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286章 一夜鱼龙舞

时间:2018-05-04作者:庄子鱼

    ,!

    酒宴正式开始后,姚扶苏果然依言将侍女下人们全部撤了出去,整个房间内就剩下他们五个人。

    姚扶苏亲自给苏子恒打开玄冥碧火酒,取出一对玛瑙酒杯,给他倒满一杯酒,碧绿的酒水在红色的玛瑙杯中映出惊心动魄的美感。

    姚扶苏笑道:“来尝尝这杯酒,这可是用数十种上等的百年药材精心秘制的药酒,尤其对修炼《逆乱阴阳决》有特别好处,经常喝它,功力见长迅猛。”

    苏子恒接过玛瑙酒杯,放在鼻子下闻了一口,一股淡淡的药香混杂着酒味扑鼻而来,药香和酒味结合的完美无瑕,让人未饮先醉,闻之微醺。

    他不由惊讶道:“这世间居然还有如此神奇的酒?今日真是托太子殿下的福了。”

    另一边,北宫卿也在劝赵婉儿和仲轻寒在喝酒,“来,两位妹妹,我们就不喝那么醉人的烈酒了,我们喝从西域运送而来的葡萄酿。这个好喝还不醉。”

    说着,给她们两人面前的白玉杯倒满了一杯嫣红的葡萄酒,红红的酒液在白润的酒杯中荡漾,给人赏心悦目之感。

    苏子恒笑盈盈道:“葡萄美酒夜光杯,喝葡萄酒还得搭配夜光杯才相得益彰。”

    北宫卿掩嘴轻笑道:“这夜光杯东宫倒是有一对,只是此次出来的匆忙,没有带上。苏公子若是喜欢,他日有暇来京城,可以请太子殿下赠予你。”

    苏子恒连连摆手道:“既是太子殿下的厚爱,草民就不夺人所爱了。更何况东海县地处海边,离西域遥远,难得喝到上好的葡萄酒,夜光杯落到我的手上太浪费。还是留在太子殿下手上为好。”

    他可不想占那死人妖的便宜,谁知道到时候会不会吃了他的亏。苏子恒对姚扶苏说他不好男风,总是不太信服。这历朝历代的史书上记载,好男风的太子实在太多。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千古一帝李世民的太子李承乾,为了他的男宠称心命丧李世民之手,最后居然想起兵篡位干掉太宗皇帝,最后谋事不成自己反倒被废,想想实在太可怕了。

    仲轻寒见状笑了笑,带出从赵府苏子恒准备好的礼物盒子,交给北宫卿,“虽然臣妹没有夜光杯如此上等的酒具,不过倒也弄到了一对水晶杯,还请太子妃不要嫌弃。”

    她一边说,一边打开了木盒,现出里面一对晶莹剔透,没有一丝杂色的透明高脚杯,顿时引来姚扶苏和北宫卿称赞不已。

    大内虽然有不少琉璃酒杯,但是像眼前这对晶莹剔透,没有一丝杂色,又浑然天成的却是一个也没有。

    苏子恒见他们几人面露痴迷之色,赞叹不已的样子,心中却是暗暗好笑,这不过是他在超市中花几十块钱买的一对玻璃杯而已,哪里有他们说的那么夸张。

    不过想想自己几百块钱买的音乐水晶球卖出了一万多两银子,这对高脚玻璃杯能得到他们如此称赞似乎也不算太难理解的事。

    ……

    ……

    酒宴在欢快的气氛中进行,席间推杯换盏,你来我往,渐渐将那几坛酒全部喝的干干净净。

    苏子恒和姚扶苏两人更是将那坛玄冥碧火酒喝的点滴不剩,两人都喝的满脸通红,尤其是苏子恒,只觉得自己下腹一阵火热,两眼迷离,直欲冒火。

    再看北宫卿、赵婉儿和仲轻寒三人,也是喝的晕乎乎的,脸上泛起红霞,一幅憨态可掬模样。

    “子恒,子恒,你还走的动吗?”姚扶苏轻声在他耳边呼唤着。

    苏子恒此刻已经喝的迷迷糊糊,神志不清,听到有人喊自己名字,打了一个酒嗝,大手直挥道:“没事,我还能喝,谁怕谁啊,我们再来……”话未说完,扑通爬在桌子上再也起不来。

    姚扶苏见状松了口气,总算把这家伙灌醉了,要不然接下来的计划他都不知道怎么执行。没想到他年纪比自己小,酒量却不比自己差多少,就算自己用作弊的方式,依旧也陪他喝了不少酒,他要是再不醉倒,恐怕自己也支持不了多久了。

    姚扶苏叫醒了北宫卿,两人合力将苏子恒搬到了床上,又扶赵婉儿和仲轻寒两人放在另一张软塌上。他对北宫卿使了个眼色,叮嘱道:“孤先点了她们两人的睡穴,免得半路她们醒过来,你赶紧运功催一下酒气,赶紧施展天魔姹女大法将苏子恒迷惑了。”

    北宫卿满脸羞意点点头,运转体内真气将一身的酒气逼了出去。

    姚扶苏安置好了仲轻寒和赵婉儿两人,打开房门走出去后,找到石猛和铁山两人,对他们说道:“你们家老爷和小姐现在已经喝多了,今晚孤就让他们在驿站内住下了,一会孤会派宫女专门服侍他们,等明天酒醒后会安排人送他们回去。你们二人是先回去,还是在这里守候着?”

    石猛和铁山二人都拱手低头道:“回太子殿下的话,我等就在外候着。”

    姚扶苏淡淡道:“一切随你们便,不过晚上不要擅闯内院,否则引起内侍误会了就不好了。在孤入睡后,一切胆敢擅闯之人,内侍都会格杀勿论。”

    石猛和铁山两人顿时立刻躬身回答道:“我等不敢!”

    ……

    ……

    姚扶苏往回走时,脚步也有少许椅,思维渐渐模糊不清。

    进入院子后,关闭了院门。在他的吩咐下,任何人都不能擅自靠近院子半步,否则一律处死。

    进入房间后,闻到屋内满屋子的酒气,姚扶苏更觉头重脚轻,不由运转体内逆乱阴阳决的真气,将酒意缓缓逼出,然后静静站在门口,守候防止有人突然闯入。

    此刻在房间的床榻上,北宫卿正在颤巍巍的脱去自己的衣物,换上了一身和仲轻寒一样的衣服,运转天魔姹女大法勾引着喝的醉熏熏的苏子恒。

    苏子恒在迷迷糊糊之间,忽然听见仲轻寒在喊自己相公,他勉强睁开眼睛,看见一张亦嗔亦喜的面容,在娇羞的对自己说道:“相公,请怜惜奴家。”

    苏子恒只觉下腹一阵无名火起,瞬间天雷勾动地火,口中低唤了一声“轻寒”,俯身扑了上去,紧紧抱壮中的女子,恨不得将她揉碎了和自己合为一体。

    恍惚中,他感觉自己进入一个温润的所在,耳边听到女子低吟痛呼声,嘴角尝到了点点苦涩的液体,但很快又掀起一股狂风暴雨,让自己全身心投入进去。

    依稀中,苏子恒感觉赵婉儿似乎也从背后靠近了自己,三个人纠缠在一起。

    一艘孤舟淹没在狂风骤雨中,伴随着低吟浅唱声,一夜鱼龙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