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178章 故人、再破城(四更完毕求收藏)

时间:2018-03-13作者:庄子鱼

    ,精彩小说免费!

    田幸愿意和丹阳子王伯阳下山,自然是冲着龙女采儿的那句话,掌握化学知识,便可以配制出让粮食增产五倍以上的肥料。

    身为农家传人,对农事自然非同一般重视。否则光学农学而不去实践的话,那学了又有何用?

    只是事后田幸思考了一番,自己似乎太过冲动了。哪怕是龙神传授神术,想让粮食增产五倍以上,似乎也不太可能?

    从百圣临世起,至今已有一千年历史。这一千年来,农耕技术得到不断发展,可是粮食方面的产量却连一倍都没增加到。

    可现在学了化学,就能有让粮食增长五倍的东西,田幸怎么想都怎么觉得不可能。但既然人都来了,就抱着兼听则明的态度来听苏子恒讲课。

    没想到反而让他发现了一个此前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人,竟然会出现在这个偏远的山村。

    看着贾清文似乎想不起来自己是谁,田幸上前两步,走到他近前,拱手笑道:“农家田幸,见过纵横高传贾兄。”

    贾清文这才反应过来,面露愧色道:“不知是田兄当面,贾某实在失礼,还望田兄莫怪。”

    田幸摇摇头笑道:“同是天涯沦落人,贾兄不必介怀,一转眼已有近十年未见,彼此相貌都发生了很大变化,一时间认不出来,实属正常。”

    贾清文笑笑,似乎不想多提过往之事,转移话题问道:“田兄怎也来白鹿书院了?”

    田幸哈哈一笑,便将自己来苏家庄的经过给贾清文讲了一遍。

    贾清文听罢,倒也没妄下定论,而是意有所指道:“田兄,这白鹿书院山长苏子恒,你别看他年龄小,可他一身所学,却是不凡。而且还经常有过人之举,既然田兄来了,不妨多听听,没准有意外收获。”

    田幸闻言大点起头,连声附和道:“贾兄所言不虚,且不谈别的。就今日听到的数学四则基本运算,就不虚此行。”

    贾清文笑着邀请道:“相请不如偶遇,难得在西凉能遇到故人,不如去贾某落脚之处坐坐。”

    田幸拱手笑道:“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贾清文在白鹿书院任教,苏子恒特意给他安排了一间院子,这本来是之前白鹿书院教书先生们的落脚之处,只是后来书院没落,先生们都走完了。

    苏子恒暂时只聘请到了贾清文一人在教书,因此整个院子就他和杨伦两人住。苏子恒原本看贾清文腿脚不便,打算安排一个侍女来服侍他,却被贾清文拒绝,他说有杨伦一人足矣,有事弟子服其劳。

    进入院子后,贾清文吩咐杨伦去烧水泡茶,他则对田幸笑笑,“地方简陋,还望田兄莫介意。贾某也是借居于此,倒也没太花心思去装饰。”

    田幸四处打量一番,房间不是很大,甚在简洁干净,靠窗的书桌上摆放着几本书籍和笔墨纸砚,一盏油灯搁置在桌子上,昏黄的火苗正不断跳跃,给房间增添些许光明。

    田幸羡慕道:“良田千顷,不过一日三餐;广厦万间,不过一塌之眠。能住即可,有何简陋?更何况还能日夜伴书眠,这可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生活。”

    贾清文哈哈笑道:“田兄还是如此洒脱,这份心性倒是不凡,这才是真正让人羡慕地方。”

    这时杨伦从外面端着茶杯走了进来,恭声道:“两位先生请用茶。”

    田幸接过茶杯,冲他点头微笑道:“多谢这位小兄弟,小兄弟莫非是贾兄新收的弟子?”

    贾清文面露笑容,老怀大慰道:“不错,这正是贾某近几年来收的弟子。田兄帮忙看下如何?”

    田幸放下茶杯,上下打量了杨伦一番,称赞道:“相貌端正,外表刚毅木讷,确实是个好苗子,值得好生栽培一番。”

    田幸虽然是农家传人,可他相术却并不逊色于阴阳家传人,盖因农家本就需要经常和万物打交道,没有一副好的观察力可不行。

    “只是……贾兄莫非日后真的就打算教书育人,安度此身,不再出山了吗?”

    贾清文脸上笑意顿时敛去,伸手拍了拍自己残废的大腿,自嘲道:“田兄觉得我现在这幅样子,还能有什么作为吗?我纵横一派和田兄的农家不同,靠的就是嘴上的功夫和一双能行走天下的脚。”

    “现在我连走路都很困难,还有谁会雇佣我这样一位残废去做说客吗?”

    田幸沉默不语,许久才幽幽叹道:“难道贾兄就真的没再想有过有朝一日重回大魏吗?有些仇真的能就此放下不再想起?”

    贾清文脸上露出意味深长之色,轻轻把玩着手上的茶杯,似笑非笑道:“将来的事情谁说的清楚,关键是要把握好眼下。”

    田幸的相术是不错,可是他毕竟和苏子恒接触的太短,没有真正认识到苏子恒的能力。而自己则不同,通过这一个月的时间观察,已经深刻见识到了他的与众不同,下面需要做的就是,怎么提高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地位,让他知道自己的能力所在。

    只有有用的人,才能得到对方的重视!

    ……

    ……

    在伯雅伦的指挥下,川县的蒙元骑兵分为了三队人马。其中三千人镇守川县,另外三千多人兵分两路,分别去诈取康县和定县。

    伯雅伦要求不高,不管是康县还是定县,随便夺取了一座县城,边境处的十九万蒙元兵就可以长驱直入,直取西凉腹地。

    因此她特别交代过,一旦有机可乘,哪怕不惜任何代价都要夺下一处城门,然后放出信号,等待蒙克大军的到来。

    月赤察儿按照事先伯雅伦的分配的任务,选择了前往康县去执行诈城。昨日傍晚,在诈取川县时,差点被康县来的一名求援的士卒破坏计划。

    事后伯雅伦活捉了那名士卒,原本想从他嘴里撬出点信息,不料他却因为重伤不治死亡了。

    虽然没能得到什么有效情报,月赤察儿靠着那士卒身上几份书信,得知康县的情况之后,小心谨慎安排计划,趁着天刚放亮,康县守军反应不及时,一举夺下了康县的城门,用不到两千人马,死死守住了那道城门,坚持到蒙克指挥大军破城而入。

    而另一路运气则差了许多,诈城时被定县知县刘元识破,领军的千夫长当场被射杀在城门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