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子监狱男医生 第六十九章把仇人践踏在脚下

时间:2017-12-23作者:横刀

    第六十九章把仇人践踏在脚下</p>

    我笑了笑,我本身不是喜欢拆散别人的,有句话说‘宁毁十座庙不拆一段缘’,可是那个刘管教实在是太招人恨了,作为狱警,你可以不对犯人如春风般温暖,也可以动作粗暴态度恶劣,但整日拿犯人来取乐,以践踏犯人的自尊为乐,这种行为简直就是变态。</p>

    我们到了男监医务室,我进去采集病人这几天的信息,张芳芳留在门外,我跟钟浩闲聊了几句之后,听见门外有人争吵的声音,出去一看,是刘管教在跟张芳芳争吵。</p>

    “芳芳,你要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无缘无故跟我分手,是我做错了什么吗?”</p>

    张芳芳说“没有为什么,就是觉得跟你不适合,我们好合好散吧!”</p>

    刘管教神情激动,说:“不,我不接受这个搪塞的说法,你必须告诉我真正的原因,让我死个明白。”</p>

    我走出去搂住张芳芳的腰肢,说:“刘管教,就让我来告诉你真实原因吧!你的女朋友现在是我的女人了。”</p>

    刘管教目呲欲裂,指着我对张芳芳说:“你就是为了这个犯人,这个人渣,为了他抛弃我?”</p>

    张芳芳反身搂住我,说:“林医生不是人渣,他是好人,我不许你侮辱他。”</p>

    我对她的言行很满意,在她脸上亲了一下秀恩爱虐她的前男友,刘管教果然死死捏着拳头一副很想打扁我的样子,我指着他说:“我给你一个报仇的机会,跟我公平打一场。”</p>

    他吼道:“好,我们今天就打一场,输的人就自动退出,不许再碰张芳芳一个手指头。”</p>

    我摇头说:“我不会答应你这个不公平的赌注,她已经是我的人了,不管输赢都是我的人,你抢不回去。”说完我又在张芳芳脸上亲了一下。</p>

    他像一头狂怒的野兽,吼道:“那就签下生死状,不死不休。”</p>

    我还是摇头说:“亏你还是狱警,连法律都不懂,还签什么生死状,你以为是古代啊!这样吧!医药费自付。”</p>

    他迫不及待地说:“跟我走。”</p>

    他引我们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如小学生打架那般,到偏僻的地方打,不会被老师知道。</p>

    他捏着拳头死死瞪着我,说:“可以开始了吗?”</p>

    我对张芳芳说:“亲爱的,给我一个鼓励。”</p>

    她嘟着小嘴给我一个吻,我搂住她来了一个湿吻,刘管教暴跳如雷,挥着拳头冲上来,我推开张芳芳迎上去跟他战成一团。</p>

    这个刘管教,我不但要抢夺他的女朋友还想要狠狠揍他一顿,经过这段时间被文静地狱模式的训练,我对自己的身手有信心,不过刘管教可不是女监的女狱警,论块头体力不在我之下,我得拿出十二分精神才能战胜他。</p>

    战斗之前我故意跟张芳芳秀恩爱虐狗,让他这位带了绿帽子的前男友暴跳如雷,一上来就使尽十二分的力气恨不得把我一招ko,我采取游斗的方式消耗他的体力,几个回合之后,我开始反击,拳如雨腿如鞭打在他身上,嘴里说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道:“当你在我身上找乐子的时候没想到会有这一天吧!现在我就教会你一个道理,不要看轻每一个人,即使是低贱的囚犯,因为说不定有一天,这个囚犯能把你践踏在脚下。”</p>

    我不知在他身上打了多少拳踢了多少腿,他终于倒下了,弓着身子抱着头惨叫,我也打累了,对张芳芳招了招手,她乖巧地走过来,看见了前男友的惨状,心有不忍,我把她抱在怀里,对死狗一般的刘管教说:“还要告诉你一件事,你跟她交往了这么久,她居然还是个处女,你也未免太逊了吧!也未免太便宜我了吧!”</p>

    他在地上用拳头捶地,嘴里发出野兽临死前的嚎叫声,我哈哈一笑,搂着张芳芳扬长而去。</p>

    张芳芳脸色发白眼眶含泪,说:“你是不是因为想报复他才跟我好的?”</p>

    我看着她说:“刚开始跟你好的时候我确实是这个想法,不过跟你好了之后我就发现我喜欢上你了。”</p>

    她破涕为笑,说:“真的吗?你现在真的喜欢我了吗?”</p>

    我莞尔一笑说:“当然了,你要是不相信,等下我们还是去健身室,我会让你相信的。”</p>

    她小脸一红,说:“那地方很容易被人撞见,你想要证明的话,就去我的宿舍吧!”</p>

    呵呵,小姑娘这么容易相信我,自然是因为涉世未深,还有一个原因是我从小魔女身上巧取豪夺的魅术吧!借助于魅术,我才能轻易地把她从刘管教手里抢夺过来,才能让她甘愿为我做任何事情,我觉得,我的魅术应该达到了一级水准,能够让一个不相干的女孩对我一见钟情。</p>

    回到男监医务室,钟浩说:“老大,你可以啊!看起来你打赢了。”</p>

    我得意地说:“那当然了,你老大我文能泡妞武能打架,我估计等我走之后,那家伙就会过来找你医治伤口了。”</p>

    他表情猥琐地说:“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以前敢欺负我老大,我会给他开几副猛药,让他生不如死。”</p>

    我打了个寒颤,要是他故意拿错了药,那个家伙的伤势自然会更加严重,我说:“揍归揍,但是我们作为医生还是要讲究职业道德的,可别弄成医疗事故。”</p>

    他洒脱地说:“没事,我干这种事情不是一次两次了,不会被人抓住把柄的。”</p>

    我莞尔一笑,我这个小弟可是从来都没有医德的,也罢,只要他有把握,那就随他去了。</p>

    拿到了手术病人这段时间的体检数据,一切都良好,我不由心情大好,离开男监回到女监,我遵守诺言跟随张芳芳去了一趟女狱警的宿舍。</p>

    狱警们的住宿条件比我都不如,我好歹独自占了一个休息间,张芳芳的宿舍里有两张床,显然是两个人合住一间房,我坐在张芳芳的小床上,说:“如果你的室友回来了怎么办?”</p>

    她说:“不会的,大上午的这个时候在上班呢!”</p>

    我说:“那就好,不过总有一种当小偷偷东西的感觉。”</p>

    她吃吃笑道:“就像是偷情。”</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