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子监狱男医生 第七十六章监区长秦岚

时间:2017-12-23作者:横刀

    第七十六章监区长秦岚</p>

    毛健雄认为打击到我就不再跟我说话,而我既然看清了他的真面目,也没必要跟他套近乎,算是不欢而散吧!甚至算是跟他结下了仇,从这次交谈中我感觉他这个人没意思,配不上方致雅甚至配不上秦岚,因此我决定不但不帮忙,而且还要帮倒忙。</p>

    两辆车在一家酒店门口停下,毛健雄殷勤地跑去给方致雅开车门,方致雅却不给他机会,车一停就自行开门下了车,他只好绕过去给秦岚开门,秦岚姿态优雅地说了声谢谢。</p>

    方致雅一下车就走到我面前挽住我的手臂,说:“我们还是第一次到县城来吃饭吧!”</p>

    我说:“是第一次,以后有劳方大队多带我出来几次。”我故意要气一气毛健雄,亲昵地搂住了她的腰肢,她欣喜地看着我,跟着我走进了酒店。</p>

    我可以想象身后毛健雄对我射来嫉恨的眼神,不过我对他并不忌惮,一来他仅是跟方致雅平级,二来我真正的王牌靠山是柳监,虽然还没有跟柳监真正到最后一步,但我相信她不会坐视我在男监受苦。</p>

    我们在预定的包厢坐好,上酒上菜,在两位美女面前,毛健雄倒是没什么对我敌对的言行举止,反而状似亲热地跟我碰杯喝酒,我也不动声色,既来之则安之,看他有什么花招。</p>

    喝酒就是聊天,毛健雄看了我一眼,说:“监狱里的犯人呀真是坏透了,最近我们男监收了一个,你们猜猜坏到什么程度了,丧尽天良的强奸犯,连自己的两个女儿都强奸,这种人我真想一枪毙了他。”</p>

    方致雅说:“监狱里嘛!当然是什么样的坏人都有,不过也有很冤的,我那女监就有一个,信用社的信贷员,给朋友办贷款的时候手续不全,结果朋友跑了,她不但要赔偿贷款还要坐牢。”</p>

    毛健雄说:“这样的人我们男监也有,而且还不少呢!有个老实人,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就是爱喝点小酒,有一次喝高了看见自家门口有一条黑狗吵人就一棍子下去打死了,正准备剥皮下锅呢!黑狗的主人报案了,你们猜怎么着,那条狗是纯种的德国黑贝,价值九万多,结果被判了五年。”</p>

    秦岚说:“我也知道一个这样的,三兄弟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遵纪守法勤劳实在,他们去做木材生意,相中了一棵大榆树,他们跟主家谈好了价钱,去林业局办好了采伐证,结果在砍树的时候,大榆树倒下来压死了个看热闹的人,于是三兄弟每人判刑一年。”</p>

    毛健雄说:“我们在座的就有一个这样的吧!听说林医生是顶替妹妹进来坐牢的?”</p>

    顶替坐牢这件事,以前我经常说,为的就是不想让别人认为我是个坏人,不过那次跟小美说的时候,她说我徇私枉法,没有让应该受惩罚的受到惩罚,对于受害人来说我其实是个坏人,之后我就再也没有把自己标榜为好人了,我说:“就算我是顶替坐牢的,也一点都不冤。”</p>

    我以为毛健雄要拿我的囚犯身份做文章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然而并没有,他话锋一转又开始聊别的话题,我有点奇怪,在车上我们不欢而散,他自然是应该抓住我的短处进行打击,接下来却是一副把酒言欢的样子。</p>

    我冷眼旁观,发现这个毛健雄挺会说话的,常常三言两语就把两个女生逗得咯咯大笑,我看得出来那个秦岚对他蛮有好感的,而他也对秦岚表示出仰慕的意思,让我一度怀疑他在车上对我说的话是不是真的。</p>

    宴席结束之后,由于大家都喝了酒而且回监狱路途遥远,按照原先的计划分别在酒店里开房休息,我喝得有点晕,一进房就去浴室洗澡,还没洗完就听见有人敲门,我随便用浴巾围了一下,以为是方致雅想借着酒劲跟我突破关系,打开门一看却是一个陌生的漂亮女人,她娇滴滴地问:“先生,需要特殊服务么?”</p>

    我看着她,老实说以前我特看不起那些去嫖娼的男人,现在则是完全理解他们了,遇上这么一个长得挺漂亮的女人说要为你进行特殊服务,花点钱确实值得,当然了。理解归理解,我是不会身体力行加入嫖娼一族的,我说:“我不需要,旁边404房可能需要,你去敲门吧!”</p>

    那女人看着我的光膀子,娇媚地说:“帅哥哥,我就想要为你服务嘛!你就让我进去吧!价钱方面可以商量的嘛!”</p>

    我呵呵一笑,回身一甩门把她关在门外,开玩笑,我可是跟方致雅一起来的,就算这妓女是天仙下凡我也不能让她进房,我刚要上床,又传来了敲门声,我骂道:“你特么赖上我了是吧!劳资是警察,小心我把你抓回警局去。”</p>

    门外有人噗嗤一笑,说:“林医生,是我。”</p>

    听声音是秦岚,我抹了一把额头,说:“秦监区长?有事吗?”</p>

    她说:“快开门,我喝了酒睡不着想要跟你聊聊。”</p>

    我犹豫了,按说跟她也应该避嫌的,不过拒人于门外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再说我看她并不是不知检点的女生,于是穿好衣服开门让她进来,我说:“你睡不着可以去找方致雅聊天呀!”</p>

    她一屁股坐在唯一的椅子上,说:“她是我的上司,我跟她聊天不自在。”</p>

    我笑了笑,上下级之间有这种感觉不足为奇,我的手还放在门上,为该不该关门而犹豫,她说:“把门关上,小心隔墙有耳。”</p>

    我听从她的把门关上,反正我们只是聊聊天,光明磊落,我坐在床上说:“想要聊点什么?我可是有点头晕想睡觉呢!”</p>

    她的脸色暗淡,说:“我亲眼看见你赶走了那个妓女,而毛健雄却让她进去了。”</p>

    我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说:“不会吧!毛大队他可是公务员,公务员嫖娼可是要开除公职的。”</p>

    她说:“我亲眼所见能会是假的吗?他敢这么做自然是有底气的,县城警局里的领导都跟他有交情,还不至于抓到他的头上。”</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