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子监狱男医生 第一百五十九章我们不是很熟

时间:2017-12-23作者:横刀

    第一百五十九章我们不是很熟</p>

    我想起来了,在表演会的后台,付思彤装作不认识我,我就跟她握手的时候用力捏了她的小手,还在她的手掌心轻轻挠了一下,如果那次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话,那么我的行为的确是很轻佻,可那是第二次见面了好不好,在前一天的时候我已经把她全身上下都摸了一个遍好不好。</p>

    看来她是真对我生气了,我伸手搂住她,说:“我知道好多天没来找你是我不对,但我真的很忙,你知道我有钱,但你知道我的钱是怎么来的吗?是我努力工作赚来的。”</p>

    她一把挣脱我的手,表情激动地说:“林医生,我一直认为以你的身份地位不至于像一个无赖纠缠我,我警告你,就算你再有钱也不能胡作非为,我跟你并不熟,请你不要对我用这种超越礼仪的动作。”</p>

    我恼火了,小娘们有点脾气能理解,但翻脸不认人就过分了,我黑着脸退后几步上了车,看见她的表情松了下来,然后看都不看我一眼,摇摇晃晃走向自己家,而我待在车上很是郁闷,感觉她对我的态度很是奇怪,就像是双重人格,腻着我的时候就像是服务周到的女奴,只要给她钱,她什么都愿意给我,可是当她是文工团的演员时,她就是高冷孤傲的雪莲花,只能远观不能亵玩,难道是两个人?</p>

    这不可能啊!哪有两个人如此酷似的,况且她身上穿的白色连衣裙我可不会认错,专卖店的导购员还说是限量版的,保证不会撞衫。</p>

    此时忽然短信来了,是她的回复:“壕哥哥,对不起,我保证下次不会再犯这种错误了,请你原谅我,你快点来家门口把我带走吧!”</p>

    我长舒了一口气,这个调皮的丫头,我真想回复说:你这么爱演戏,哥哥不跟你玩了。不过想想她今天清冷高贵的样子,的确是更能撩拨我的心弦,于是就原谅她了,我下了车看见她扶在家门口的墙上,一只手拿着手机好像想要打电话。</p>

    我走过去,说:“知道自己错了?我告诉你,不能再有下次了,不然我可不会再原谅你了。”</p>

    她此时似乎是酒劲上头了,身躯在摇晃,眼神很迷离,说:“帮我打个电话给我姐姐,我找不到钥匙开门了,可我找不到姐姐的号码。”</p>

    我莞尔一笑,到现在还在嘴硬,我把她的手机装进兜里,然后一个公主抱把她抱起来,走到车边轻轻放在后座,而她乖巧得像只绵羊,我上了车向后一看,她竟然睡着了。</p>

    刚才在宴席上喝的都是白酒,我不知道她的酒量如何,如果是一般女孩子的话,能撑到这里算是不错了,我开着车把睡美人带到我入住的酒店,因为我是常客,酒店前台的妹子见怪不怪了,反而用暧昧的口吻跟我说:“林医生,其实我们酒店里也有特殊服务的,一般人我不告诉他。”</p>

    我笑了笑,对她说:“如果是你给我服务的话,我可以考虑考虑。”</p>

    那小姑娘的脸红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啐了一口,说:“你又拿我寻开心了,我可是正经人家,不做那种服务的。”</p>

    我搂着付思彤上楼进了房间,她睡得很沉,基本上是我抱着上来的,把她放在床上,跟着我也上了床,睡着了也好,就用不着什么前戏了,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不过整个过程我感觉有点异样,好像,好像跟以前不是同一个人似的,不过我当时并没有太在意,以为是几天没见有了新鲜感。</p>

    途中我的手机和她的手机都响了几次,我并没有理会,天大的事情等完事了再说,良久之后,我把她抱在怀里,有一种捡到了宝贝的感觉,在她身上砸了三十万真是超值,而她现在也并没有醒来,醉得厉害,刚才的过程中没有抵抗也没有配合,不过我知道她是有反应的,从床单就可以看出来,我低头看了看床单,忽然懵逼了,因为我看见了新鲜的,刚出炉的斑斑落红。</p>

    这是什么情况?医学史上倒是说过有多次落红的女子,但现实中遇见的概率低得可怜,我不由得一颗心沉了下来,结合之前的种种怀疑,难道是两个人?小莲和付思彤并不是同一个人?</p>

    世界上的人类千千万,容貌身材俱都相同的很罕见,但有一种情况是例外,那就是双胞胎。</p>

    付思彤第一次见我的时候不认识我,第二次见我的时候跟我不熟,原来她并不是装的,而我先入为主以为她在演戏,我的脸都绿了,因为我犯罪了。</p>

    监狱里经常会进行普法教育,所以坐过牢的人的法律知识比普通人更知道一些,许多人的常识以为上了一个喝醉酒的女人没事,实际上这就是强奸罪,违背妇女意愿,使用暴力、胁迫和其他手段与妇女发生性行为的都是强奸罪,这里的其他手段就包括了把妇女灌醉的手段。</p>

    以前泡妞的时候经常跟小伙伴们商量把哪个美女灌醉了好方便行事,实际上我们的行为就是犯法的,如果被灌醉的美女报警追究的话,一个强奸罪跑不了的。</p>

    为了证实我的猜测,我拿起了手机翻看,果然有小莲的未接电话以及短信:“壕哥哥,我化好妆从楼上下来的时候看见你的车开走了,是不是我让你等太久了,你生气了?”</p>

    “壕哥哥,我猜想你不会那么小气生我的气的,我猜想你一定是突然间有急事,本来想打电话给你的,但知道你在开车,所以就没打,我是不是很善解人意?嘻嘻!”</p>

    我叹了口气,这丫头自作聪明,要是刚才打个电话来,那么事情就不会发生了,现在怎么办?我只好给小莲拨打电话。</p>

    她兴奋地说:“壕哥哥,我就知道你没有生我的气,你刚才是在忙吗?”</p>

    我苦笑着说:“是在忙,你自己坐出租车来我这里好不好,就是上次住的酒店。”</p>

    她说:“遵命,我马上就出门。”</p>

    </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