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子监狱男医生 第五十九章喝醉被逆推

时间:2017-12-23作者:横刀

    第五十九章喝醉被逆推</p>

    “叩叩……”敲门声坏了我们的好事,我把安琪儿抱在病床上,用被单盖住了全身,然后开门一看是穿着白大褂的白雪,她看看房门疑惑地说:“老师你果然在这里,这大白天的……”</p>

    我没有瞒她,说:“刚才我在给病人检查身体。”</p>

    她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安琪,说:“检查完了吗?我姑姑要请你吃饭。”</p>

    我皱了皱眉,白丹红那个疯女人,我有点怕她,说:“我可能没时间,今天要早点回去。”</p>

    她露出乞求的神色,说:“老师,看在我的面子上,去嘛!”</p>

    我最怕美女求我了,无奈地说:“好吧!你在门外等我。”</p>

    她脸上露出高兴的笑容,帮我轻轻关上了房门,我对安琪说:“你好好休息,我下次再来看你。”</p>

    安琪撅起小嘴,说:“每次来看我都是很快就走了,你是不是嫌弃我呀!”</p>

    我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说:“怎么可能,安琪儿可是万人迷,嫌弃谁也不能嫌弃你呀!你刚才也听到了,县长夫人邀请,我不能摆架子。”</p>

    她说:“我不管,你最起码得再陪我半个小时。”</p>

    我说:“白医生还在门外等着呢!要不我再陪你十分钟。”</p>

    她讨价还价:“最少二十分钟,时间不到我不放你走。”</p>

    我抹了一把额头,二十分钟就二十分钟,反正我是神医,有时候拿捏一下架子也是需要的,我掀开被单,说:“让我继续给你检查身体。”</p>

    ……</p>

    二十分钟后我开门出去,白雪有些焦躁不安地在门口走来走去,见了我,眼神里满满是幽怨,我装作没看到,说:“你姑姑真是客气,那我们现在就去吧!”</p>

    她把我带到一个最高档的酒店,白丹红和余县长已经在等着了,还有郭院长几位医院领导陪同,一番客套之后落座,上的是山珍海味喝的是茅台五粮液,我的酒量不大好,对于拿手术刀的医生来说,酗酒是大忌,不过今天我总算见识了劝酒的盛情难却,不知不觉中喝得有些过量了。</p>

    酒过三巡之后县长大人说还有个应酬先行告退了,白雪本来也想去病房看病人,但见我喝多了就留下来照顾我,那些喝得兴起的医院领导非要继续找我喝,还有白丹红,这疯女人的酒量很好,据说官场中人都是酒精锻炼出来的,酒量差的当不了大官。</p>

    我感觉有点晕了,提出要先告辞,他们不让我走,说我是主宾,我要是走了,那宴席就得散了,我无奈留下来跟他们有一杯没一杯的喝着,郭院长算是我的合作伙伴,今天做手术收的钱,他已经转账了五万给监狱的账户,所以我不好太落他的面子,可是喝着喝着我就醉了,只迷迷糊糊听白雪说要把我送到了楼上开一个房间休息。</p>

    进了房间我倒在床上就睡,可是我感觉有人在折腾着我不让我睡,我睁开眼看有点像白雪,说道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小雪你不在医院看着病人在这里干嘛?”</p>

    她一言不发,只顾着给我脱衣服,她的心思我完全明白,如果我清醒着当然会拒绝她,但我现在已经是迷迷糊糊了,我笑道:“你一个姑娘家也这么不矜持,还是我来主动点吧!”</p>

    我一个翻身扑在她的身上……</p>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抱着一个枕头,左右张望了一下没看见人,伸手揉了揉脑门,感觉还有点宿醉,不过精神状态不错,神清气爽,想起昨晚跟我折腾了半夜的白雪,笑骂道:“这丫头,看上去清清纯纯的,折腾起来真是要命,花样比我还多。”</p>

    她一定是早早起来去医院了,我一跃而起,眼睛在床单上瞄来瞄去,很遗憾,没有找到落红,我洒然一笑,说:“她能把我这个猛男折腾的缴械投降,怎么可能是第一次呢!”</p>

    我在酒店的餐厅用了早餐,去医院果然看见了白雪正在上班,她见了我嫣然一笑,说:“老师您来了。”</p>

    我亲昵地摸摸她的头,说:“昨晚这么晚睡,今天这么早起,看起来你很努力啊!”</p>

    她捏着小拳头说:“我要成为老师的合格学生,不努力可不行的。”她奇怪地说:“不过,我昨晚很早就上床睡了呀!”</p>

    我呵呵一笑,你是上了床,上的是我的床,不过我没有说出来,她怎么说都还是个小姑娘,我得给她留点面子,我的手顺着发丝滑落在她的脸上,手掌贴着脸颊,说:“努力可以,但要注意身体,要保持充足的睡眠。”</p>

    我的亲昵举止让她很是手足无措,眼神慌乱地看着我,那表情好像是落入大灰狼爪下的小绵羊,想要逃跑却又不敢逃跑的样子,我有点奇怪,按照她昨晚的表现,不应该这么害羞呀!好像是未经人事的小姑娘一样,我也没多想,也许是她不好意思吧!她昨晚也真是大胆,明明被我拒绝过一次,竟然趁着我喝醉酒的时候摸上我的床来。</p>

    我没想太多,去病房看了看昨天做手术的病人,情况良好,然后我就给文静打电话,阳山监狱在县城设立了一个驻县办,有几个负责采购的人员长期在那里上班,也有一个招待所专门招待入城的狱警,文静就一直待在那里。</p>

    坐上了文静的车,我就连忙告罪,说:“师父对不起了,昨晚我喝醉了,让你久等了。”</p>

    她耸耸肩说:“这没什么好道歉的,我的工作本来就是等人的。”</p>

    我说:“你做这个工作真是屈才了。”</p>

    她没接茬我的话,我也没在意,跟她交流,时不时就得遭受被冷落的待遇,习惯就好,我把手放在她的大腿上,轻轻抚摸着。</p>

    她白了我一眼,说:“你要是不怕车毁人亡,你就继续。”</p>

    我嘿嘿一笑,说:“我不怕,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p>

    她眼中带笑看我:“回去以后我会好好操练你的。”</p>

    我慌忙收回咸猪手,说:“有话好好说,师父,徒儿不敢再轻薄你了。”</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