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子监狱男医生 第二百三十七章灯管炸在里面了

时间:2017-12-23作者:横刀

    第二百三十七章灯管炸在里面了</p>

    我从来没有歧视过同性恋者,就是感觉她们的心理有点奇怪,上帝造物造出男人和女人就是进行互补,一长一短一凹一凸,男女合在一起就是完美合体,而同性恋么,你有的我也有,你没有的我也没有,特别是女同性恋,如果没有一件物品进行辅助的话,很难会有美好体验。</p>

    我看见历敏拿出一个奇怪的东西来,是一盏管式灯泡,约有四个指头粗,秦岚站了起来,皱眉说:“她怎么能弄到这个东西?”</p>

    我则惊讶道:“她要用这个做什么?”</p>

    很快我就看见了答案,我看见历敏把灯泡……</p>

    我也站了起来,说道:“她真是太变态了,我们快去阻止她。”</p>

    秦岚却拉住了我,说道:“算了,让她闹吧!柳监交代下来的任务还得靠她完成。”</p>

    我说:“可是这样做太危险了。”</p>

    她说:“历敏也不傻,她不会闹出人命的。”</p>

    我无语了,好吧!现在不是我怜花惜玉的时候,我们坐下来继续观看,老实说看这个视频画面比看小电影要劲爆得多,历敏就是个男人婆,动作粗暴的很,然后最让我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p>

    我听见“嘭”地一声,灯管炸裂了。</p>

    灯泡炸裂了!那灯泡的灯管还在……</p>

    我听见舒妙珍一声惨呼。</p>

    我和秦岚同时站了起来,出事了。</p>

    舒妙珍很快就被送到医务室,我早已准备好了可以马上动手术,可是当我看着受伤的创口,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下手。</p>

    创口在舒妙珍的最私密处,看起来还不至于血肉模糊,不过别以为伤得不严重,我很清楚灯管炸裂之后产生的玻璃碎渣全都存留在了里面,这一点从舒妙珍极端痛苦的脸上就可以看出来。</p>

    秦岚有点惊慌地问:“现在怎么办?”</p>

    我耸耸肩,说:“还能怎么办?只能把玻璃碎片一点一点地取出来了。”</p>

    秦岚松了一口气,说:“幸好有你在,你最擅于做这种精细的活。”</p>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估计这种活比缝补处女膜还要精细,把闲杂人等请出手术室之后,我开始准备手术。</p>

    这活太精细了,我本来穿好了手套,想了想又脱掉了,对躺在手术台上的舒妙珍说:“戴着手套不方便,我不戴手套你介意吗?”</p>

    这个可怜的女人早已疼得浑身冒汗了,连连说道:“不介意不介意,医生我求你了,快帮我把玻璃碎片取出来。”</p>

    我点了点头,开始用两根手指掰开创口处,我可以想象她的痛苦,这个部位是最娇嫩最敏感的部位,估计玻璃碎片已经深深扎入了嫩肉里面,其疼痛可想而知。</p>

    我发现她的肌肉很紧张,创口处我根本掰不开,这里有必要解释一下正常的生理现象,一旦人在疼痛或者紧张的时候,全身的肌肉都会绷紧,特别是靠近疼痛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部位的肌肉,这是人体的自我保护机制。</p>

    然而现在就让我无从下手了,玻璃碎片本来就在创口里面,我掰不开创口的话就找不到碎片就没办法取出来。</p>

    我把这个现状告诉了舒妙珍,说:“您不能放松一些?”</p>

    她努力配合,但是这个真不是能够大脑控制的,完全就是身体的本能反应,我无奈地对她说:“看来只有给你打一针麻醉了。”</p>

    她点头说:“打麻醉好,真是疼死我了。”</p>

    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我心有不忍,并没有给她打麻醉针,而是拿了一颗梦魔花叶子制作的麻醉药,这东西珍贵的很,一般人我是不给他吃的。</p>

    舒妙珍服下麻醉药之后,见效很快,几分钟之后她的目光就变得游离了,嘴里说道:“医生,我现在不感到疼痛了,你试试看是不是放松了?”</p>

    我再次有指头掰开创口,果然没有绷紧了,这就好办,只要能够下手,秦岚说得对,我比较擅长这种精细活。</p>

    当我取下第一片玻璃碎片的时候,舒妙珍嘴里发出一声呻.吟,不过听起来不像是痛苦的,反而有点像欢愉的,我笑了笑,这麻醉药堪称神药,具有强烈的致幻效果。</p>

    我心里一动,既然柳絮的任务是从她嘴里得到一些什么,我何不趁此机会问问?于是就一边打着强力灯照射在她的创伤处小心翼翼地取出玻璃碎片,一边问道:“你这么漂亮一个人,怎么就到这里来受苦了呢?”</p>

    她说:“丢车保帅呗!我家男人被警察盯上了,只好让我出来顶包。”</p>

    我大喜,她能主动说起顶包的事情,说明我的药有效,我打开手机的录音功能,继续跟她套话:“你家男人是谁,做什么生意的?”</p>

    她吃吃笑道:“我家男人呀!本事可大着呢!他以前军火贩毒什么都做,现在改邪归正开公司了,还弄了个全国人大代表来当,他的名字叫肖国栋。”</p>

    “你男人可真厉害。”我拍了一下马屁,接着套话说:“不过我有点不相信,你能证明吗?”</p>

    她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戒备心理,简直就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说道:“你还真是问对人了,那老头子做事情小心谨慎从不留下证据,不过我曾经看见过他有一个账本,好几个亿,都是以前做坏事得来的。”</p>

    我暗自心惊,几个亿的收入,果然是大毒枭,我又接着套了几句,没有得到新的有用信息了,然后我就开始认真给她取碎片。</p>

    强力照射灯,扩张器还有镊子是我的设备,当然了,最重要的还是我的手指,我得先用手指探进去感触一下,才知道有没有玻璃碎片扎进去了。</p>

    我先把创口靠外面的碎片清理干净,再用扩张器掰开创口撑大,然后用手指继续深入,触摸到硬硬的会刺人的就是玻璃碎片了,然后用镊子夹出来,期间的过程不好细说,反正这种精细活一般人是干不来的。</p>

    终于把所有玻璃碎片全都清理干净了,我用中指探入了最深处过了几遍,确定没有残留,我看了看时间,整个手术花了四个小时,比平常做一场心肺移植的大手术还要久,同时也让我心力疲惫,身体如同被掏空了一般。</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