</p>

    拯救失血过多的患者最好的手段就是输血,我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按照以前说过的验血方法,简单测试了一下这兄弟俩的血型,亲兄弟的血型极大概率是相同的,然后用输血器具进行输血。</p>

    其实输血看起来挺复杂的,实际上很简单,只需要一根软管两个针头,输血者要处于较高的位置。</p>

    输完血之后那位伤者的脸色红润多了,他哥哥倒是苍白了一些,当然了,着对于生命无忧。</p>

    我很仔细地给伤者处理好伤口,我注意到,梵师看我的眼神,似乎稍稍柔软了一些。</p>

    “他已经没事了,现在只能吃一些清淡点的,调养一个月之后,就可以下床行走了。”交代完伤者的情况,我话锋一转,问道,“那些病人是怎么回事?”</p>

    治好一个被文静打伤的人,并不能改变我和她悲惨的境遇,我们俩的生路,都在那几十个病人身上。显然,梵师对此束手无策,不然也不会让他们一个个躺在这里,刚刚在替伤者包扎的时候,我发现,边上那个竹榻上的人,就快要死了,气息似有若无。</p>

    那个中年男人显然是没有料到,被梵师认定快死的弟弟,在我的妙手之下,一会儿就没事了,此时正处在震惊的状态。</p>

    我暗中偷笑,根据林诗音和苗丹的说法,梵师就是这些原住民的医生,但是其医术跟我比较起来,估计也就是赤脚医生的水平。</p>

    梵师的美眸里闪过一抹精.光,她冷冷地问道:“这些人是中毒了,你能治?”</p>

    “中毒?”我眼皮一跳,大面积的病患,有两个病因最难处理,一个是瘟疫,也就是致死性超强的急性传染病,还有一个就是中毒,如果没有找到病毒的源头,死者会越来越多,最后甚至引发瘟疫也不一定。</p>

    “之前虎子已经被送去县医院治疗了,医生让我们直接准备后事。你也能治?”显然是我刚刚露了一手,救下他弟弟,中年男人对我的态度明显好转了很多,这时的声音也不似刚刚那么粗暴了。</p>

    我从背包里取出医用酒精洗了洗手,慢慢地开始检查那些病人的情况。</p>

    看起来像慢性中毒,临床表现和我在医书里曾经看到过的矿物质中毒极其相似。</p>

    “他们是不是一开始排尿排泄不正常,后来就出现了剧烈的腹绞痛?”我问。</p>

    中年男子原本还只是抱着一丝期待的目光,在听到我的问话之后连连点头,满脸通红,激动地说不出话来。</p>

    心中有了底,我接下来的话也就镇定了许多,“他们应该是去过什么地方,然后才中的毒吧?那里有侵入性极强的矿物质。至于这治疗方法嘛……”</p>

    我特意拉长了声音,卖了个关子。但我眼睛,却一直看着梵师,我确信,即便是寨子里的人都崇拜她,但是我救活了她救不活的人,寨民们也会站在我这一边的。</p>

    梵师的眼神愈发凌厉,其实,这时候,在这个地方的不止中年男子一个人,还有许许多多的人都等在下面,至少也有大几十人,他们原本是来执行对文静的死刑的,我正是以这些人来向她施压。</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