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158章 纪小小之死二(为舵主南宫雪狼加更)

时间:2018-03-04作者:庄子鱼

    纪死了!

    怜风得到这个消息后,头脑一蒙,早上都还安排了人盯着她,亲眼看着她和三公子一起出城的,怎么下午就得到了她死亡消息,这不科学!

    怜风冷冷的看着那名回报消息的密侦司密探,语气寒彻入骨,“你可是亲眼见着纪死了?她又是如何死的?给我详细道来。”

    听到怜风问话,那名密侦司的密探急忙回答道:“是三公子的护卫射杀了她。”

    “三公子的护卫?”怜风惊诧道:“三公子护卫为何好好的会射杀纪?”

    那密探吞吞吐吐道:“这个……这个的就不知道了。的也只是远远看见一眼,并不敢上前多问。”

    怜风挥挥手,“你下去吧,这件事情我知道了。刚才大姐交代的事情,你们密侦司要用心去做。”

    “谨遵大姐之令!”

    ……

    回到仲轻寒的书房,怜风将从密探那里打听到关于纪之死的消息告诉了仲轻寒。

    仲轻寒面有狐疑之色,喃喃自语道:“怎么可能会那么凑巧,我这边刚准备调查她,她就死了。这里面一定有蹊跷。”

    “怜风,你去给我看看,仲夏他回来了没有?如果回来的话,让他到我院子来一趟。”

    怜风应声而出。

    一个时辰后,仲夏从城外的庄园回到府上,得知大姐仲轻寒请他过院子一叙。

    他的心里已然了解所谓何事,实话,他的这个姐姐大不了他一两岁,却是他在仲府中最怵的两个人之一,另外一个乃是他的亲生父亲,西凉公仲纲。

    “坐!”见到仲夏进来,仲轻寒招呼他坐下,然后吩咐道:“怜风,去将苏公子送来的雨前龙井泡一壶上来。”

    仲夏大大咧咧坐下,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二姐,你找我有何事?若是没什么大事的话,弟我要回房读书去了。否则等父亲大人回来,考校不合格,又得臭骂我一顿。”

    仲轻寒似乎没看到他轻浮的举动,和煦笑道:“就和你聊几句,耽误不了多长时间,喝杯茶的工夫而已。莫非三弟有什么很急,且不方便让姐姐知道的事情要去做吗?”

    仲夏心头一凛,借着接过怜风茶杯之际,平缓了下心情,哈哈一笑,“二姐您哪里话,正好弟也很久没和二姐在一起聊天了,有什么话你尽管问。”

    仲轻寒端起瓷杯,揭开杯盖,看着茶汤里面点点碧绿之色,轻轻抿了一口,然后对仲夏笑道:“三弟,你尝尝这茶水的味道,虽然比煎茶要寡淡、微苦一些,但是喝习惯后,还是挺回味无穷的。”

    仲夏此刻心里正七上八下,忐忑不安,哪里有什么心情喝茶。府内密侦司调查纪一事,他早有耳闻,若非不是密侦司的密探们已经快抓到证据,他也不会出此下策。

    只是没想到他前脚刚处理完,后脚就被自己大姐请了过来。

    仲夏叹了口气,放下了茶杯,“二姐,有什么话就直吧,三弟我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砰”

    仲轻寒将茶杯重重搁置在茶几上,目光如剑般凌厉,“好,三弟,我就开门见山问你了。今日早上纪是不是和你一同出城了?”

    仲夏的心脏随着那声重响,骤然提的很高,“不错,是有那么回事。”

    仲轻寒冷冷问道:“那她现在人呢?”

    仲夏道:“死了。”

    仲轻寒双眉倒竖,不怒而威,一股强大的气势直扑而去,一字一顿问道:“怎么死的?”

    仲夏感觉自己快呼吸不过来,这种强大的气势他以前只在他的父亲仲纲身上见识过,没想到自己的大姐居然也有此慑人心魄能力。

    一时间他开始隐约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或许自己不应该如此轻易下决定……

    他艰难开口道:“弟,弟原本是仰慕那纪的美貌和才学,主动讨好于她,想博得一番她的欢心,看自己能否成为那入幕之宾。”

    仲轻寒见他话断断续续,脸色胀红,便收回了少许气势。心里对他倒是高看一眼,没想到他眼光还不错。

    对于纪,她也接触不少时间,知道这个女子的确容易吸引人的爱慕。没见才情高如苏子恒,也和她搅和到一起去了。

    而这,恰恰是引起她怀疑的地方。既然纪和苏子恒关系那么密切,为何纪又会和自家弟走的那么近?

    仲轻寒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淡淡道:“既然你如此仰慕她,为何她还会死于你的侍卫之手?”

    仲夏脸色苍白,艰难咽了口唾沫,“二,二姐。当时家母在城外庄园,见纪行踪诡异,试探之后,得知她乃是蒙元国的探子,便打算擒拿下她。”

    缓了口气,他见仲轻寒依旧冷冷盯着自己,便继续道:“那纪见行踪暴露,便想逃走,被家母下令侍卫射杀。”

    仲轻寒皱眉道:“三夫人也去城外庄园了?”

    仲夏道:“是,是的。因为蝗灾缘故,我娘她担心庄园受灾,便前往庄园打听情况。”

    仲轻寒眼睛微眯,看了仲夏许久,见他面不改色,丝毫没有慌乱,忽的正色道:“辛苦三夫人了,那庄园一切可好?”

    仲轻寒的母亲殷妍柔乃是西凉公仲纲的正妻,只是她近十年几乎不管府中大事务,每日在佛堂念经。

    仲纲除了正妻之外,还有三个侧室。其中仲夏便是三夫人的儿子,平时家中庄园也是由她在管理。因此发生蝗灾时,她出现在城外庄园也不足为奇。

    仲夏点头道:“庄园一切安好,来也奇怪,这次蝗灾虽然来势很凶猛,但不知为何到了西宁府境内,原本聚成一群的蝗虫反而四下分散。这样一来,倒让庄园内的仆人们驱散蝗虫提供不少便利。”

    仲轻寒松了口气,蝗灾没给西宁造成太过严重的灾害就好,否则一旦老百姓动荡,再加上蒙元国那边可能出现的战争预兆,那凉州就危险了。

    “三弟,劳累你走一趟,二姐现在没事了,你回去吧。”挥了挥手,仲轻寒面露一丝疲倦道。

    仲夏心翼翼的告辞离开仲轻寒的院子,却没有注意到他转身的时候,仲轻寒脸上倦容一扫而空,转而是凝重之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