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子监狱男医生 第六十六章误推女学生

时间:2017-12-23作者:横刀

    第六十六章误推女学生</p>

    宴席散后,回监狱的路上,我和柳监坐在后座,她没有谈及宴席上的话题,我也没有问,在她面前我要跟文静学习,少说话多做事,领导喜欢的都是这种人。</p>

    她似乎有些累,闭上眼睛假寐,把螓首靠在我的肩膀上,我看了看前面开车的文静,后视镜的反射点不在这里,又确定了她不会回头看我们,于是我大着胆子把柳监搂在怀里,这应该是我第一次对她主动,我感觉到她的身子僵了一下,幸好随即软了下来,倦在我的怀里,我也不敢再有大胆的动作,就这么轻轻地搂着她,一直到下车的时候。</p>

    又过了几天,我期待的进口猪到了,活蹦乱跳的直接送到男监的医务室去了,我交代钟浩好生伺候,把手术时间定在第二天上午,然后我用方致雅办公室的电话通知白雪明天来一趟,给我当助手。</p>

    明天的手术是大手术,我不知道国内别的医生有没有做过,但我知道并没有手术成功的案例,而我自从去年参加了乔治教授的学术讲座之后确实是非常感兴趣,我认真看过乔治教授研究实验中的所有手术案例,无论是成功的还是失败的,我全都看过好几遍,对于手术方案也有了自己的想法。</p>

    我很感激乔治教授,如果我明天的手术能够成功的话,那么我的荣耀就是站在他的肩膀上获得的。</p>

    第二天一大早,我到了男监医务室的时候,白雪已经如约而至,她抑制不住狂热的兴奋,如果把医术比喻成武术的话,那些致力于提高医术的医生就是武痴,对于全新的医学技术有着狂热的兴趣,当然了,我也是属于这类的武痴,要不然也不会提出这么疯狂的方案了。</p>

    钟浩作为这个方案的决策人和负责人,他倒不是武痴,就是觉得好玩罢了,为了他心中的正义感,为了让强奸幼女的人渣多活几年多受罪,不惜自己扛下责任,在这一点上我对他还是蛮敬佩的,他虽然是个极度猥琐非常没有医德的菜鸟狱医,但我喜欢他。</p>

    白雪还带了一套手术要用的器材设备过来,医务室的条件肯定不如医院的手术室,但这项手术是秘密进行的,迄今为止只有我们三个医生知道,当然了,病人也知道,但他没机会跟别人讲。</p>

    手术室是用了一个小病房,消毒干净,我们把犯人和一头猪分别推了进去,都已经打了麻醉,一人一猪都悄无声息,我们做好详细分工,我负责给犯人开膛破肚取出癌变的肺,白雪负责给活猪开膛破肚取出健康的猪肺,然后协助我进行移植,而菜鸟医生钟浩则是负责全程录像,手术录像就是乔治教授需要的第一手资料,我答应过他无论手术成败都要拷贝一份给他。</p>

    我们做好准备之后,我跟白雪对视一眼,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然后开始手术,手术过程的血腥场面无需详细述说,需要说的只是结果,成功或者失败,当我把猪肺移植完成之后,决定成败的一刻到了,我紧张地看着心电图脑电波等设备。</p>

    “嘀嘀嘀”</p>

    “嘀嘀嘀”</p>

    没有发现排斥现象,犯人的身体指标一切正常,我暗暗捏了一把拳头,然后进行合胸手术,一切都做完之后,指标仍然一切正常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我对他们两个说:“手术成功。”</p>

    他们欢呼雀跃,我平静地说:“先别高兴得太早,还需要观看二十四小时之内会不会产生排斥反应。”</p>

    他们垂头丧气,我又说:“即使是二十四小时内产生了排斥反应,我们今天的手术也足以在中国的医学史上流芳百世。”</p>

    他们又喜开颜笑,我接着说:“可是我们的手术有违人道主义,如果捅出去的话,也许会吃上官司。”</p>

    钟浩抓着自己的头发说:“老大,求求你一次性把话说完好不好,听你说的这一句一句的,我的心情就好像过山车一样大起大落,我快要成神经病了。”</p>

    白雪也用娇媚的眼睛看我,说:“老师是故意的,真坏。”</p>

    我呵呵笑道:“现在算是全部说完了,是惊是喜全看你们怎么判断。”</p>

    接下来我们唯有等待,我们精心照料着病人,二十四小时分班次盯着病人的数据看,我让白雪回去,她死也不愿意,说是要见证奇迹。</p>

    接下来一整天都是情况良好,没有发生任何排斥现象,到了晚上,钟浩自告奋勇要值夜班,对我挤眉弄眼的说让我带白雪去休息,我呵呵一笑,在他耳边小声说:“我这个学生早已是我的人了。”</p>

    他对我伸出大拇指点赞,眼睛里完全是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我莞尔一笑,领着白雪去找地方睡觉,男监医务室的医生休息室被钟浩弄得乌烟瘴气的,缺少女人打理的房间就是这样,我清理了一个小病房,换上了干净的被褥当做休息室。</p>

    白雪见我忙碌着,说道:“谢谢老师。”</p>

    我说:“谢什么,又不是给你一个人睡的,我才不去钟浩那个房间里睡呢!”</p>

    她睁大眼睛说:“老师你,你也要在这里睡?”</p>

    我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说:“是啊!难道你嫌弃我?”</p>

    她小脸红透了,小声说:“老师对我那么好,我怎么会嫌弃老师呢!”</p>

    我呵呵一笑,这丫头有啥好害羞的?上次趁我喝醉了把我推倒的时候怎么就一点都不害羞呢?我弄好了被褥,躺在床上对她张开了双手,说:“来,到老师怀里来。”</p>

    她扭扭捏捏走到床边,不敢上床,我抓住她的小手用力一拉,她惊叫一声,整个人倒入了我的怀抱,我捏着她的小脸说:“说老实话,你想不想老师?”</p>

    她看了我一眼没说话,轻轻点了一下头。</p>

    我哈哈一笑,张开大口向她的小嘴唇咬去,一双手不安分地给她脱衣服……</p>

    其实我也是想她了,在县城酒店的那个晚上,她的狂野奔放让我难以忘怀,不过奇怪的是她现在表现得像个未经人事的羞涩少女,我笑了笑,也许她的性格是多面性,也许是她今天没喝酒,只有喝醉了,她才会像那晚一样狂野奔放。</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