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128章 回信、猜测

时间:2018-02-19作者:庄子鱼

    等苏子恒回到苏家庄时,张婉清告诉他,有一个不认识的女子求见他,是有书信转交。苏子恒吩咐刘思君将那女子带到自己的书房。

    那名女子看上去年龄不是很大,十八九岁左右,身上穿着很普通。一进门,毫不在意石猛守护在苏子恒身侧,上前大礼参拜,随后从怀中掏出了两封书信,躬身递了上去。

    “苏公子,这是我家姐吩咐奴婢给您送来的信件。”

    石猛上前两步,接过了书信,放在手上掂了掂,这才放在了苏子恒书桌前,低声道:“老爷,信很安全。”

    由不得石猛如此心,经过上次山贼袭击事件,谁知道有没有人暗中对自己家老爷图谋不轨。要是自家老爷发生点意外,自己可又要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实在太痛苦。

    苏子恒拿起来一看,字迹很熟悉,是纪的信。他一边拆开信封,一边淡淡问道:“你家姐是姑娘,为何我以前没见过你?”

    那女子一愣,忙回答道:“回禀苏公子,奴婢也是最近几日才回到姐身边。苏公子没有见过也是情理之中。”

    苏子恒点点头,“君,你先带这位姑娘下去休息片刻。等我看完了书信,回一封给你家姐,你再带回去。”

    那女子盈盈一福,和刘思君离开了书房。

    苏子恒抖开了书信,正欲看时,忽然抬头对石猛道:“石猛,你也先下去吧,这里用不着你守护了。”

    待石猛离开后,苏子恒这才将目光放在了那叠浣花笺上,粉红色的信笺让他心头一暖。一字一句看了下去。

    “苏郎,见字如面。今日闻君偶遇……”

    看完整封信后,苏子恒阖上双眼,静静沉思着,考虑如何给她回信。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该相信纪信里的解释,但是看她那么着急给自己写信,就知道她内心还是很在乎自己的想法。

    何况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深情蜜意,哪怕是瞎子也能看出来。更何况他前世还是一名专攻语文教学的老师,最擅长的就是分析这些东西。

    可是苏子恒不明白的是,既然她对自己有情,自己也对她有意,为何不让自己替她赎身,还待在那样的红尘场所干吗?

    苏子恒半晌睁开眼睛,亲自磨墨提笔,取过几张白中泛黄的信笺。斟酌片刻,落笔在上面写了几个字。后来自我感觉不妥,又将信笺揉成一团,丢在垃圾桶里。

    如此反复数次,他始终不知道自己应该写些什么内容才好。自己不在乎,那怎么可能?自己心里不爽,似乎又太过家子气。

    别人一个女孩子都主动和自己解释,写了满满两封信,近十张信笺,足以见其诚意。

    最后他叹了口气,决定什么也不,直接赋了一首给她。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写完后,他又扯过一张信笺,隐约又提了几句让她离开暖香阁的意思。然后将这两张信笺叠好,装入一个牛皮纸信封中,交给了那名女子,嘱托她一定要亲手交到纪手中。

    ……

    ……

    晚上吃饭时,苏子恒依旧和张婉清、丫以及谢青璇三人一起吃。

    期间,谢青璇提了一句,“下午来的那名女子不简单。”

    苏子恒愕然,好奇问道:“怎么?”

    谢青璇道:“看她行动间,动作敏捷灵巧。从进入苏家庄后,孤身一人却毫无畏惧,显然对自己非常有信心。虽然未见她出手,但我猜测,不比石猛弱多少。”

    “嘶……”苏子恒倒吸了口凉气,“上次我记得你和我过,石猛一身功夫可以步入江湖二流高手之列。如此来这女子倒也真不可觑,可是如此厉害的女子,为何会是纪的婢女?”

    谢青璇淡淡道:“那纪也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她也有一身好功夫。日后你和她相处时,最好心里有个底。”

    “是这样吗?如此一来,倒也的通。”苏子恒摩挲着自己的下巴,所有所思。

    他想起了刚才纪来的那封信,上面提及了前段时间爆发的蝗灾之事,让自己最好在庄园内,不要轻易外出,话里话外暗示着最近一段时间外面会很不安全。

    再联想到早上赵承文对自己的那番话,蒙元帝国那边似乎有情况,私下在调集军队,做出了攻打凉州的准备。

    莫非……纪是蒙元帝国那边的间谍?

    否则自己为何给她赎身,她却不赞同。还对自己提起过她的家在塞外,问及自己是否会和她一起走?

    ……

    苏子恒没想到他的猜测非常准确,就是将纪的身份想的太简单了一些。她的真正身份可不仅仅只是一名间谍那么简单,而是蒙元帝国的公主,大汗蒙克的嫡亲妹妹——永宁公主孛儿只斤伯雅伦。

    其实苏子恒很想告诉纪,就算她是蒙元帝国的间谍,他也无所谓。只要纪愿意和自己走,蒙元帝国有何惧?他虽然不能正面对抗一个强大的国家,但是要躲避一个国家的追查,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更何况,他并没有什么民族和国家的敌对意识。虽然这具身体是大夏人,还是一名有功名的秀才,但是他的灵魂却是另一个星球的人,对这个星球上的国家一点归属感都没有。

    不管纪是大夏人也好,还是蒙元人也罢,对他来,没有丝毫的区别。但是刚才纪信里暗示的事情,却引起了他的注意。

    倘若真的蒙元和大夏之间爆发了战争,并且战争爆发地点就在凉州,甚至具体点,会打到西宁府来,那么自己就要及早做准备。

    苏子恒不确定纪为何暗示自己不要外出,或许她真的有能力在蒙元帝国的军队打过来,保护自己不出事。但是,将自己一个庄子人的性命寄托在别人的庇护下,无疑是最蠢的想法。

    他要的是在不管什么情况下,自己能保护好自己。

    苏子恒安静的坐在书房内,看着书桌上蜡烛火光忽明忽暗,听到它发出“哔卟”烛火爆裂之声,他依旧毫无所动,思索着接下来的对策。

    在没有大规模武装现代化武器之前,要对付骑兵,似乎就只有“高筑墙、广积粮”一条道路,逼得他们无法攻打进来。

    可是一想到自己这座宅子差点被三、四百名山贼给攻破,要想守住几万,甚至十几万的正规骑兵攻击,基本上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猛然间,苏子恒闭上的眼睛突然睁开,在昏暗的房间中绽放出一道明亮的色彩。

    “来这个世界已经近一个月时间,各项事情也算稳定下来,也该将前世地球上的那些黑科技逐一搬出来了。首先,就从研究制造水泥开始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