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子监狱男医生 第二百六十五章我的钱烫手

时间:2017-12-23作者:横刀

    第二百六十五章我的钱烫手</p>

    当天晚上,我在市里找了一个高档酒店,我开了个包厢等着,钟浩的朋友如约而至,是个税务局的朱科长,据说跟张科长的关系还可以.</p>

    一番客套之后我们一起等候张科长的大驾,这个货色比约定的时间晚了半个多小时,朱科长打了几个电话催促之后才露面.</p>

    和张科长打招呼的时候,我注意着他的反应,他满是虚假的笑容跟朱科长打招呼,当朱科长把我介绍给他的时候,他的目光只是在我身上扫了一眼,然后视而不见.</p>

    我皱了皱眉,感觉情况有点不对劲,我跟这个货色无冤无仇,若不是办那件事,我们都不认识,他至于这么拿捏我么?</p>

    席间张科长各种拿捏,在我再三敬酒的情况下,他才很勉强地和我碰了一杯。当朱科长直接提起手续的事情,他装模作样叹口气说:"本来朱科长的面子我无论如何都是要给的,可是这件事真的不好办啊!"</p>

    我没有质问他哪个方面不好办,跟朱科长对视一眼,他会意地拿出手机说:"哎呀!老婆来信息说家里来了客人,我先走一步,你们好好聊聊."</p>

    他先走了就是要给我们留下一个谈筹码的空间,不过张科长似乎不愿意跟我谈,也站了起来说:"那我也是挺忙的,先走一步."</p>

    我一个箭步抢先站在门口堵着,用冷冷的眼神看他.</p>

    我的身躯至少比他高了一个头,估计让他有点吓着了,他紧张地说:"你,你想干嘛!"</p>

    我淡然一笑,说:"我跟张科长往日无仇近日无冤,张科长这么做定然是求财."</p>

    我从手提包里拿出一捆钞票丢在他面前,说:"这里有一万块钱,张科长只要帮我把事情办了,这钱就是你的."</p>

    他看了看钞票,重新坐下来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说道:"恐怕要让林总失望了,这不是钱的问题."</p>

    我继续从手提包里拿出几捆钞票丢下,说道:"五万块钱."</p>

    他的目光在钞票上面移不开了,我从中看见了巨大的贪婪,不过这些钱似乎并没有打动他,他看了一眼我的手提包,说道:"看来这个项目对林总是非常重要啊!"</p>

    我莞尔一笑,点头说:"没错,这个项目对于我的确是特别重要."接着我把手提包里的钞票全部拿了出来,整齐叠放在他的面前,说道:"其实你我都清楚,你只要照章办事,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p>

    此时他不再犹豫,把桌面上的钞票全部装进了手提包里,他的这个包比较小,十万块钱钞票塞得鼓囊囊的,然后他爽快地说:"既然林总出手这么大方,那么那件事无论是多难,我也必定给你办好,明天你来一趟我的办公室吧!"</p>

    他提着包走后,我冷笑一下,转身面向酒柜,把一堆啤酒瓶子扒拉开,酒柜上出现了一个小型摄像机,我把摄像机录制的视频回放看了一遍,说道:"我会让你知道我的钱是烫手的."</p>

    第二天我去了张科长的办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公室,这次他可是换了一副脸孔,热情得很,亲自给我泡茶什么的,然后把我的材料拿过来说:"一切都办好了,我一大早还亲自帮你跑了一趟,把后续的手续也全部帮你办好了."</p>

    咦!还有这种服务?不过服务费十万块钱实在是太贵了,我不接受.</p>

    我接过材料仔细看了一遍,果然如他所说一切都办好了,确实省的我多跑一趟,我把材料收拾好,告辞的时候拿出一个盘交给他说:"感谢为人民服务的人民公仆,我有个小礼物送给你,千万要抽个时间看一看哦!"</p>

    他拿着盘看了看说:"这是什么东西?"</p>

    我说:"看了你就知道了,对了,提醒你一下,最好是没人的时候看哦!"</p>

    他顿时疑惑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把盘收进了口袋了.</p>

    我哈哈一笑,跟他挥挥手离开了办公室,我可以想象他看了盘里面的视频之后那种惊恐绝望的表情.</p>

    我就在附近的咖啡馆悠闲地喝了一杯咖啡,然后就接到张科长的电话,他气急败坏地说:"林总,你怎么可以这样?"</p>

    我抿了一口咖啡才说道:"没用的话不必多说,限你在半个小时之内把我的钱吐出来,我在你单位旁边的咖啡馆,过期不候哦!"</p>

    然后不等他说什么就直接把电话挂掉了,我相信他会照做的,其实我就算叫他拿二十万出来,他也是必定会照做,但是我不能这么做.</p>

    我利用视频拿回自己的钱不犯法,但如果叫他多拿钱的话,那就构成了敲诈勒索罪,我把他受贿的场景录制起来是维护自己的利益,可不是作为自己犯罪的手段.</p>

    我等了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就看见张科长提着手提包气喘吁吁地跑进来,坐在我的对面说:"十万块钱全都在这里,我要你把母盘交给我."</p>

    我拿出一个内存卡,说道:"你能辨别这是母盘还是复制盘?或者你敢拿去鉴定?"</p>

    他把内存卡掰成两半,丢在地上使劲踩了几下,恶狠狠地说:"你要是敢留下复制盘,我弄死你."</p>

    "啪!"我一巴掌打在他脸上,嘴角淡笑道:"我要是不留下复制盘,你当我傻的吗?"</p>

    他捂着脸孔看我,眼睛里差点喷出火来.</p>

    "啪!"我又是一巴掌打在他的另一边脸上,说道:"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弄死我."</p>

    他忽然噗通跪在我面前,自己一边抽+打自己的耳光,一边哀求着说:"林总,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以前对不起您,求您宽宏大量,把我当做一个屁给放了."</p>

    我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说:"已经迟了,真正的母盘这会儿可能在纪检委某个领导的办公桌上了."</p>

    他的身体一软,跪都跪不住了,直接瘫在地上,嘴里说:"你怎么可以这样,你不讲道义."</p>

    我耸耸肩,没再理会他,直接去吧台那边买单走人.</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