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218章 仲府赘婿

时间:2018-03-29作者:庄子鱼

    正午的阳光透过疏密的树枝,洒下斑驳的树影,一阵微风吹过,苏子恒感觉到了一股寒意。

    此时已入深秋,佛堂又地处仲府偏僻之处,本就给人一种阴冷之感,再加上仲纲那古怪的目光,让苏子恒有种拔腿就跑的冲动。

    但是他心里清楚,倘若他敢乱动一下,到时候就算仲轻寒也保不住他的生命安全。他心里暗自叹了口气,脸上却堆出笑容,“其实也没什么,轻寒太过夸赞了。”

    仲纲目光在苏子恒身上扫视一番,又投到仲轻寒身上,最后不露痕迹看了眼她身边的殷妍柔,心里五味杂陈,脸上神色也不断变幻着,似乎有什么决断很难下定。

    “子,你家中还有何人?让你家长辈找个时间上门提亲,记住,你只有一个月时间。一个月内必须和轻寒完婚,否则你就在家等死吧!”仲纲恶狠狠对苏子恒道。

    “什么?一个月内和轻寒完婚?”苏子恒一听急了,这是要抢亲啊。

    仲纲冷哼道:“怎么,你不同意?我告诉你子,你不仅要在一个月内和轻寒完婚,而且必须入赘我仲家。”

    “我不同意!”苏子恒和仲轻寒两人异口同声喊道。

    “不同意?你有什么资格不同意?你真当我就那么一个宝贝女儿,会白白便宜了你?你只能答应入赘,否则今日你别想走出仲府半步!”着,仲纲又举起了宝剑,对准苏子恒,眼里掩饰不住的杀机浮现。

    今日之事,仲纲不知道苏子恒偷听到了多少,本来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杀了他。可是轻寒不同意,那么唯一的方法就是将他变成自己仲家人,也亏得这子有点本事,否则纵然轻寒喜欢也没用。

    苏子恒脸色铁青,真想掏出怀中的手枪,一枪干掉他,真是欺人太甚,还真以为自己可以随便宰割不成?可是他心里也清楚,他的这个念头也就是在心里想想而已,除非他不想在大夏有立足之地,否则杀死一名国公,他逃哪里都没用。

    “父亲,您也知道女儿这个身体,坚持不了几个月。您能答应女儿和他完婚,女儿就已经很感激了,没必要一定入赘啊。”仲轻寒劝解道。

    仲纲丝毫不为所动,依旧冷声道:“要么入赘仲府,要么死,没有第三个选择!”

    仲轻寒见父亲不通,将目光放到了母亲殷妍柔身上,哀求道:“娘,您帮我劝劝父亲吧,不能让女儿耽误了子恒一辈子啊。”

    真要入赘了仲府,日后自己一旦因病去世,苏子恒这辈子在仲府就算永无出头之日了。

    殷妍柔摇了摇头,狠心拒绝道:“轻寒,不是为娘不肯帮你开口,只是这件事只有他入赘,才是对他最好的选择。”

    倘若仲纲答应放苏子恒走,她也不可能答应。否则一旦她和当今夏帝有私生女的消息传了出去,对仲、殷两家来,都是灭顶之灾。

    只有将他变成仲家之人,才算保险。因为一旦仲家有事,苏子恒也逃不过干系,哪怕为了自己生命安全,他也会将自己听到的那件事情烂在肚子里。

    更何况他和轻寒完婚后,为了轻寒的名誉,他也不会在外面乱。

    仲轻寒将目光投向了苏子恒,一时间心下后悔不已,今日本想带他拜见自己父亲,籍着进献手雷之功,让父亲帮忙开个口,好答应自己许给苏子恒的诺言,划拨一座山谷给他打造世外桃源。

    谁知道,竟然会偷听到上一辈的恩怨之事?还发现了自己的真实身世。若是时间能再重来一次,她一定不会选择带苏子恒回来。

    “你……会做什么选择?是选择和自己完婚,还是宁愿死,也不愿意入赘?”

    苏子恒沉默良久,终于还是摇了摇头,“非常抱歉,西凉公,请恕学生不能答应您。”

    仲纲目光阴沉如水,冷然道:“既然如此,那你便去死吧!”长剑出鞘,如长虹贯日,朝苏子恒直刺而去。

    仲轻寒被吓的魂飞魄散,脱口而出,“不要!”整个人飞奔而去,扑在苏子恒的身上,帮他挡了一剑。

    “噗”

    剑尖轻点,刺入仲轻寒后背,点点血花绽放出来。多亏仲纲见机快,将手中的宝剑收回三寸,否则这一剑,足以将仲轻寒洞穿。

    苏子恒也被吓傻了眼,急忙搂住她,连声呼唤:“轻寒,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仲轻寒艰难的摇了摇头,轻声道:“我没事,应该是父亲手下留情了。”

    苏子恒手忙脚乱从怀中掏出了一瓶上等金疮药,就准备撕她的衣服给她上药,不料手上一空,已然不见仲轻寒的影子。

    一抬头,才发现仲轻寒已经被她的母亲殷妍柔给抱走。只听殷妍柔满脸责备之色,“你这傻丫头,怎么可以用自己身体去挡剑呢?值得吗?”

    仲轻寒俏脸苍白,语气虚弱道:“女儿认为值得。不管怎么样,他是女儿带来的人,女儿自然要保证他的安全。”

    “唉,你这个傻丫头,你让娘怎么你好?”殷妍柔幽幽叹了口气,接过仲纲扔过来的伤药,心给她上了药,又包扎好。

    仲纲见仲轻寒没什么大碍,这才一脸不善的看着苏子恒,冷哼道:“本公女儿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你竟然敢拒绝和她完婚?”

    最难消受美人恩!

    苏子恒心中一时百感交集,他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她会替自己挡剑?要知道她可不是谢青璇那样的一流高手,出手救自己是有把握保证不受伤。

    仲轻寒可是手无寸铁之力,并且还身患绝症,若不是对自己真的有感情,又岂能做的出挡剑的事来?

    苏子恒低下了头,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声音低落道:“非是轻寒不好,是子自觉配不上轻寒。子的家中还有一位未婚妻,另外自身还在守孝中,因此无法答应国公月内完婚的条件。”

    “什么?!你子家中居然有未婚妻,那你还敢勾引我家轻寒?”仲纲冲他咆哮道,双目充血,恨不得要将他千刀万剐一般。

    “父亲,不要伤害他。”仲轻寒焦急的挣扎着想站起来,浑然不管自己身上刚包扎了伤口。

    “哇呀呀,气死本公了。”仲纲气急败坏下,一掌拍向了旁边的一棵枣树,“咔嚓”一声,将那碗口粗的树干劈断。

    而后恶狠狠瞪着苏子恒,“本公不管那么多,你子给我回去把婚退了,这个月无论如何也要和轻寒完婚。仲府的赘婿,你当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