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子监狱男医生 第一百五十一章最美味的饮料

时间:2017-12-23作者:横刀

    第一百五十一章最美味的饮料</p>

    白雪说:“可是麻醉药有时间限制的,如果我们推迟手术,等下正在手术过程中病人的麻醉效果过了怎么办?”</p>

    这是个大问题,如果麻醉药效消失了,而我们还在她的身上动刀子,那可是酷刑了,这时李亚楠说话了,她说:“用不着吸奶器,你们张嘴把我的奶水吸干不就行了?”</p>

    我:……</p>

    白雪:……</p>

    李亚楠说:“我知道让你们大人吃奶很不好,可这也是为了我的手术顺利嘛,求求你们了。”</p>

    白雪推了我一下,说:“这种情况,你上比较适合。”</p>

    我欲哭无泪,虽然她是我的助手,还是我的学生,可命令她去吸别的女人的奶水,的确太过分了,我只好俯下身子,张开嘴巴……</p>

    这事挺难为情的,不过事后我砸吧砸吧嘴巴,心想难怪提倡母乳喂养,母乳是孩子最好的食物,我对白雪说:“你做好准备工作,我把另一边也吸干,免得溢出来弄得乱七八糟的。”</p>

    总是说吃奶的力气就是用了最大的力气,不过那是对于婴儿来说,其实我要说,吃奶并不是很艰难的事情,反而是一件轻松愉快的事情,人世间最美味的饮料莫过于此。</p>

    之后的手术就很顺利了,我的手艺当然是没得说的,李亚楠脸颊上的胎记完全不见了,由于选择取皮的部位肤色一致,不仔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出有区别。</p>

    不过不要以为这样就是手术成功了,皮肤移植的关键在于新皮肤能不能存活,这取决于皮肤里面的毛细血管能不能正常供血,如果不能的话,那么移植过去的皮肤就换变黑,甚至坏死脱落,那可真是美容变毁容了,据统计,在医学上最频繁出现医疗事故的就是整容行业。</p>

    白雪给李亚楠的脸上缠上了绷带,送去了病房,李亚楠得住下来,每隔两天我也必须对她进行检查,这项手术比较麻烦的是售后服务。</p>

    我去更衣室换衣服的时候,白雪板着小脸走过来,我知道她又吃醋了,轻轻捏了捏她的小鼻子,说:“小醋坛子,刚才我不是没办法嘛!叫你吸,你又不愿意。”</p>

    她娇嗔道:“影响取皮部位的是左边,你吸干了也就行了,为什么连右边的也给她吸干了,老实交代,是不是吸得过瘾。”</p>

    我不怀好意地盯着她,说:“我还没有吸过瘾呢!今天晚上我要吸个过瘾。”</p>

    她双手捂胸,娇嗔道:“你休想,况且我有没有生孩子,你就算吸也吸不出奶水来。”</p>

    其实我知道她并不是真的拒绝,女人天生有母性,男人是永远长不大的孩子,一需一求之下,吸,就是最重要的前戏。</p>

    以前我看见新闻上说有钱成年人雇请奶娘喂养母乳,觉得很荒唐,现在才知道一点儿都不荒唐,甚至,我有一种想要把李亚楠发展成奶娘的想法。</p>

    第二天我去病房给李亚楠检查,病房里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挺热闹的,她的老公和孩子都在,而她正在给孩子喂奶,见我进来也毫不在意。</p>

    女人这个生物是个矛盾体,当姑娘的时候把**看得很宝贵,穿衣服的时候露出一点沟壑都要考虑半天,然而生了孩子当母亲的时候,就算当着外人给孩子喂奶也毫不在意,当然了,因为我是医生,李亚楠也许并没有把我当成外人。</p>

    她的老公看上去是个老实人,身材矮小,老实说有点配不上李亚楠,我跟他握了握手,他不住地对我感谢。</p>

    我看了看坐躺在病床上的李亚楠,白白的纱布包裹住了她的脸颊,我相信当她拆掉这些纱布的时候能够让她老公大吃一惊,我的目光下移看见了一片雪白,一个可爱的小婴儿吸得正欢,我说:“孩子真可爱,奶水够吃吗?”</p>

    李亚楠说:“太够吃了,小家伙食量小,每天都要用吸奶器吸出来很多浪费掉。”</p>

    我看了看那片雪白,规模挺大的,我亲自体验过了,奶水充足,我说:“浪费掉?你老公不吃?”</p>

    她的脖子刷一下就红透了,脸上缠了纱布看不见,想必也是红透了,看来是想起了那天做手术时的情景,她老公嘿嘿笑道:“大人怎么能吃那东西呢!”</p>

    我叹了口气:这真是一个不懂情调的男人,看着孩子似乎已经吃饱了,小嘴吐出了那一点嫣红,好像打了个饱嗝,我们都笑了,李亚楠这时才从从容容地把那片雪白和一点嫣红塞进衣服里。</p>

    我对她老公说:“我要检查一下,麻烦你是在外面等一下,或者去哪里逛一逛。”</p>

    他抱起了孩子,说:“那我带孩子在门外等,需要多久?”</p>

    我说:“或许十分钟,或许半个小时。”</p>

    李亚楠说:“老马,你带孩子回一趟家,给我从家里带一瓶洗手液,我用不惯这里的。”</p>

    老马说道:“好嘞,那我就回家一趟,麻烦林医生了。”</p>

    他们走后,我去把门关上,上了锁,走到病床前,说:“感觉怎么样?”</p>

    她说:“移植的部位有点痒,我也是医生,我知道是正常的。”</p>

    我呵呵一笑,说:“虽然你也是医生,但需要我这个医生给你检查了才算数。”</p>

    我拆开她脸上的纱布,说:“我赞同你的观点,很正常,不过为了你的花容月貌着想,这三周我都要进行检查,因为这三周是新皮肤在你脸上融合的关键时间。”</p>

    她充满期待地说:“三周以后我脸上的胎记真的会不见了吗?”</p>

    我说:“你不相信我的医术?”</p>

    她连忙说:“不不不,我完全相信你的医术,你在医学界享有盛名,能够得到让你做手术的机会,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气。”</p>

    我笑了笑,说:“把衣服脱掉。”</p>

    她楞了一下,脖子又开始红了,看表情似乎在犹豫,终于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好像作出了决定,小声说:“既然你这么想吸,那我给你吸就是了,反正我宝宝吃饱了,浪费也是浪费了。”</p>

    我也楞了一下,说:“吸什么?我叫你脱衣服,是因为你的腋下有取皮部位,虽然那里比较不重要,但我也得检查一下呀!”</p>

    她这下尴尬了,说:“你,你不是想吃奶?”</p>

    我心里荡了一下,说:“既然你说了不能浪费,那我就勉为其难帮你一下就是了。”</p>

    她吃吃笑着,粉拳在我胸膛上轻轻锤了一下,说:“坏人,我还以为是我自作多情了,尴尬死我了。”</p>

    我嘿嘿一笑,俯下了身子……,取皮部位真的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口干舌燥,先吸一口最美味的饮料解解渴,等我吃饱喝足了再说别的事情。</p>

    几分钟之后,李亚楠说:“别吸了,早就已经吸空了。”</p>

    我口齿不清说:“空了吗?我换一个吸,也许那个已经有了呢!”</p>

    她吃吃笑道:“真是个贪嘴的大婴儿。”</p>

    我一边吸着一边跟她聊天,说:“你这个老马有点锉啊!不是我挑拨离间啊!我觉得你们不是很般配。”</p>

    她叹气说:“什么般配不般配的,就我脸上的胎记,还有人说我配不上他呢!”</p>

    我说:“等你脸上的纱布拆掉之后,所有人都会说他配不上你了。”</p>

    她幽幽地说:“那又怎么办?孩子都有了,就算他配不上我,那也只能凑合着过了。”</p>

    我无语,她说的也对,算是老马捡到宝了。大概半小时之后,老马回来了,他手里拿着一瓶洗手液,嘴里嘟囔说:“老婆,我们家的洗手液跟医院里的洗手液是同一个牌子的呀!”</p>

    李亚楠说:“是同一个牌子吗?可能是我的心理作用吧!我就觉着自己家的洗手液好用。”</p>

    我此时正在写检查记录,随口说:“对,有时候的确是看感觉的。”</p>

    老马对我说:“林医生,检查完了吧!情况怎么样?”</p>

    我放下笔站了起来,说:“情况良好,那我走了,对了,忘记跟你们交代一下,这三周的时间里不能行房事。”</p>

    老马连连点头说:“好的,我知道了,再说看着她满脸纱布的样子,我也没这个兴趣呀!跟个木乃伊似的。”</p>

    李亚楠咬牙切齿说道:“老马,你给我滚。”</p>

    老马说:“我不滚,我得留下来照顾你。”</p>

    李亚楠说:“滚,我不需要你照顾。”</p>

    ……</p>

    我叹了口气,虽然我觉得老马配不上李亚楠,但宁毁十座庙不拆一段缘,我跟李亚楠的关系最好是止步于此,顶多就是个奶妈,不能发展成为情人了。</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