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92章 虐杀

时间:2018-02-01作者:庄子鱼

    ;意外的,听了那面具人一番话后,采儿停止了挣扎,颤声问道:“你,你此言可当真?”

    面具人桀桀怪笑道:“本公子向来一不二,只要你让本公子尽兴,自然会放你离去。”

    采儿闻言心头大定,鼓起勇气问道:“那公子能否一并放了弟,到时候采儿任凭公子处置。”

    面具人微微愕然,虽然不知道采儿的弟是谁,但想来和许博瀚脱离不了关系,便点头应承下来,“好!”

    采儿见他迟疑了一下,心里“咯噔”一下,有股不祥的预感,莫非弟出什么事了?趁机心翼翼试探道:“这位公子,那能否让奴家先见弟一面?”

    面具人阴恻恻道:“你不觉得你要求太多了吗?看来你有点搞不清楚目前的处境。”

    采儿的心顿时一凉,知道自己弟估计凶多吉少,眼泪止不住扑簌而下。整个人失去了所有生机,如同一具玩偶般,躺在床上,任由面具人摆布。

    “啪!”

    司空伦一抖手中的鞭子,鞭梢如同一只灵巧的毒蛇,准确的落在采儿半遮掩的衣裙上。手腕轻扯,破碎的衣裙如同飞舞的蝴蝶般,在空中翻飞,然后缓缓落在床上、地上。

    只留下那殷红的鞭痕在采儿白皙娇弱的身躯上,采儿身体颤抖了一下,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依旧面无表情地看着司空伦。

    这点程度的伤势对她来算不得很痛,刚进暖香阁时,谁不是受过这样调教过来的?

    司空伦对自己的鞭法很满意,控制技巧又有了长进,已经能将衣裙抽裂,但是采儿的反应却让他心里很不爽。

    以前在府内,他是高高在上的侯爷,不管他看上了哪个女仆,都没人敢反抗,也是这般顺从的任由他摆布。只是这样顺从让他很是觉得没意思,有一次被母亲训斥后,满怀怒气的他没有控制住自己力道,将一个女仆折腾的半死。

    在这个过程中那女仆哀求、挣扎、反抗的种种表现让他欲望大增,从那以后他就开始喜欢上了虐待的方式,这让他觉得,这比直接上了那些女子让他更兴奋。

    “啪!啪!啪!”

    又是连续的三鞭子抽下去,打的采儿身上血痕绽放,冷不住闷哼出声。

    司空伦冷笑道:“本公子还真以为你什么都不惧,看来你也不过如此。”

    采儿用一种仇恨的眼光看着他,如果目光能杀人,司空伦早已经被她千刀万剐了。

    若是往日,司空伦这般鞭笞过后,他腹内升起的欲望会消散大半,最后都会控制住自己的力道不让她受伤过重。

    可是今日不知为何,想起采儿青楼女子的身份,再想起自己的父亲正是因为流连青楼,导致染上花柳之病,最终不治身亡。

    司空伦的心里就冒起一股邪火,眼中的欲望更甚,最后丢下了手中的鞭子,欺身而上。此时他已经完全忘记了要掩藏身份,揭开了脸上带着的面具。

    一张俊脸表情扭曲,眼里流露出疯狂的神色。俯下身子,轻轻舔、舐着采儿柔弱娇躯上的血痕。看着采儿不知道是疼痛还是羞怯而颤抖的娇躯,只觉得下身一股邪火无处发泄。

    “唔,”司空伦闷哼一声,弹身而起,随即右掌狠狠一巴掌扇了下去,将采儿一颗牙齿扇飞,可见他力道之猛。

    “臭婊子,你竟敢咬本公子,本公子就让你牙齿掉光。”

    司空伦恶狠狠着,又是“啪啪”几巴掌扇下去,将采儿打的口中鲜血直流。一张俏脸肉眼可见,快速肿胀,鼻青脸肿已经不复原来娇俏模样。

    采儿似乎浑然不觉,看着司空伦嘿嘿直笑,嘴里还含糊不清道:“我要给弟报仇。”

    “哼!想报仇,下辈子做梦去吧。今日本公子要你生不如死。”着,司空伦低下头,狠狠一口咬在了采儿那初具规模的蓓蕾上。

    “啊!”

    采儿嘴里发出凄厉的痛苦之声,渐渐声音越来越低,最后终至不可闻。

    苏子恒已经一天一夜双眼未合,陪着宋建明找遍了西宁城的大街巷,依旧没有找到任何采儿的踪迹。

    花娘也发动了她身后的势力,对整个暖香阁做了一番调查。最后将目光落在了形迹可疑的晴儿身上,要这次采儿失踪,就当属晴儿获益最大。因为她顶替了采儿的演出,成为这次花魁赛的新秀。

    花娘暗中拿下了晴儿,一番拷问之后,才知道这件事情果然有她参与其中。虽然采儿的失踪她不是主谋,可是她也参与了其中,让花娘恼怒不已。

    但得知晴儿所做的一切都是西宁知州公子许博瀚所指使后,花娘沉默了下来。前几日许博瀚曾经对她想要给采儿赎身,那时花娘经过一番考虑没有答应下来。没想到许博瀚居然直接暗地里掳人,这让她很是不悦。

    虽然有晴儿作证,是许博瀚让她将采儿诱骗出去,但是花娘手上没有掌握实质证据,证明是许博瀚掳的人。

    下一步如何做,她还没有想好。眼下又是花魁赛最关键时刻,她决定还是先参加完花魁赛的决赛后,再考虑如何处理晴儿。

    花娘能调查出如此多的消息,纪身为蒙元帝国的永宁公主,身后可以动用的力量就更多。她不仅调查出是许博瀚的指示,甚至还知道许博瀚已经将采儿送给了司空伦。

    一时间纪也不知道该如何进行下一步动作,司空伦的身份非比寻常。他的母亲乃是当今大夏长公主,若是他有闪失,定然会引起一连串严重后果。

    纪埋伏在暖香阁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又怎么会为了采儿暴露自己的身份?况且采儿落入司空伦的手已经有一天了,若是采儿有事的话,肯定已经来不及了。

    纪拿着情报,想了半天,最后将那张纸条放在油灯上点燃,直到它变成灰烬后。她才冷冷道:“这件事情我们不要插手,也不要透露给任何人知道。就当此事没有发生过。”

    “是,公主殿下!”

    黑暗中传来一个女子清冷的声音,一阵清风吹拂过窗户,发出轻微的哐哐声,随后房间又陷入沉静中。

    良久,纪幽幽一叹,“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你还是莫要牵扯太深才是。否则真起了冲突,一时间本宫也护不住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