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91章 困境

时间:2018-01-31作者:庄子鱼

    纪的受到在场许多民众喜欢,看着那满地的折纸花时,她的脸上露出灿烂笑容,明日的花魁决赛已经妥了。

    晴儿也是身有同感,脸上不自觉笑开了花。今日她扮演的书生虽然只是作为一个背景般的存在,也为她收获不少的目光。她已经开始幻想着有着一日自己登台演唱这首,想必更加引人瞩目。

    这时她早已忘记了那个被自己诱骗出去的采儿。

    宋建明一见纪下台后,一把拉住了苏子恒,焦急道:“走,子恒贤弟,随我去后台问问采儿的近况。”

    苏子恒点点头,关照了谢青璇一声,让她多加照看着张婉清和丫两人。

    幸亏他们一行人是坐在东看台,可以直接去往后台,否则一路早就被人拦了下来。饶是如此,他们依旧只能在后台入口处等候,能不能见到纪,还得看她是否愿意出来见他们二人。

    纪一听苏子恒来探望自己,连妆都没卸,直接跑出来。见到苏子恒后,笑盈盈问道:“先生,奴家今日演唱如何?”

    苏子恒自然是不吝鼓励,笑呵呵道:“非常不错,比此前排练时都要好。”

    纪笑容更甚,正待再些什么。一旁的宋建明却急不可耐问道:“姑娘,敢问下今日为何采儿没来?”

    “采儿……”纪沉吟片刻,她是知晓宋建明和采儿关系颇为密切,再看苏子恒也是一脸关切模样,便决定不再隐瞒,“采儿今早出了暖香阁,就再未见她回来。”

    “什么?”宋建明心神巨震,忍不住脱口问道:“那姑娘你可知采儿去了哪里吗?”

    纪摇头道:“这个奴家倒不曾知晓,奴家也是到了这里,才知道采儿妹妹不见了。”

    “不,不见了?怎……怎会如此?”宋建明失神道。

    苏子恒较为冷静,沉声问道:“姑娘,那你可知采儿何时离开暖香阁,又是为何离去吗?”

    纪道:“听早起的仆役卯时天刚亮,便见到采儿出去了。至于去了哪里,就无人知晓。”

    苏子恒继续问道:“那昨夜采儿可有什么异常表现?”

    纪想了片刻,摇头道:“昨夜采儿妹妹一直和奴家在训练室练习,等到回房睡觉时,采儿妹妹都很正常,还今日要好好表演,不拖奴家后腿。可是不知为何一大早就匆匆出去了?”

    苏子恒摸着下巴若有所思道:“如此来,便是昨日夜里采儿回房后到今日卯时之间定然发生了什么事。那姑娘可知道采儿这段时间见过什么人吗?”

    纪一脸歉意道:“这个奴家就不太清楚了,先生若是想知道,不妨一会和奴家一起回暖香阁调查一番,如何?”

    苏子恒看了身旁一脸焦急的宋建明,想到前段时间他帮自己找回丫做的努力,便毫不犹豫答应下来。

    在等待纪换装的当头,苏子恒又回到了东看台上,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复述给了张婉清知晓。自己一会有事要先离去,让她们三人先在这边看表演,等演出结束后,再自行归家,不用等自己云云。

    谢青璇听罢后,冷冷问道:“你可需要我陪你一同去?”

    苏子恒知道她是担心自己安危,心下颇为感动。不过考虑到张婉清二人的安全后,苏子恒摇头拒绝了她这个诱人的想法。再自己有手枪护身,安全问题应该不用担心,最不济自己还能躲到基地空间去。

    苏子恒笑道:“暂时不需要,若有需求,我再麻烦你。”

    谢青璇想了想,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个骰子,丢给了他,“若是有事需要,你可以拿着这骰子去长乐坊找他们协助。”

    苏子恒接过来一看,是一个用银子打造的骰子,比赌坊的骰子略,其它倒看不出什么不同。苏子恒点点头,将它揣入怀中,又叮嘱丫和张婉清一声,这才离开了东看台。

    ……

    ……

    苏子恒和宋建明几乎发动了所有的关系,最后只调查出来采儿去了北长街,却没有人见到过她出来。据苏子恒从长乐坊那边询问出来的消息,今早卯时曾有人见到北长街有一辆马车经过。

    宋建明去衙门请他族兄宋建才帮忙,宋建才在衙门里面是个衙役班头,底下也有几名兄弟。上次丫失踪一事,就多亏了他的帮忙才那么顺利找回来。

    宋建才听完宋建明的叙述后,为难道:“明弟,非是做哥哥的不肯帮你忙。实在是抽不出人来,现在衙门里面的所有衙役都去花魁赛那边维持秩序,连衙门都快空了。”

    宋建明再三苦求道:“三哥,该找的地方我都已经去找过了。最后实在没有法子,才来求哥哥的。最近城里流民很多,采儿一个十四岁的丫头,若是失踪时间太久,会很危险的。”

    宋建才叹了口气,“明弟,你这是何苦呢?你有功名在身,前途似锦,就算和弟妹有所不睦,你也没必要为了一个青楼女子如此。须知你这样下去,非但救不了采儿,反而会给她带来灾难。”

    苏子恒沉吟片刻,缓缓摇头道:“应该不是嫂夫人所为,否则也没必要等到今日。”

    宋建明陡然松了口气,“那为何……?”之前他就害怕是自己家里人所为,才在最后没办法时来找宋建才。

    宋建才长身而起,沉声道:“若真如苏公子所言,宋某便去恳求巡捕房的汪捕头,看他那里有没有什么线索?”

    宋建明长揖道:“弟谢过三兄大恩!”

    ……

    ……

    “不,不要过来。”

    采儿挥舞着双手,试图阻止那面具人的靠近。奈何她一个柔弱的女子哪里有那面具人的力道强大,三两下便被逼到床角不得动弹。

    “嗤啦!”

    清脆的裂帛声在幽静的房间内响起。时值夏季,天气本就炎热,采儿穿的衣裙颇为单薄,被那面具人扯住衣襟一撕,便从两旁裂开。

    “啊!走开!”

    采儿尖叫一声,手忙脚乱的向那面具人挥舞过去。那面具人不闪不避,似乎采儿越是反抗,他兴致越高。

    “美人,你又何必苦苦挣扎,你若从了本公子这一次,本公子自然会好生放你离去。若是你再不知好歹,莫怪被公子辣手摧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