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子监狱男医生 第八十三章喊冤的女囚

时间:2017-12-23作者:横刀

    第八十三章喊冤的女囚</p>

    我捏了捏刘欣怡的小鼻子,说:“你这个当表嫂的,是不是应该照顾一下表妹的生意啊!”</p>

    她爽快说:“当然要照顾表妹了,我现在马上把我的小姐妹们喊过来买衣服,必须人手一套,不打折。”</p>

    我呵呵一笑,不想跟她的小姐妹们碰面,借口说监狱里有事要早点回去,回去的路上,我对肖美碧算是放心了,有刘欣怡照应着,安全有保障,店里的生意也是有保障,就是我会亏欠美少女多一些,这笔债以后不知道怎么偿还。</p>

    回到女监,在医务室门口看见秦岚在外面走来走去,见了我赶紧迎上来,说:“你回来啦!我等你很久了呢!”</p>

    我笑了笑说:“不是说好不在一起了么,我可不想当第三者。”</p>

    她幽怨地看我,说:“你没必要嫌弃我,虽然我答应了做毛健雄的女朋友,但我很矜持的,我跟他说好了要等洞房花烛夜才能碰我。”</p>

    我抹了一把额头,这个女人心计够深的,在男朋友面前装得很纯洁,实际上早就跟情人什么姿势都试过了,我不由得为毛健雄感到悲哀,不过毛健雄也不是什么好鸟,一边追求美女同事,一边控制不住下半身去招妓,这种人不值得同情,而且他还对方致雅贼心不死,就该狠狠绿他,让他从头到脚都长满绿毛,我说:“那么你需要做一个膜修复手术。”</p>

    她期待地说:“你是最好的医生,你会不会做这个手术?”</p>

    我曾经在整容科呆了整整一年,这个手术也属于整容手术的一个类型,自然是会做了,而且这个手术属于外科手术,就是把破裂的那一层肉膜用针线仔细缝合起来恢复原样,我是个手术精湛的外科大夫,这种细致活儿自然是难不住我,我笑了笑说:“愿意为你效劳。”</p>

    她在我胸膛上轻轻擂了一拳,娇嗔道:“那就好,省得我出一笔冤枉钱,你弄破的还是你负责给我修补好。”</p>

    我跟她有一种狼狈为奸的感觉,不过想想受害者是毛健雄这个敢于威胁我的人,我的负罪感顿时就烟消云散,我说:“什么时候给你做手术?在医务室就可以做。”</p>

    她媚眼如丝,说:“不着急,等他买了钻戒向我求婚,在结婚前一天做还来得及,在此之前,你还可以负责破坏。”</p>

    我抹了一把额头,想不到她比我更狠,不过我同意她的这个要求,说:“行,趁着现在还早,我们可以去你的宿舍。”</p>

    她忽然说:“哎呀!都忘了跟你说正事,我今天来找你可不是说这事的,我送一个犯人过来让你检查身体。”</p>

    原来是有正事,我说:“什么关系户需要你这个监区长亲自送来啊!”</p>

    她说:“倒不是什么关系户,那家伙刚进来没几天的,一直吵着是冤枉的,被狱头痛打了一顿还不服软,我倒是心软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了,就把她送来让你检查一下。”</p>

    她眼睛里充满了暧昧,说:“算是便宜你了,那个囚犯的罪名是卖淫时实施抢劫杀人,现在她吵着说没卖淫,她还是个处女。”</p>

    “哦?”我不由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说:“竟然有这种事情,我们进去看看。”</p>

    秦岚送来的女囚名叫谢咏诗,很年轻很漂亮,就是看上去有点傻白甜的样子,她知道我是医生之后,跪在我面前说:“医生,我真的不是卖淫女,求您给我证明,我是处女。”</p>

    经过仔细询问,原来她倒不是对于自己进了监狱喊冤,她承认抢劫杀人的罪行,但不承认是在卖淫的时候抢劫杀人的,我通过了解,女监的犯人普遍对卖淫女比较轻视,就如男监里面的强奸犯地位最低一样,都是最令人不齿的。</p>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跟她聊了起来,谢咏诗出生于洞庭湖畔某县城,今年高考落榜,令她情绪低落到极点。这时,从前玩得好的同学王玲玲遇到了她:“哎!这不是咏诗吗?一年多没见面了,考上哪所大学啦?”</p>

    “唉……”谢咏诗口未开,泪先流。王玲玲看到她这模样,已明白了几分。“你呀,真是傻到了家,现在的大学不包分配,读完大学还不是到处找工作,我正好明天要去南方谈笔生意,你跟我去玩几天,散散心,解解闷再回来,一切费用我包了。”</p>

    来到南方某城市,玲玲浑身珠光宝气,打扮得像贵妇人,整天拉着她出入于高级酒家、宾馆,进舞池、下馆子、坐的士……一种前所未有的生活展现在她眼前。有时玲玲单独外出,深夜不归,说是谈生意。她跟着玲玲的这些天,意识到有一种潜在的危机。有什么办法呢?她的吃、穿、住、玩全是玲玲提供,她离不开玲玲。</p>

    一天深夜,玲玲不知从什么地方回到宾馆,拉着她的手问:“你跟男人干过那事吗?”咏诗见玲玲问得突然,心里很不舒服,又不便发作,只是不快地说:“你尽胡说,我连恋爱都没谈过哩。”玲玲兴奋不已,一把抱住咏诗:“好!好!你真是个好妹妹,你是有福的人啊!”</p>

    原来,玲玲勾上了一个60来岁的老板,没多久这个老色鬼对玲玲失去了兴趣,觉得熟透了的桃子没味道,想搞个黄花闺女见见红。请玲玲帮忙物色一个,并给了笔酬金,还许愿事成后再重谢,玲玲觉得咏诗最合适,可又不便向咏诗明说。</p>

    玲玲拉着咏诗的手说:“我们来这里后,几笔生意都未谈成。我的钱不多了,连回家的路费都有困难,我们还是干点事吧!”“我能干什么呢?”咏诗露出难色。“我已帮你找了工作,干得好一天就是几百元,就看你干不干。”</p>

    玲玲说,她认识的那个粟老板,总公司在香港,台湾、澳门及内地一些大城市都设有分公司,很有钱,急聘一个秘书,工作轻松,待遇优厚,只是要工作到很晚才能离开。咏诗虽有顾虑,但一想到待遇优厚,就勉强答应试试看。</p>

    </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