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180章 左贤王

时间:2018-03-13作者:庄子鱼

    ,精彩小说免费!

    翌日,伯雅伦在川县苦等蒙克不至,一问之下,才知道他竟然带着大军在定县和守军纠缠不休,顿时心下大恼。

    这个皇兄未免也太不晓事了。现在正是争分夺秒之际,他却只顾着一地之得失。说实话,康县和川县两县在手,区区一个定县根本无足挂齿。

    “来人!备马,本宫要前往定县。”

    到达定县后,伯雅伦直奔中军大帐而去,无视路上众位军士纷纷行礼,掀开大帐门帘,见到蒙克便开始劝慰,“皇兄,现在前方正需要你去指挥,你一直带着大军在后方干甚?”

    蒙克胀红了脸,支支吾吾道:“朕不过见那小小的定县知县如此猖狂,不仅无视朕对他的示好,还砍了朕的使者脑袋,枉顾朕对他一番赏识,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伯雅伦无语看了他一眼,良久叹了口气,“皇兄,你现在是一国之君,身上担负的是整个帝国的未来。你岂可因小失大,为了个人好恶,而耽误了整个计划?”

    说着,她用手指了指玉门关方向,大声说道:“你可知道,你耽误的这一天时间,会让我们蒙元士兵少攻占多少城池?在你耽误的时间内,仲家军和西凉军可不会就此等着,万一被他们回过神来,形成反扑之势,我们军队又会付出多大的牺牲才能挽回这些损失?”

    “这……”蒙克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显然他也意识到自己的任性会带来什么后果,“朕思虑不周,是朕错了。朕立马挥兵南下,此处交由一名千夫长领军慢慢攻打。就算拿不下定县,也要将他们困死在里面。”

    伯雅伦脸上露出欣慰之色,右手握拳,放置胸前,躬身道:“皇兄圣明!此时要做的,就是尽快将西宁城攻下来,让帝国百官知晓,我们真正的能力,并不是完全靠父汗的荫庇。”

    蒙克慎重点点头,“皇妹,一直以来,幸亏有你和母后在身边支持,否则大哥早就被两位王叔给废黜了。”

    伯雅伦脸上露出一抹苦涩笑容,“皇兄,我们本来就一家人,做妹妹的不支持你,还会支持谁呢?其实小妹倒没出多少力气,真正牺牲最大的还是母后。”

    蒙克和伯雅伦乃是一母同胞,不过他们的母亲赵玉儿却不是蒙元大部落的贵女,而是来自东魏一个落魄小家族的女子。

    有一次无意中遇到在东魏游历乔装打扮的蒙元王子阔端,两人一见钟情,后来阔端将赵玉儿接回了蒙元大都。

    赵玉儿虽然出身不是很高贵,但是她对政治敏感性高,用人手段非常厉害。在她的辅佐下,阔端登上了蒙元帝国大汗之位。

    只是很可惜,阔端继位没几年,蒙元就和北边的罗刹国以及南边的大夏王朝爆发了战争。阔端御驾亲征讨伐罗刹国,虽然将罗刹国打退北疆,他自己也不幸受了重伤,两年后不治身亡。

    阔端驾崩后,他膝下只有一儿一女,大汗之位自然由儿子蒙克继承。当时有资格继承大汗之位的,除了蒙克之外,还有阔端的两个弟弟,左贤王兀鲁赤和右贤王术儿彻。

    当时右贤王术儿彻正在幽云十六州和大夏军队交锋,阔端驾崩时他根本来不及从幽云十六州赶回大都争夺大汗之位。

    可是左贤王兀鲁赤正好在大都,当时他在朝廷的势力已经很强大,丝毫不逊色于驾崩的大汗阔端,更别论是蒙克。

    当时几乎所有的人都以为大汗之位会落到权势惊天的左贤王兀鲁赤手中,可结果却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最终继承大汗之位的居然是蒙克,而不是兀鲁赤。

    有人传言,在蒙克登基的前一夜,当时的皇后赵玉儿亲自上门拜访了左贤王兀鲁赤,并且一夜未出左贤王府,而是第二天和左贤王兀鲁赤一同出现在了蒙克登基大典上。

    左贤王兀鲁赤虽然没有登上大汗之位,却也被册封为了摄政王,和太后赵玉儿一同执掌朝政。

    当年蒙克和伯雅伦两人还小,不清楚其中发生了什么,后来随着年龄逐渐长大,才知道当初母后赵玉儿为了他们两人付出的巨大牺牲。

    当然,他们两人没有丝毫看不起自己母后的意思,在蒙元帝国,兄终弟及的的情况不再少数。许多弟弟在哥哥死了之后,都娶了嫂子为妻,甚至还有许多在自己父亲死后,娶父亲小妾为妻的,也很常见。

    对蒙元帝国的人来说,这种很普通常见的事情,并不像大夏和东魏那样涉及到伦理,自然也就不会太过鄙夷。

    ……

    ……

    蒙元帝国京城,大都。

    左贤王府内,兀鲁赤端坐在胡床上,手上捧着张情报,正聚精会神的看着。忽然他嗤笑一声,“我那小侄儿那么多年下来,总算长了几分本事,也不完全是过去那个需要靠母亲上位的男子汉了。”

    下首一个身穿僧袍的男子竖起单掌,宣了声口号:“阿弥陀佛,莫非左贤王还在耿耿于怀当年那件事情?”

    兀鲁赤脸色微微一变,冷哼道:“当年一事也怪不得别人,只能怨自己一时间没把持住,着了那妖女的道。所以这十几年来,本王也不曾太过为难他们母子二人。可是……”

    兀鲁赤眼里露出怨恨之色,“自从那贱种一日日坐稳了皇位之后,那妖女还真以为吃定了本王。居然想违背当初签订的协议,想将本王从朝堂上踢开,由她一个人垂帘听政。”

    “可是她也不想想,那么多年来究竟是谁在后面支持她,才让她在朝堂上呼风唤雨。现在她品尝到了权力的滋味,就想将合伙人踢一边,这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难道她就不怕,再这样一手独大下去,她那儿子会看不过去,将她直接打入冷宫?”

    那僧人拈花一笑,“自古权势动人心,凡人总是堪不破种种欲望,有因必有果。左贤王何必太着像。”

    兀鲁赤盯着那僧人深深的看了眼,“绛钦嘉措,你若能堪破种种欲望,又何必来找本王。好生自在念你的佛,修你的道不是更好?”

    绛钦嘉措面露悲苦之色,“王爷所言极是,小僧若是能放下过去种种,也不至于托庇王爷那么多年了。说到底,人生八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五阴炽盛、求不得。若真能看开,那离成佛也不远了。”

    兀鲁赤摆摆手,冲他说道:“绛钦嘉措大师,你我也别谈那么多虚的。你帮本王想办法除掉那贱种,本王帮你重振密宗,你看如何?”

    绛钦嘉措微眯的双眼陡然睁开,爆发出一股慑人的光芒,双掌合十,脸上露出神秘笑容。

    “阿弥陀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