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233章 内部冲突

时间:2018-04-05作者:庄子鱼

    一股肃杀的气氛笼罩整个队伍之中,许多人在交头接耳,谈论黑鸦军能否抵挡住下面那么多蒙元军的攻击。结果却是很悲哀,没有一个人对此有信心,或许在蒙元军发动攻击的时候,拥有战马的黑鸦军或许能逃掉许多人,然而其他的人却很难逃一劫。

    悲哀却不绝望,因为他们都清楚,只要有苏子恒在,就一定可以保护他们的安全。尤其是苏家庄的人,那晚跟随苏子恒去石头村见过龙神的人,对此更是信心十足。

    许多人跪倒在地,虔诚的向上苍祈求龙神的降临,救他们与困难之中。很快苏家庄家丁的举动感染了周围的人,他们也不约而同加入到了祈祷的队伍中,甚至有人发下誓愿,只要龙神能将他们救出去,便会一辈子信奉龙神,至死不改。

    看着山脚下逐渐包围过来的蒙元军,苏子恒淡淡问道:“轻寒,接下来你有什么退敌的良策吗?”

    仲轻寒心里满是苦涩之味,眉头紧锁摇头道:“不好办。这座山丘并没有天险可守,我们军队人数更是远远不如对方,又没有援军出现,更没有强大的火力武器,只能硬碰硬,这仗凶多吉少啊。”

    苏子恒面无表情地:“那怎么办?眼睁睁看着他们冲上来,将我们所有同胞屠戮一空吗?”

    蓦然间,仲轻寒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沉声道:“子恒,一会我带着冷火去冲杀一阵,你带着自己家人和我的三弟他们先跑。”

    苏子恒愕然,见她一脸决绝模样,心知她已经存了死志,要去拖住蒙元军,给自己等人创造突围机会,不由心下大为感动。

    只是让他抛弃仲轻寒和一路跟随他而来的村民们,让他们置于死亡边缘,他又于心何忍,更何况,他又不是没有办法化解这个局面。

    真到了最后危险关头,苏子恒也不会因为顾虑着浪费基地空间内的能量,眼睁睁看着自己人送死,也不让基地变成战斗形态。

    沉默片刻,他忽地开口道:“轻寒,这一路上都是你在保护我,现在也该换我来保护你了。给我一刻钟时间,一定要争取到不让蒙元军突破上来,我有办法带所有人走。”

    完,他扭头对石猛交代,“猛子,将我们库存的所有手雷一个不剩的拿出来,现在已经到了最关键时刻,无论如何也要给我拖住一刻钟时间。”

    石猛用力点头,瓮声瓮气道:“老爷您放心,只要有我在,保证不会让一个蒙元狗兵越过我一步。”

    苏子恒跳上马背,对他们大声喊道:“等我一刻钟,我去请龙神降临。”拨转马头,朝山丘另一侧无人地方疾驰而去。

    虽然他不在乎让别人知道龙神的存在,可他绝不会让任何人知道龙神是如何降临的。

    ……

    ……

    孛鲁看着山丘上的一行黑鸦军骑兵,眼里冒出愤怒的火焰,不用猜也知道,昨天晚上定然是这群人偷袭了自己,让自己损失近千名精兵。

    “吁!”

    孛鲁勒住马缰,拔出腰间的来自西域名匠打造的乌兹钢宝刀,冲着山丘的方向一指,冷喝道:“全体都有,弓箭准备……”

    还没等他放箭,就听到后面传来急促的马蹄声,一个女子声音脆喝道:“孛鲁将军,永宁公主有令,暂且停止开战!”

    孛鲁扭过头去,发现是一名穿着女将皮甲的人飞奔过来。他皱了皱眉,虽然不清楚她叫什么名字,依旧一眼认出这是永宁公主伯雅伦身边的侍女。

    “公主殿下有和指示?”孛鲁倒提宝刀,面色不愉问道。

    倘若是大汗蒙克的命令,孛鲁还不敢轻易违抗,可是区区一名公主,想让他这样掌握实权的万夫长臣服,还是有点困难。

    纪寒微微喘了口气,大声道:“公主殿下即刻赶到,让将军停止开战,等公主殿下到了再。”

    孛鲁双眼一瞪,怒目圆睁,反问道:“为何要等公主过来?万一那些人趁机跑了怎么办?”

    纪寒冷冷道:“此乃公主殿下的旨意,莫非你想抗命不尊?”

    孛鲁冷笑道:“若无正当理由,就算大汗的命令又如何?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你……”纪寒脸色一变,抬起马鞭指着孛鲁,冷然道:“孛鲁将军,念你是帝国万夫长,切莫做自误之事。”

    孛鲁哈哈大笑道:“区区永宁公主算什么?本将随左贤王征战天下时,她还在王妃的怀抱里喝奶吧!敬她一句,喊声公主殿下,不敬她,她又……”

    话未完,纪寒挥动手中的马鞭,啪得朝他嘴角抽去,“敢对公主殿下无礼,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孛鲁虽然是万夫长,位高权重,但是纪寒丝毫不惧于他。在纪寒的眼里,她只有一个主子,乃是永宁公主,只要是公主的命令,哪怕让她去死,她也会毫不犹豫执行。

    主辱臣死,现在区区一个万夫长,竟然敢口出狂言,羞辱公主殿下,这如何让她不怒火填膺。

    “哼!区区奶娃,居然敢学人玩鞭子,让本将好好教训一下你。”

    孛鲁伸手一探,抓住了鞭梢,猛地运力一拽,将纪寒从马背上扯了过来。“哈哈,如此弱不禁风,还敢……唔!”

    “砰”,借着孛鲁拉扯之力,纪寒从马背上一跃而起,朝孛鲁飞扑过去,在半空中已然松开了手中的马鞭,双掌一推,狠狠一掌拍在孛鲁的胸膛上,将他从马背上拍飞。

    纪寒停住脚步,冷哼道:“到底是谁弱不禁风?”到底,孛鲁也是万夫长,纪寒借着他羞辱永宁公主的借口,落他一个面子就可以,要是再追究不放,反而会给伯雅伦惹来闲话,她横行跋扈,管教无方。

    孛鲁从地上一跃而起,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伸手摸了摸嘴角,吐出了口血水,狠狠得盯着纪寒看了一眼,忽然嘿嘿笑道:“娘皮,果然够味道。老子警告你,以后出门最好心些,别落入了老子手里,否则有你好瞧的。”

    纪寒一挑眉,不屑道:“随时恭候将军大驾。”

    “哼!”孛鲁冷哼一声,没再搭理纪寒,转身怒气冲冲喝道:“弓箭手,准备放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