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160章 诺敏皇姑

时间:2018-03-04作者:庄子鱼

    由不得暗九会如此大惊失色,实在是纪的话太过匪夷所思。

    血滴子乃是蒙元帝国的秘密特务组织,就如同大夏王朝的六扇门,东魏的锦衣卫,南周的一品堂类似。

    纪自己组建的暗部也差不多是这样性质的组织,只是规模和实力无法和上诉四大组织相提媲美。

    纪背着手,在密室里面踱着方步,若有所思道:“暗九,按照你所,劫杀你们的黑衣人个个武功高强,为首的甚至有超一流的实力。倘若不是他故意放你们走,你们两人如何能逃脱?”

    “可是……可是他们为什么要劫杀使节团?”暗九依旧不敢置信。

    纪停了下来,看着暗九脸上失落之色,幽幽道:“因为大汗想要一个发兵的借口。漠西草原发生蝗灾,二十多万族人将会无处过冬。倘若不对凉州发动战争,那二十多万的漠西四大部落的族人就会饿死至少四分之一。”

    暗九愕然,随后醒悟过来,“原来如此,可为什么血滴子将所有人都杀了,偏偏放过了我和达鲁花赤两人?”

    纪皱眉道:“或许是血滴子的首领也不敢确定你是真的永宁公主,还是假的永宁公主?万一杀错了,他就会引来我皇兄的怒火,他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原来如此……那属下能逃过一劫,还真是多亏了公主殿下。”暗九后怕不已,没死在敌国手上,死在自己人的手里,那真是太冤枉了。

    纪淡淡道:“暗九,达鲁花赤人呢?”

    暗九急忙回话道:“公主殿下,达鲁花赤大人此刻正在城外,他伤的比属下更严重,我们逃到了西宁,他就重伤不支倒下了。属下这才冒险进城,就是想让公主殿下去救他。”

    纪点头道:“本宫知晓了,你暂且安心养伤,将达鲁花赤藏身地方告诉本宫,本宫明日会想法出城。”

    ……

    ……

    辰时刚过,仲夏的马车便到了暖香阁门口。

    花娘一见仲夏,甩着绣帕三步一摇走到了他面前,捏着嗓子娇滴滴喊道:“呦,这不是仲三公子嘛,又来找姑娘了?”

    仲夏后退两步,急忙伸手阻止她的靠近,“花娘,你又不是那些十七八岁的姑娘,身上洒那么多香粉干吗?”

    花娘尴尬笑了笑,却也没靠近,捻着兰花指自怜自叹道:“三公子您这就不懂了吧,越是像我这等残花败柳,才越需要打扮,反倒那些十七八岁的姑娘,一个个青春貌美,天然去雕饰才最好。”

    仲夏今日不知为何,心情许是不太好,没和花娘多调情,挥了挥手道:“花娘,姑娘起来了没有?她好今日陪我一同去城外的。”

    花娘尚未来得及回话,身后就传来了纪的声音,“有劳三公子久候,我们这便走吧。”

    花娘狐疑的看着渐渐远去的马车,多年来待人接物的经验和直觉告诉她,仲夏似乎不像普通仰慕纪的追求者那样,虽然也是在讨好她,但里面似乎多了些恭敬。

    “堂堂一个国公的三公子会对一个青楼女子恭敬?”花娘觉得自己有点想多了,摇了摇头,转身回到了暖香阁内。

    马车上。

    仲夏和纪分别坐两边,并没有很亲昵的坐在一起。他抬头看了眼纪身边的桃红,欲言又止。

    纪冲他摆摆手,道:“无妨,桃红乃是我的贴身婢女,我的许多事情她都知晓,有什么事你尽管即可。”

    仲夏轻轻挑起马车的窗帘,探头张望了眼,见马车附近并无人靠近,这才压低声音道:“我娘亲已经在城外庄园等候,想和您见一面。”

    纪无声点点头,“路上人多,有事到了再谈。”

    ……

    马车疾驰驶进城外仲家庄园,这是一片面积超过百顷的大庄园。在整个凉州境内,也只有西凉公仲家才有此殊荣。

    出了城之后,纪明显感觉身后盯梢的人减少许多。自从那日在苏家庄和仲轻寒正面对上之后,她就发现身边多了许多调查自己的人。

    不过纪并没有将这一切放在心上,她的身份是经过几年时间周密布置,不是仲轻寒一时半刻工夫能调查出来。

    而过了这段时间,就算仲轻寒调查出来,也没什么用了,那时她早已不在西宁。

    进入主院后,仲夏屏退左右,并且安排了忠心的侍卫们守在门外,叮嘱他们不许任何人靠近,如果有人胆敢擅自乱闯,格杀勿论!

    纪吩咐桃红留在门口,她则独身和仲夏进入了大厅。

    大厅门窗紧闭,却不显得昏暗,主要是墙壁上的窗户不像普通人家用纸糊的,而是从西域运送进来的琉璃。

    对许多人家里难求一见的琉璃,却被用来制作成了窗户,由此可见西凉公府上的奢华程度。

    仲夏上前几步,对站在窗户旁边欣赏户外景色的一个美妇躬身行礼,道:“娘,纪姑娘到了。”

    那美妇回过头来,纪看她外貌,一点都不像生了个十六七岁儿子的中年妇女,顶多二十七八的少妇,足以证明她保养的好。

    纪上前一步,跪下磕头道:“孩儿伯雅伦见过诺敏皇姑。”

    诺敏伸手将她扶起,面带笑容,柔声道:“既然到了姑姑这,就不用再带着那人皮面具了。不如取掉让姑姑好生看看你一番。”

    纪微微一笑,“姑姑您先稍等片刻,孩儿这就取下来。”

    着,她双手在脸上轻轻搓揉,心翼翼将那张人皮面具取了下来,恢复了她本来的面貌。

    诺敏不住上下打量她,啧啧称赞道:“果然天生丽质,和我那皇嫂长得是一模一样。想你刚出生时,我还亲手抱过你,没想到一转眼,你就变成了大姑娘。”

    伯雅伦羞涩道:“皇姑,您是怎么认出侄女的身份来的?侄女自信伪装的很好,一般人根本看不出侄女带了人皮面具。”

    诺敏眼里露出追忆之色,像是回想起了什么事,脸上不由自主露出一抹发自内心的笑容。这是仲夏这十几年内,在他娘亲身上从没有见过的笑容。

    “伯雅伦,你伪装的很好。若不是以前我曾亲眼见过这张人皮面具的制作过程,姑姑我也不可能一眼就识破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