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子监狱男医生 第十二章擦枪走火

时间:2017-12-23作者:横刀

    第十二章擦枪走火</p>

    </p>

    我们聊了十几分钟,忽然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几个女狱警抬着浑身是血的吴管教过来,出大事了,原来张倩玩枪的时候动作不规范,擦枪走火射中了吴管教。</p>

    </p>

    吴管教中枪的部位是大腿,倒不是要害部位,但偏偏打中了大动脉,出血很厉害,送往市区医院绝对来不及,于是我当机立断准备手术。</p>

    </p>

    我用软管扎紧玉管教的大腿根部,问把她抬来的狱警:“她是什么血型?”</p>

    </p>

    狱警们摇头:“不知道呀!”</p>

    </p>

    我冲她们喊:“那就马上去查档案,一定要把她的血型告诉我,我要对她进行输血。”</p>

    </p>

    此时方致雅也赶来了,带来了吴管教的档案,快速翻看了一遍,说:“档案上没有血型记录。”</p>

    </p>

    我拍了拍脑门,对了,血型这种资料的确不会记录在档案里,按说吴管教自己肯定是知道的,但是她因为失血过多已经陷入了昏迷,情况紧急,我对方致雅说:“我现在马上进行血型配比,你让在场所有人都弄一滴血在玻璃上。”</p>

    </p>

    血型配比是一项简单的实验,其原理可以参考古装影视作品中的滴血认亲,两个人的血液滴在一起,能够融合不凝固的就是同一种血型,当然了,以现代医学来看,滴血认亲并不科学的,最起码说是不准确的,非亲非故的两个人具有相同血型的概率并不小,最大可以到百分之三十的概率,就如现在我就要从在场中人找到跟玉管教相同血型的人。</p>

    </p>

    吴管教的危险不在于大腿里面的子弹,而在于失血过多,只要对她进行输血,她的小命就算是能保住了。</p>

    </p>

    偏偏事与愿违,在场所有人的血液都不能跟吴管教的血液融合,我最担心的事情出现了,难道吴管教是稀有血型?</p>

    </p>

    方致雅也知道了事态严重,对狱警们喊道:“马上把a区的犯人带过来抽血。”</p>

    </p>

    狱警们动作神速,带进来一个犯人就用针筒在她手指上刺一下,挤出几滴血在玻璃上跟吴管教的血液进行配对,配对不符合马上就送出去换一个进来,谢天谢地终于找到了跟吴管教血型相同的人,说起来也是缘分,竟然是争夺护士人选输给小碧的那个妖艳女囚小美。</p>

    </p>

    我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迅速做好输血准备,在小美的手腕上扎针的时候,小美喊道:“我有一个要求,我要给林医生当护士。”</p>

    </p>

    方致雅想都没想,说:“我答应你的要求。”</p>

    </p>

    小美的血液流淌进入吴管教的身体,面如白纸气若游丝的玉管教终于活过来了,我开始进行取子弹的手术,没多久我就用镊子夹出一粒铁疙瘩丢在铁盘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最后进行缝合手术,在吴管教的大腿上缝了七针,包扎完好之后我舒了一口气,对方致雅说:“没事了,度过危险期。”</p>

    </p>

    方致雅也长舒一口气,说:“幸好有你在,换做以前的狱医,她做不来这种手术。”</p>

    </p>

    我自豪地笑了笑,我可是三甲医院里排名靠前的外科医生,普通医生如何能跟我相比,不过我很快就收敛了笑容,我想到一个很严重的事情,张倩这次闯大祸了。</p>

    </p>

    张倩可以在监狱里横行无忌,但是要在不出事情的前提下,犯人玩枪本来就是违反规定的事情,她又偏偏差点打死一个狱警,我知道她肯定不是故意的,吴管教快要成为她的人了,她何苦要枪杀吴管教呢!</p>

    </p>

    说起来最大责任人是吴管教,但她都已经这样了,那么承受监狱领导怒火的必然是张倩,在手术期间张倩一直都没出现,我从一个狱警口中打听到她被关起来了,俗称关小黑屋。</p>

    </p>

    “敬礼!”有人大喊一声,在场所有的狱警立正敬礼,是大boss监狱长柳监来了。</p>

    </p>

    此时我终于见识了监狱长的威严,她的脸色阴沉,眼睛里射出来的寒光像刀子一样会刺人,她看了看吴管教的情况,问我:“她怎么样了?”</p>

    </p>

    我说:“幸好没伤到要害,而且及时找到了输血者,手术很成功,她已经度过了危险期。”</p>

    </p>

    柳监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对我点点头:“你很好。”</p>

    </p>

    她转头看着方致雅:“你让我很失望。”</p>

    </p>

    方致雅说:“属下知道错了,请狱长处罚。”</p>

    </p>

    柳监阴着脸说:“你是应该受到惩罚。”她向后伸手,随行狱警递给一条武装带,她扬起武装带“啪”一声,武装带重重落在方致雅的身上。</p>

    </p>

    &n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bsp;   我眉头紧皱,这个时代居然还会有体罚,不过我虽然心疼方致雅,却也不敢说什么,这个时候如果为她仗义执言,那不是讲义气而是情商太低。</p>

    </p>

    柳监整整抽了十几下,抽得累了才停手,她丢掉武装带,脸上的神色好看了一些,说:“幸好有林医生在,这件事必须给我捂住。”</p>

    </p>

    把事情捂住就是不让这件事传到上级领导耳朵里去,我知道许多地方领导都是这样做的,让事情在内部消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p>

    </p>

    方致雅疼得满脸都是汗珠但仍然站得笔挺,大声说:“是。”</p>

    </p>

    柳监继续说:“那个张倩,你太纵容她了。”</p>

    </p>

    方致雅说:“是,我会对她加强管教。”</p>

    </p>

    柳监向门外走去,忽然转身走到我面前,拍拍我的肩膀,说:“你辛苦了。”</p>

    </p>

    我学着狱警的立正,说:“这是我应该做的。”</p>

    </p>

    柳监离开之后,方致雅的脚一软打了个趔趄,我急忙扶住她,她感激地看我一眼,然后大声说:“所有人都听好了,这件事就当没有发生过。”</p>

    </p>

    所有狱警立正,喊道:“是。”</p>

    </p>

    方致雅挥挥手:“都出去吧!该干嘛干嘛去。”</p>

    </p>

    我把她扶到隔壁的病床上,她的屁股沾了个边马上就“嘶”一声,触碰到伤口了,我让她趴在床上,然后给她解裤子,她双手抓紧皮带,说:“你干嘛?”</p>

    </p>

    我面无表情地说:“你要是不想在身上留下一条条难看的疤痕的话,就乖乖听我的话。”</p>

    </p>

    她说:“不是有女护士么?叫她来帮我。”</p>

    </p>

    我说:“她没有任何护理经验,你确定让她来?”</p>

    </p>

    她扑棱棱的大眼睛看了看我,放开了手说:“还是你来吧!”</p>

    </p>

    </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