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213章 变故

时间:2018-03-26作者:庄子鱼

    因为苏子恒的意外加入,传授给大夏官府制造局的火器坊匠人们陶制手雷制作的方法,同时还帮他们改良了现在的火药配方,使得他们生产出来大量陶制手雷,在守城时,彻底压制了蒙元军的攻势。

    这日中午,仲轻寒巡视过西宁城的城墙后,回到了位于城中的手雷制作秘密工坊,一边和苏子恒一起吃午饭,一边在聊天。

    忽然外面有个黑鸦军探子前来回报消息:“启禀大统领,属下在城外刺探消息时,发现西凉公正往西宁城方向而来。”

    仲轻寒面露惊讶之色,狐疑道:“我父亲不是应该镇守汤固县吗?为何会撤回西宁城,莫非前线吃了败仗,汤固县失守了?”

    那名探子继续道:“这个属下就不清楚了,不过属下的确看到有数万百姓朝西宁城方向转移过来。只是奇怪的是……”

    仲轻寒双眉一挑,冷冷问道:“奇怪什么,快快道来。”

    “是,大统领。属下奇怪的是,西凉公只带了几十名亲兵回西宁城,其余的仲家军似乎没有跟随,在半道转向了玉门关方向。”

    仲轻寒“腾”得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什么?你我父亲并未带大军回来,而是仅带了少数亲兵回城,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名探子低下头,“属下不知。”

    仲轻寒冷哼道:“那你可知我父亲去了何处?”

    “回大统领的话,西凉公回了仲府。”

    仲轻寒挥挥手,“行了,我知道了,你且先下去,记得,这事不要对外宣扬。”

    “谨遵大统领令,属下先行告退。”

    待探子离去后,仲轻寒眼中仍有无法释疑之色,战事如此激烈时刻,父亲为何会独自回府呢?莫非这其中有什么比蒙元军入侵还紧急的事情吗?

    她在屋内来回的踱步,忽然做出了一个决定,不行!我一定要亲自回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走到屋外,仲轻寒突然停住了脚步,又折转回来,对苏子恒道:“子恒,要不你陪我回府一趟吧。”

    “我?”苏子恒用手指了指自己,不太明白她好好的让自己陪她回去干吗?

    仲轻寒脸上微微一红,却是坚定的点了点头,刚才她心里也不知怎么想的,听到父亲回府后,忽然就很想带苏子恒一起回去。

    苏子恒点点头,长身而起,笑嘻嘻道:“那走吧,正好我现在也没什么事。早就想去看看轻寒你生活过的地方了,和我等民有何不同。”

    仲轻寒有心事,没接他的话,来到工坊外,吩咐怜风和铁山驾上马车,回转仲府。

    ……

    ……

    蒙元大军中军行宫内,被大火烧得灰头黑脸,身上衣服破烂不堪,全身裸露在外的皮肤也烫起了水泡的一众怯薛军侍卫,以及众位僧兵总算侥幸逃出了一命。

    左相耶律子晋一脸希冀的看着桑格,问道:“桑格大师,可曾追上那刺客,拿回解药了吗?”

    桑格羞愧的摇了摇头,“让左相失望了,被那人逃了。”

    耶律子晋顿时面如死灰,喃喃自语道:“这可如何是好?现在又不在大都,从哪里找到精通解毒之术的御医来帮大汗解毒?”

    随军而来倒有几名御医,可是他们精通的刀剑外伤,对内伤和毒伤不是很精通。

    桑格走到双目紧闭的蒙克身边,抓起他的手腕把了下脉,又看了看他的脸色和胸口乌黑的掌印,长长吐了口气,“虽然不知道为何大汗还在昏迷之中,但据贫僧观察,大汗体内的毒素已经解了。你们可有曾给大汗服用什么解毒之物吗?”

    众人茫然的摇头,都不曾有人给大汗服用什么药物。

    桑格皱眉道:“那就奇怪了,如果没有服用什么药物的话,毒素也不可能那么快解掉。贫僧怀疑,大汗至今未醒,恐怕也和服用的药物有关。它虽然解了大汗体内的剧毒,却也起了别的反应,使得大汗陷入了昏迷之中。”

    耶律子晋脸色阴沉问道:“大师,你可知大汗这样会昏迷多久?”

    桑格道:“从大汗的脉象来看,在逐渐趋于平稳,估计短则三五天,长则十天半个月就会醒来。”

    耶律子晋摇头道:“不行,这个时间太久了。一旦大汗长时间未露面,军营中肯定会有谣言传出来,搞不好会引起哗变,得赶紧让忽都答儿统领率领怯薛军回来护驾。”

    着,他转身对侍立一旁的阿尔斯楞道:“阿尔斯楞,这件事就交由你去办理。另外,将怯薛军中的大汗替身找来,到了出动他们的时候了。”

    阿尔斯楞躬身行了一礼,声音沙哑道:“遵命,左相大人!”

    ……

    ……

    仲府,诺敏正指挥着府内的仆人囤积着粮食。自从蒙元大军开始围城后,西宁城的粮价就在飞涨,饶是西凉公府如此富庶,也开始感到吃力,毕竟府内下人太多,每日消耗的粮食不少。

    忽然她看见府门外急冲冲有下人回报,老爷回来了!

    诺敏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知道定然是自己给伯雅伦的那封密信起到了效果。仲纲肯定是得知了那个消息,才会不顾前线战事吃紧,也要甩下数万大军赶回来。

    本以为仲纲回来,她心里会很高兴,将他调离前线,使得蒙元军攻势无人抵挡,很快就能拿下凉州全境。

    不知为何,她的心如同被毒蛇啃噬一般,涌现出无限的怨恨。心道:“我自从十七年前被你掳走开始,就一直侍奉在你身边,将你和整个仲府照顾的井井有条,你却从未在意过过。”

    “而她,你明知她的心不在你身上,宁可整日陪伴佛前,你却对她二十年来痴心依旧,至死不改。你可曾想过,这对我公平吗?你能落地今日地步,也休怪我冷酷无情,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

    想到这里,诺敏眼里闪过一丝阴狠之色,回头吩咐道:“夏儿,他回来了,记得去泡杯茶过来,要用特制的那种祁门红茶,不要搞错了。”

    仲夏一愣,迟疑片刻,“母亲,真的要用特制的吗?”

    诺敏眼神冰冷,淡淡道:“准备了那么多年,也到了用它的时候了。去吧,一切后果,自有为娘承担。”

    仲夏躬身道:“是,母亲大人,孩儿遵命!”

    lt; cssadht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