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212章 行刺、寄生

时间:2018-03-26作者:庄子鱼

    汤固县是凉州境内的大县,是西宁连接康、定、川三县和周边其余诸县的周转站。随-梦- suing la同时也是煤矿资源丰富的一个县城,基本上家家户户都不烧柴火,烧的是煤炭。

    每年秋冬季节,有许多开采好的煤炭从汤固县运送到西宁,乃至大夏的京城长安。此时已是秋季,汤固县内存了很大一批待运送的上等煤炭,只是很可惜,还没等运送出去,就遭遇了蒙元军围城。

    仲纲之所以想到焚城之计,就是因为城内有足够的煤炭,否则光靠柴火,根本无法让整座城市燃烧起来。

    当整座汤固县化为一片火海时,刚冲进城内四处劫掠的蒙元士卒顿时慌了神,一个个再也顾不得手上抢到的物品,骑上战马就朝城外跑去。

    在出城门时,却遭遇当头一棒。此前撤退的凉州军在熊飞白的带领下,又杀了回来,用弓箭手封锁住了城门,凡是冲出来的蒙元骑兵都被乱箭射死。

    吊桥也被重新砍断,就算蒙元军想一鼓作气,用盾牌挡住箭矢,发现也无法跨过护城河,只得无奈朝城墙上跑去,防止烈火烧身。

    ……

    左相耶律子晋脸色勃然大变,急声道:“大汗,快撤吧!再不走,一会就来不及了。”

    蒙克骑在照夜玉狮子上也是惊慌失色,再也没了刚才得意洋洋之色,不断高喝道:“走,朝东门撤退。”

    一甩马鞭,照夜玉狮子撒腿狂奔,朝街道的另一头“踏踏踏”飞驰而去。身后跟随的是数百名的僧兵和怯薛军近卫。

    忽然他听到身后的桑格一声大喝,“心!”等蒙克反应过来,身子已经如同腾云驾雾般飞了出去。

    “啪!”“啪!”

    绛钦嘉措在蒙克骑马经过自己窗户时,从里面一跃而出,迅雷不及掩耳的一掌将他击飞了出去,另一掌势猛力沉和桑格对上。

    “大手印?”桑格平静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紧紧的盯着来人。

    借着桑格一掌之力,绛钦嘉措飘然后退几步,闪身来到蒙克身边,伸手一探,变掌为爪,便要朝他脑袋抓去。这一下若是被他抓实,蒙克的脑袋上肯定要留下几个指洞。

    “休得伤害我家大汗!”阿尔斯楞情急之下,手中的弯刀脱手飞出,旋转着朝绛钦嘉措的脖子砍去。

    “护驾!”

    耶律子晋大喊一声,拔出宝剑也飞扑上去。他虽然是文相,自幼却也随长辈习得一身好武艺,江湖中也算入得二流高手行列。

    尽管明知自己不是来人的对手,想着能牵制他片刻也不错,哪怕是死,也不能让大汗在自己的眼前被刺客所行刺。

    绛钦嘉措一招铁板桥,身子后仰,避开了迎面而来的弯刀,右手掌在地上一拍,几颗石子瞬间抓入手中,屈指一弹,一颗石子将耶律子晋的剑高高弹飞。

    只是一番耽误下,却错失了抓向蒙克的最佳时机。蒙克口吐鲜血,翻身站起,朝后退去。

    桑格脚下步伐快速连点,挡在了蒙克的身前,左手五指掐印诀,右手横推一掌,“龙象般若掌。”

    绛钦嘉措深吸一口气,胸口猛然鼓起,化爪为拳,和桑格对上。

    “嘭”,一股强劲的气流在中间飘荡,两人各自倒退数步。

    绛钦嘉措只觉手背麻软无力,再看自己的僧袍衣袖,已经被强劲的力道崩的片片破碎,散落在空中如同一只只飞舞的蝴蝶。

    他看了眼桑格,除了倒退几步,丝毫无恙。绛钦嘉措脸色铁青,眼中射出愤恨光芒,连声道:“好!好一招龙象般若掌!没想到师兄居然传给了你。”

    桑格双手合十,宣了声佛号:“阿弥陀佛,师叔,你又何必执着过往不肯放弃呢。”

    绛钦嘉措冷哼一声,“放弃?你的倒是好听,倘若我现在让师兄放弃雪域神宫,不再执掌密宗,他可愿意?”

    桑格默然无语,只是挡在他面前,不让他靠近蒙克。

    绛钦嘉措忽然哈哈大笑道:“桑格,你以为你拦住我,就能救得了蒙克了吗?虽然我的大手印不如你的龙象般若掌,但是也不是你轻易就能救回来的。”

    “更何况,”绛钦嘉措回头看了下熊熊燃烧的汤固县,脚下极速后退,声音从远处传来,“这城市已经陷入火海之中,再不逃出去,恐怕佛祖降临,也救不得你们。”

    桑格脸色一变,急忙回头一看,却见蒙克脸色灰白,呼吸微弱。桑格刷的一下撕开了蒙克的胸口的衣服,只见他胸口有一个乌黑的手掌印,五指纹路清晰可见。

    “毒掌?!”桑格拔腿朝绛钦嘉措离去的方向追了下去,“师叔,把解药留下来再走。”

    “怎么办?”阿尔斯楞手足无措的看着面色逐渐死灰,气息不稳的蒙克,连声问道。

    耶律子晋毕竟身为蒙元帝国左相,久经大事,临场不乱,冷静道:“先将大汗从城里带出去再,一切等到了外面再想办法,否则留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

    阿尔斯楞连连点头,“好,我这便背着大汗闯出去。”着,将蒙克背负在自己身上,骑上照夜玉狮子,朝东城门方向而去。

    耶律子晋回身对那些僧兵道:“现在桑格大师前去追刺客,为了以防万一,还请各位一前一后守好,防止还有刺客偷袭。”

    那名领头的僧兵双手合十,道:“左相请放心,贫僧自会舍命护着大汗出去。”

    一路纵马疾驰的一行人没有人注意到,一只奇怪的飞虫在他们头顶盘旋了半天。最后收了翅膀,降落在蒙克的头发里,顺着他的额头往下爬,来到了鼻孔位置,从里面钻了进去。

    诡异的是,随着那只虫子消失在蒙克的体内,蒙克胸口乌黑的手掌印正在慢慢变淡,呼吸也在逐渐变平稳,只是眼睛依旧紧紧闭着,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

    火焰越燃烧越猛烈,伴随着熊熊烈火的,是漫天的黑烟,如同乌云一样笼罩在汤固县的上空。许多吸入黑烟的蒙元士兵开始剧烈咳嗽,呼吸急促,喘不过气来。

    甚至有些士卒没有被烈焰烧灼,也纷纷从战马上摔落地下,两眼翻白,双手扼住喉咙,如同一只离开水里的鱼儿一样,渐渐失去生命。

    事后,据蒙元军统计,当时陷入汤固县内一共三万多骑兵,其中死于火中的有八千多人,真正被烧死和突围被凉州军射死的不足三千,剩下的都是被毒烟毒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