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90章 一曲白狐动西宁

时间:2018-01-31作者:庄子鱼

    苏子恒坐在东看台上,无聊的看着舞台的表演,打了一个哈欠。若不是看身旁的丫和张婉清几人正看的津津有味,他都想挥袖离去。

    这样简单的表演实在提不起他的兴趣,和前世花样繁多的各种综艺节目比起来,这个时代的娱乐表演还是过于单调了。就算偶尔出彩的诗词演唱,比起前世地球上的那些经典的诗词,也是大有不如。

    一个吃惯山珍海味的人,你再让他去吃萝卜青菜,的确是有些为难他了。

    宋建明见到苏子恒的动作,愕然道:“子恒,难道今天的演出不精彩吗?”

    苏子恒道:“非也,只是我个人不喜欢而已。”

    宋建明摇头笑道:“子恒,你的要求太高了啊。你以为这世界上青楼姑娘的表演才能都有姑娘那么出色,演唱的词曲都像贤弟你写的那么经典?”

    苏子恒笑笑,不再话。这时蓦然间听到人群中传来轰鸣般的掌声和呐喊声:“纪!”

    苏子恒抬头一看,只见纪化作精致的妆,从舞台后面缓缓走了出来。跟在她后面的是一身书生装扮的晴儿。

    苏子恒和宋建明两人对视一眼,眼里尽是惊诧之色,“为何是她,不是采儿?”

    “建明兄,你不是今日是采儿姑娘和姑娘同台演出,为何现在却换人了?”苏子恒去暖香阁次数不多,和晴儿更是没打过什么交道,自然认不出她来。

    宋建明也是莫名其妙,昨天他还曾经见过采儿,她还信誓旦旦对自己今日有和她姐姐的同台演出,怎么突然就换人了?

    那瞬间,宋建明心里忽然生起一丝不妙的念头,“莫非采儿生病了?一会演出结束后,我定要去暖香阁探望一番。”

    苏子恒想起采儿也曾来过自己家里,算是熟人,开口道:“我和你同去。”

    他二人正在商议如何一会如何看望采儿,舞台上的纪风情万种对台下观众盈盈道了一福:“今日奴家给大伙带来一个新的歌曲,名字叫做,希望大家能喜欢。”

    今日是进入花魁赛决赛最关键的一场比赛,已经不再局限于参赛姑娘们个人的才艺表演,而是上升到了整个青楼之间的对抗。若是青楼实力太,支撑不起一个大型的节目,自然就不要妄想进入明日的花魁决赛。

    坐在评委席上的乃是西宁府赫赫有名的才子,其中便有西凉第一才子之称的张野。今日他本不愿做这花魁赛的评委,只是前几日他听别人吟诵过一首号称七夕千古绝词的,和自己所做的那首做了番对比。最后也只得自叹不如。

    听那纪姑娘会在花魁赛上演唱这首,而那位写下这首绝妙好词的少年才子据也会应邀前来观看比赛。张野这才答应了邀请,前来当一个评委。

    只是这场上纪将欲表演的节目似乎不是,而是自己从来没听过的,这让他意外之余又有点好奇。

    “张公,你可曾听过这是何曲目吗?”冯项明拱手问他身旁张野道。

    张野回礼道:“原来是冯祭酒,这张某也是第一次听闻。不过想来也有值得称道之处,否则为何纪放着不唱,而唱这首曲子呢?”

    冯项明点点头,“张公的在理,纪仅凭一首就能稳稳进入花魁赛决赛,若是她没有几分把握,又岂会用这样冒险的方式。听今年暖香阁的野心可是不。”

    张野笑呵呵道:“暖香阁的野心如何,于我等又有何干?自有教司坊去操心,我等只需好生欣赏演出即可。”

    冯项明拊掌附和,笑道:“张公的极是。”

    “咦?竟然是一段表演,而不是直接演唱。”

    台下众人纷纷惊愕,随着舞台上就位的乐师弹奏起各种乐调时。众人发现纪并没有开始跳舞,也没有开始唱曲,反而如戏剧那般表演起了一段剧情。

    “有趣,这纪胆子可真大,居然敢在这样舞台上表演戏剧,她就不怕自降身份吗?”

    在这个年代,戏子属于下九流,地位比娼还要低。而娼,则属于青楼里面的最低档次,是最没有技术含量,完全靠身体吃饭的。

    像纪这般才貌双全的清倌人,实际上还是颇为受人尊敬。中原有一位琴道大师顾碧兰,也是出身青楼,现在不管到何地演出,都会受到当地的贵族士绅追捧。

    张野出身寒门,不像贵族子弟家中经常有专门的歌姬表演歌舞,只得去勾栏等地观看戏剧。此刻倒也看的津津有味,“居然讲的是一只白狐被书生所救,报恩的故事,的确有趣。”

    在这个世界,因为从来还没有那个国家国力强盛,完成过统一大业,自然也就没有那一家学派完成苏子恒前世古代华夏儒家“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壮举。

    可是书生的地位依旧很高,“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像红袖添香这种趣事,还是颇为被众人津津乐道。

    苏子恒看着他们非常投入的样子,无聊的打了个哈欠。倒不是纪表演的不堪入目,实在是他前世看过的特效、精彩表演太多,后来又经历过虚拟现实高科技的冲击,纪的这番表演还没勾起他兴致。

    另外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是昨天晚上的睡的太晚,睡眠还是不太足,导致现在精神状态不太好。何况纪这首他已经看过几次排练,没什么新鲜感。

    直到纪开口唱道:“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千年修行千年孤独……”

    苏子恒才提起精神,不过他并没有聚精会神去看纪,反而闭上眼睛,沉浸在了那自己前世曾无比喜爱的这首歌曲上。

    “这……这是什么曲调?为何如此怪异……却又异常的好听?”

    张野惊讶的望着纪,看她在舞台上随歌起舞。虽然这首歌词很直白,且不押韵,让人体会不到丝毫文字的优美韵味,但是配合她那独特的唱法和曲调,让人意外的觉得好听。

    张野觉得这新奇的歌曲唱的颇为动听,冯项明却是皱起眉头:“这唱的是什么词,一点讲究都没有,太过**,简直有辱斯文。”

    他已经暗暗下决定,今天这一票,无论如何也不会给纪。

    “好!唱的太好听了。”

    场下众人纷纷将手中的花朵不要钱一般朝舞台上扔,一时间仿佛舞台上下起了花雨。

    台下的观众可没有冯项明那么多的想法,他们绝大多数都没启蒙过,看她们表演也是看人长的是否漂亮,声音动不动听,其实唱的那些词大部分都是听不懂的。

    纪表唱的这首则不同,他们都能听懂什么意思,自然觉得非常优美动听。如此一来,哪里还会吝惜手中的折纸花?甚至许多家中颇有点资产的人,扔完手中的折纸花,又去买了很多赠与纪。

    就这样,纪一曲,名动西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