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93章 死不瞑目

时间:2018-02-01作者:庄子鱼

    得知找到采儿的消息,已经是第三天。看ΔΔ书阁んw.『kan→shu→.

    这两日西宁府出了两件惊动全城的大事件,这两件事情都和一个叫暖香阁的青楼有关。第一件大事是暖香阁一名叫做纪的红牌姑娘,在七夕当日,凭借一首,技压群芳,夺得了七夕花魁赛的花魁头衔。

    另一件大事,则是据暖香阁一名叫采儿的姑娘,发现被人虐杀弃尸荒野。据目击者所称,那位姑娘死状极惨,让人不忍目睹。

    苏子恒陪同宋建明站在西宁府衙的停尸房内,怔怔注视着采儿的尸首,久久不能作声。他的手指紧握成拳,任凭尖锐的指甲刺入掌心,点点鲜血渗透出来,也丝毫未觉。

    宋建才在旁边摇头叹息道:“据报案之人所,采儿姑娘被发现时,身上未着片缕。一身的鞭伤和牙印,十有是被人所虐杀。”

    苏子恒看着采儿空洞的眼眶,声音很冷,如同九幽中飘来一样,“她的眼睛呢?”

    那瞬间,宋建才忘了现在是七月酷暑,好似身在寒冬,声音艰涩道:“据巡捕房汪捕头推测,采儿姑娘的眼睛,应该是被凶手挖掉的。”

    “呵呵,”苏子恒突然笑莫名其妙笑了起来,“是因为凶手害怕采儿姑娘的眼睛里留下他的倒影吗?”

    “是,是吧。”

    “汪捕头有没有发现凶手的的身份?”苏子恒淡淡追问道。

    “还,还没有。”宋建才擦拭了下额头的冷汗,他觉得此刻的苏子恒气势好威严,和知州许大人相比也不遑多让。

    “一点线索都没有吗?”

    “这倒也不是,”宋建才急忙解释道:“巡捕房那边已经调查出来,是谁将采儿姑娘掳走的。”

    “哦,是吗,那究竟是谁下的手?”苏子恒的声音听不出丝毫的愤怒,却让人寒彻入骨。

    宋建才毫不怀疑,一旦苏子恒知道是谁下的手,定然会将他们剥皮拆骨。

    “是沙蝎帮的人干的。”见苏子恒似乎不太清楚沙蝎帮的来历,宋建才接着解释道:“沙蝎帮和长乐坊一样,也是西宁府的地下势力。”

    “只是长乐坊的地盘在西市大街,沙蝎帮的地盘在北长街。他们之间也互有争斗,总体来长乐坊势力要更胜一筹。”

    “沙蝎帮,嘿嘿,好,好的很。”苏子恒心里已经给沙蝎帮打上了死亡的标记,“既然已经找到掳走采儿姑娘的人,想必也能问出幕后的主使人吧?”

    “巡捕房的人去晚了一步,掳走采儿姑娘的那几个沙蝎帮的人已经被灭口了。”

    “什么?被灭口了?”苏子恒瞳孔微微一缩,好迅捷的速度。估计巡捕房这边刚有所动作,他们那边就觉察出来了。还是巡捕房里面有他们的人,才能在巡捕房有所行动之前,就先通知给了对方。

    不管是什么原因,由此可见,这个凶手能力定然不凡。

    宋建才低声道:“是的,上面的意思是希望这件事情到此为止。既然掳走采儿姑娘的人已经死了,就当已经为采儿姑娘报仇了。”

    “就这样算了?”一直木然无语的宋建明忽地醒转过来,一把揪住宋建才的衣襟,大声怒喝道:“采儿她死的那么惨,你居然就这样算了?就只是死了几个掳走她的人,就要放弃继续追踪下去,你觉得采儿她会瞑目吗?”

    宋建才任由他抓住自己,面无表情道:“不然你怎么办?连巡捕房汪捕头都不敢查下去的案子,谁还敢插手。”

    看着宋建明眼中怒火越来越盛,宋建才一把将他手拂开,冷冷道:“再则,暖香阁自己都不打算追究这件事情。莫非你还要死揪着不放?你有什么资格追究?”

    “你今年已经老大不了,就算你不满当初家主为你指婚,拆散了你和幼兰表妹的感情。现在那么多年过去了,你也应该释怀了吧?莫非你还真的想继续这样闹下去,给宋家招来灾祸不成?”

    到后面,宋建才几乎是低吼出声。宋建明乃是宋家这一代最有出息的一个,宋建才实在不忍看他这样继续荒废下去。

    “我……我……”宋建明的眼里闪过痛苦之色,回头看着采儿那满身伤痕的尸体,心如刀割,“早知会这样,当初什么我也要给你赎身。大不了我自己受点委屈,也定然不会让你这样受尽屈辱而死。”

    苏子恒看他悲痛欲绝,以至泣不成声,正准备好言安慰他。忽然见他伸出衣袖,抹去脸上的泪水,沉声道:“采儿,你放心,不管凶手是谁,我都会让他付出代价,我不会让你死不瞑目的。”

    宋建才见他还是那么固执,就想对他一顿怒喝,刚准备开口时,却被苏子恒拉到了一边,“三哥,这个时候你就不要再他了,由他去吧。或许这样一来还是好事呢,只要他肯振作起来,你还担心什么?”

    宋建才低声道:“苏公子有所不知,这次的事件非同可,连暖香阁和汪捕头都不想继续追查下去。我怕他会给宋家招来灾难。”

    苏子恒拍了拍他肩膀,安慰道:“三哥你也别想太多了,我会好生劝解他的。你回府也让家里人多关心关心他,只要建明兄不一昧沉浸在伤痛中,就没事了。”

    “唉,”宋建才叹了口气,对苏子恒拱手道:“那一切有劳苏公子了。”

    ……

    ……

    走在回去的路上,没有旁人,只有苏子恒和宋建明两人。安慰的话,苏子恒已经过,他现在要的却是:

    “建明兄,想要报仇,凭借的是实力,而不是一腔热血。为什么这次那么多人不敢追查下去,就是因为实力没有对方强大。仅凭血气之勇,是永远都成不了大事的,须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宋建明沉默良久,才幽幽开口道:“子恒贤弟,你莫要担心为兄。你的道理我都懂,放心,我不会做傻事的。就算我不顾个人安危,难道还能将整个宋家拖下水吗?”

    顿了顿,他继续道:“今日这事,我心里多少都有点底。能让大家不敢查下去的,整个西宁无非也就那几家人而已。现在我宋家弱,就当奋起直追。若是整个西宁我宋家独大,我要追查到底,我就不相信谁敢阻拦。”

    苏子恒点头附和道:“建明兄言之有理,打铁要自身硬方行。采儿姑娘的仇不是不报,而是要有周详的计划,有十足的把握才去报,万万不可做那等鱼死网破之事。”

    须知,网总是比鱼牢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