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220章 撤离西宁

时间:2018-03-30作者:庄子鱼

    仲纲一行四人各自怀着复杂的心情朝外走去,在路上遇到了急匆匆而来的管家仲和裕。

    还未等他开口,仲纲就招呼道:“裕叔,过来见过轻寒的夫婿。”

    仲和裕一愣,很快反应过来,上前躬身长揖道:“老奴仲和裕,见过姑爷。”

    苏子恒急忙将他扶起,连声道:“老管家不必多礼。”

    仲和裕老脸堆起笑容,冲仲轻寒鞠躬笑道:“老奴还未恭喜姐,是老奴失礼了。”

    仲轻寒勉强一笑,“和裕爷爷哪里的话,是轻寒未能及时通知你,日后定然补上。”

    仲纲轻咳道:“裕叔,看你行色匆匆,可是有何急事?”

    仲和裕急忙道:“老爷,黑鸦军有探子来报,是蒙元军已经攻破了西城门,来请姐前去主持大局。”

    仲纲道:“此事本公已经知晓,会亲自去主持大局,就不用轻寒出面了。你来的正好,吩咐下去,让仲府所有人开始收拾细软,稍后跟随姐一同出城。”

    仲和裕愕然道:“老爷,发生什么事了,为何要我等撤离西宁城?”

    仲纲冷然道:“莫管那么多,只管按本公交代的去做即可。从现在开始,一切听姐和姑爷的吩咐,不管要你们如何去做,都不可违逆。胆敢又不听令者,一律逐出仲府;以下犯上者,格杀勿论!”

    仲和裕迟疑片刻,看了看仲纲,又看了看仲轻寒和苏子恒两人,低头恭声道:“一切全凭老爷吩咐。”

    仲纲冷哼一声,森然道:“裕叔,莫非你刚才没听清楚本公的话?从现在开始,一切以姐的算,就算本公的话也不能凌驾于姐的话之上。”

    白了,仲纲是将整个仲府的人全部送给了仲轻寒。

    仲和裕闻言“扑通”跪倒在地,磕头道:“老奴知错,下次定然不敢再犯。”

    仲纲冷冷道:“起来吧!日后跟在姐身边,好生服侍姐和姑爷。”

    仲和裕点头道:“老奴遵命!”

    这时他听到耳边传来细弱蚊呐,却杀机毕露之音:“给本公盯好了姑爷,若是姐因病去世后,本公要他给姐陪葬!”

    仲纲回过头,深深的看了眼身旁的仲轻寒,柔声道:“轻寒,和你家夫君速速去召集黑鸦军,趁现在南门还未落入蒙元军之手,速速撤往豫州。等本公平定了凉州,你再回来。”

    顿了顿,他继续道:“倘若……倘若凉州沦陷,你便直奔东海县而去,切不可再回转西宁。须知你身上肩负着仲府数百人的性命,不可轻举妄为。”

    苏子恒惊讶的看了眼仲纲,没想到他知道仲轻寒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却依旧对她那么好,甚至将整个仲府托付给了她,看来他是真的很疼爱自己这个女儿。

    仲轻寒泪眼婆娑的看着自己的双亲,想和他们一起留下来的话,但是一想到父亲对自己的嘱托,身上肩负着数百口仲府人的性命,到了嘴边的话语她又咽了下去。

    只得哽咽的点点头,跪下和父母双亲磕了几个响头,道:“请二位双亲保重,恕女儿不孝,不能陪在身旁。”

    苏子恒见状,无奈也只好一同跪下磕了个头,算是拜别自己的便宜岳父岳母。

    ……

    ……

    从仲府出来后,苏子恒和仲轻寒兵分两路。仲轻寒去召集黑鸦军,准备突围;苏子恒则回赵府,准备将苏家庄和大雷村的村民们一并带走。

    回到赵府,苏子恒第一时间吩咐管家钱禄开始将所有人都招呼起来,准备收拾东西离开。从进入西宁城之后,苏子恒就有要求所有人注意提高警惕,一旦有事情,要随时可以背上包袱走人。

    毕竟现在是战争时间,没人知道最终的战果会如何,不能等到事到临头再匆忙收拾东西,那样时间就来不及了。

    也多亏众人有过一次逃亡的经历,经验还算丰富,仅一刻钟时间,就将所有随身物品都带好,套好了马车,在护院和家丁们的护送下,朝仲家方向而去。

    仲府靠近西宁南城门,人口又多,收拾起来东西颇费工夫,苏子恒就和仲轻寒约定好了在仲府碰面。

    路过制造局时,苏子恒突然想到里面还有许多工匠,他想着现在局势不明朗,不如干脆将他们都拐走算了,否则留在西宁城中也作用不大。

    要是西宁城真的被蒙元军占领了,这些工匠恐怕还有杀身之祸,那样未免太可惜。

    苏子恒对赵婉儿道:“婉儿姐,不知道你对仲府的路熟悉吗?我想拜托你先将大伙带过去,我去办点事情,稍后就赶过来。”

    赵婉儿道:“苏公子,现在城里人心惶惶,外面街上也乱的很,许多地痞混混趁机作乱,你这是要去哪?”

    苏子恒简单快速的和她解释了几句,随后安慰道:“婉儿姐你莫担心,我会带上石猛一起,寻常几个地痞还伤害不到我们。”

    赵婉儿认识苏子恒时间也不短了,知道他对工匠看的很重要,也的确籍着那些工匠发明了不少新东西,便点点头,叮嘱道:“那你多加心,事若不可为,千万不要强求,保重自己最重要。”

    苏子恒笑道:“我会的,你们速速赶路,不定我们一会就追上来了。”

    进入制造局,负责统领制造局的总办听闻蒙元军进城了,早就吓得不知道跑哪去了。对于这种不懂一点技术,完全是官府安排过来的官员,苏子恒一点都不在意,他不在的话更好,自己拐走那些工匠没人阻拦。

    苏子恒首先找到了新任火器坊的管事仲欣德,告诉他仲府要撤离的消息,让他想办法多劝一些工匠一起走。

    仲欣德听闻自己的父亲仲和裕和整个仲府的人都要撤离,二话没就答应了苏子恒的要求。对他而言,自己首先是仲府的人,其次才是制造局的人。

    听闻黑鸦军大统领仲轻寒安排人手掩护自己撤离,制造局大部分匠人都忙碌着收拾东西,和苏子恒一道离去。

    但也有个别几人不听劝,是没有总办的命令,不会离开制造局,而且他们相信西宁的守军一定可以将蒙元军赶出西宁城。

    对于这样一些冥顽不灵的人,苏子恒也没有多加劝,也没打算用强硬的手段绑走,他担心会引来其他工匠的反感,便任由他们生死自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