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子监狱男医生 第四十五章白丹红喜欢玩大的

时间:2017-12-23作者:横刀

    第四十五章白丹红喜欢玩大的</p>

    余县长讲的笑话也真是应景的很,他只要掀开被单就可以知道自己其实跟姚局长一样被带了绿帽子。</p>

    我把手从被单里收回来,用大量的酒精洗干净,说:“好了,我看白局长的情况很不错,我先回去了,过几天再来看你。”</p>

    余县长又对我说了许多感恩戴德的话,我呵呵一笑,如果之前我还能对他的感谢坦然受之,而现在……受之有愧啊!</p>

    白雪送我出来,她说:“老师,找个地方我们聊聊。”</p>

    我说:“有啥好聊的,你也看见了,你姑父都没当一回事,你替你姑母打抱什么不平?”</p>

    她说:“刚才我又发现你的身体有反应了。”</p>

    我抹了一把额头,刚才那种情况我如果没有反应那就不是男人了,偏偏这丫头老盯着我的下半身看,我说:“你不会是想欺师灭祖把我灭了给你姑母……哦不,姑父报仇吧!”</p>

    她哼了一声,拉着我去了她的宿舍,这是个单身公寓,屋子里堆满了大大小小的公仔娃娃,很有少女闺房的样子。</p>

    进了房间,我先开口说道:“小雪,我承认我的身体三番几次的有反应是不道德的行为,但我保证我没有‘故意’亵渎你的姑母。”</p>

    我把故意两个字咬得很重,亵渎的行为是跑不了了,但这一切真不是我的主观意愿行为。</p>

    她忽然抱住我说:“老师,我喜欢你,我知道你在监狱里很辛苦,听说好几年都见不到一个女人,你跟我好吧!”</p>

    真是一个体贴老师的好学生,不过她对我的情况并不了解,以前在男监确实是看不见一个女人,而现在在女监一眼看去全都是女人,我当然没必要把这事跟她说,我狠着心把她从怀里推开,板着脸说:“小雪,但我们是师生,我喝了你的拜师茶,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如果我们之间发展成了男女关系,那么师生之情就会变味了。”</p>

    她嘟了嘟小嘴巴,说:“就算师生之情变味了,也没什么不好的,你该怎么教就怎么教,难道还会有什么区别不成?”</p>

    我摇头说:“师生之情稳定,只要我好好教你认真学,我们可以做一辈子的师生,男女之情难以稳定,如果以后老师跟别的女人结婚了,你会怎么样?”</p>

    她的脸色发白,沉默了许久,似乎被我这句话伤了心,忽然豆大的泪珠从眼眶里掉下来,我心里一软,把她抱在怀里说:“小雪,你很漂亮,我很喜欢你,但是我跟你说过的,我有女朋友了。”</p>

    她抽噎着说:“我知道了,老师,我会一辈子做你的乖学生。”</p>

    我舒了一口气,她能这么看得开就好,老实说,不能跟她来一段师生不伦之恋实在有点遗憾,可是,我祸害谁都可以,祸害自己的学生,真是于心不忍啊!</p>

    我回到女监的时候有点晚了,一到晚上监狱的出入比较麻烦,花了半个小时我才回到医务室,顾兮兮正在跟吴佳茹聊着天,倒也不寂寞,见了我就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扑进我的怀抱,然后留下吴佳茹眼巴巴地看着我们进了休息室。</p>

    睡在床上小丫头又要骑到我的身上,我把她掀下来说:“你怎么天天都想要啊!”</p>

    她媚眼如丝说:“我留在这里的时间不多了,所以我要珍惜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时间。”</p>

    我颇为感动,把她抱在怀里说:“你真是我的好妹妹。”</p>

    我也想一心一意对她,但是我做不到,方致雅对我恩重如山,张倩貌美如花,柳监权势滔天,还有兰馨也是好姑娘,还有可爱的美少女刘欣怡,她们每一个我都不舍得主动放弃。</p>

    哎!一切都随缘吧!美女这东西,我不强求但也不放弃,只要她们不离我就不弃。</p>

    我心里想着一堆为自己花心找的借口,然后抱着顾兮兮入睡了。</p>

    接下来的几天没发生什么事情,接收了几个病人也不是大毛病,开点药打几针就处理了,医务室仍然是挺热闹的,方致雅并没有看出顾兮兮从少女变成了少妇,隔天就把我召到办公室提醒我遵守诺言。</p>

    我每次都是偷偷苦笑,但在表情上丝毫不敢露出破绽,有些错误犯下了,就算被严刑拷打也是不可以招供的。</p>

    我跟柳监还是保持隔几天就在一起练瑜伽的频率,她真是一个自制力非常强的女人,明明跟我关系暧昧,却始终不跟我突破那最后一步。</p>

    她对我的私生活也从来不加干涉,我跟张倩的关系、跟方致雅的关系,这些她都有所耳闻,但从来不会表现出吃醋的行为,甚至明确对我说,在女监里只要不把女犯人的肚子搞大,她什么事都可以为我摆平。</p>

    她的这句话让我好一顿遐想:我可以在女监胡作非为,像个土皇帝一样,那些女囚就是我的后宫,只要我愿意,看见哪个漂亮就把她抓到医务室里打针,打针的名目很多,不一定就是治病的针,可以是解除饥渴的针,也可以是美容美颜的针,那朱敏说过阴阳协调很重要,自从她打过针之后,身体倍棒整个人容光焕发,现在据说成功上位当上了女监的狱头。</p>

    我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耻了?男人可以风流但不能下流,可以不要节操但不能没底线。</p>

    就这样过了几天,我向方致雅申请去一趟县城,她二话不说地批准了,并且派了奥迪车送我。</p>

    我还记得跟徐芳华打的赌,估摸着白丹红的胸型已经定型了,现在正是验货的时候。</p>

    到了县医院我直接去了白丹红的病房,她已经能下床了,见了我眼睛里闪耀着异样的光芒,她不动声色地挥退了女护士,对我暧昧一笑,说:“林医生,几日不见如隔三秋。”</p>

    我呵呵一笑说:“白局长喜欢玩大的,我一个小小犯人玩不起啊!所以还是少见为妙。”</p>

    我在医院里对外宣称是狱医,但真实身份是瞒不过余县长他们的,所以我在他们面前尽量低调点。</p>

    </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