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子监狱男医生 第二百一十一章给自己动手术

时间:2017-12-23作者:横刀

    第二百一十一章给自己动手术</p>

    可就在这时,我却看到转过身的宁轻舞突然蹲下,然后两只手扯住我的手臂,让我的手臂搭在她的肩上,随即一用力,我整个人就伏在了她的身上。</p>

    宁轻舞身子很柔软,也很瘦小,至少比一般女人都要瘦。</p>

    可现在对方却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居然能将我这么一个大男人背起来,并且还能走动!</p>

    我眼皮一直在打盹,随后前方一抹亮光照射过来。</p>

    我心中一紧,难道是亮哥的人追上来了吗?</p>

    宁轻舞同样止住了脚步。</p>

    吱!</p>

    很快一辆电动车在我们俩跟前停下。</p>

    车上坐着一个戴头盔的女孩儿身影,对方停好车后,取下头盔,露出一张精致俏脸,目光先担忧的看了我一眼,之后就说道:“天啊!我刚才听见了枪声,不会是对付你的吧!”</p>

    “你,你是?”宁轻舞有些迟疑。</p>

    我用虚弱的声音说道:“上车,她是我的朋友。”</p>

    这回宁轻舞不再迟疑,在两人的合力之下,我终于坐在了电动车上。</p>

    三个人一辆小电动车。</p>

    我坐在中间,前后都有漂亮的女孩,这种场面可说是旖旎之至,可是我现在根本没有一丝杂念,垂着头只想好好睡觉,前面骑车的林幼薇语气平淡道:“车速可能有点快,抱住我的腰。”</p>

    我抬起右手抱住了前面,感觉电动车扭了一下差点翻车,林幼薇娇声斥道:“你这个坏蛋,你的手往哪里抱呢!”</p>

    我的手轻轻捏了捏,入手之处极为柔软,原来是抱的位置不对,高了点,我心里想着:我可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p>

    然后我眼前却一片模糊,接着整个世界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p>

    ……</p>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渐渐的有了知觉。</p>

    眼前还是一片黑暗,我独自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着,想从黑暗中走出去,却怎么也找不到出口。</p>

    就当我感觉没有希望的时候,忽然隐约听到耳边传来断断续续的哭泣声,还有人在喊“林枫,你快点醒来。”然后我寻着声音,一步步走下去。</p>

    终于。眼前出现了一抹亮光。我睁开了眼睛,醒了。</p>

    这好像是林幼薇租住的地方,四周墙壁的白漆已经变得灰蒙蒙一片,海报纵横交错的贴在上面,看着有些杂乱。</p>

    屋里的气味还挺好闻的,有股女性身上特有的香味。</p>

    我偏过头,然后就看见林幼薇哭得稀里哗啦的,我心里一暖,没想到她对我这么有感情,不过我仔细一看,尼玛,这姑娘并不是为我而哭,而是在……看电视剧。</p>

    幸好另一位姑娘在为我担心,另一边的宁轻舞惊喜道:“林枫,你醒了,太好了。”</p>

    我刚才朦胧中听到的哭声是林幼薇的,在呼喊我的则是宁轻舞,她欣喜地说:“你怎么样了?”</p>

    &n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sp; 我说:“给我弄点水,好渴。”我嘴巴干涩无比。</p>

    听到我说话,正哭得稀里哗啦的林幼薇破涕为笑,说道:“你终于醒了!还以为你就这样一命归西了呢!”</p>

    “我去倒水。”她嘴上没好话其实也挺关心我的,立马起身找了个印着卡通图案的杯子,提起角落里的水壶,给我倒了杯水。</p>

    喝了口水,恢复知觉的我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p>

    揭开被子,看了眼左肩,上面缠满了绷带,却依旧可遇看到鲜血从里面溢出来的痕迹。</p>

    “喂,你们不送我去医院的?”我很无语。</p>

    里面的子弹明显没取出来,不然的话也不会一直往外渗血了。</p>

    林幼薇说道:“你受的是枪伤,小诊所医生不敢给你治疗,要不是我们跑得快,差点要报警了呢。”</p>

    之前我跟林幼薇在一起的时候都在躲避警察,如果我是通缉犯,她这么做倒是正确的,中国是枪支管制国家,每一个从业的医生遇到枪伤的伤者都必须报警,我想了想,虽然我并没有犯罪,宁轻舞是我的证人,不过不管怎么说我离开监狱是违反规定的,如果去医院会给柳监她们惹麻烦。</p>

    于是我对林幼薇说:“给我找一些东西,剪刀、夹子、还有酒精等等。”</p>

    林幼薇把这些东西给我找来了,看着我的动作说:“你想自己把子弹取出来?”</p>

    我点点头说:“是的,我自己就是医生,我可以自己做的。”</p>

    宁轻舞说:“可是,没有麻醉会很疼的。”</p>

    我淡淡一笑,我当然知道会很疼,可是为了不让柳监她们受到牵连,我只能这么做,我说:“你们两个当我的助手,轻舞给我灯光,幼薇给我镜子。”</p>

    她们慌不迭地照做,那神态比我还紧张,我深吸了一口气,其实我也是蛮紧张的,这些年不知道给别人做过多少次手术了,给自己做还是头一回。</p>

    我解开绷带,发现伤口已经没有出血了,但是血肉淋漓的很是可怖,如果不及时处理伤口就会溃烂发炎,我拿起酒精瓶到了一点上去。</p>

    “嘶!”</p>

    强烈的疼痛感机会让我全身麻痹,缓了一会儿我叫林幼薇拿了一个毛巾给我咬住,然后用剪刀割开我的皮肉,创口太小取不出子弹,在这期间我的手是颤抖的,如果是给别的病人做手术,这是及其不合格的行为,不过给自己做那就不计较了。</p>

    我发现林幼薇和宁轻舞这两位助手的手也在颤抖,我吐出毛巾对她们笑了笑,说:“第一次看医生做手术吧!我第一次看的时候也是这样的。”</p>

    然后我用镊子夹住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拔出来,接着手一松,那个东西掉在地上发出哐当的清脆声,正是一个子弹头。</p>

    我舒了一口气,不过现在还不是庆功的时候,手术刀这里只不过完成了一半,我说了一声:“给我擦汗。”</p>

    她们两个人都用自己的衣袖擦拭我的脸颊,林幼薇穿的是短袖,干脆掀起裙子来给我擦。</p>

    我无语了,旁边不是有毛巾么?非要这样才显示对我的关爱之情?不过我觉得这样也不错,我看见了裙子下面的风景,在这种时候让我分分神也是好的,瞬间感觉没那么疼了。</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