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86章 阴谋再现

时间:2018-01-29作者:庄子鱼

    见苏子恒收下了钥匙,陈文宣傲然看了眼钱兴平,淡淡道:“老夫这次,可有资格参与那水晶球音乐盒的竞拍了?”

    钱兴平漠然道:“只要苏公子没意见,我自然也没什么意见。”

    陈文宣转过头问道:“苏子,你怎么看?”

    苏子恒挠了挠头皮,为难道:“你们连东西都没见过,就确定要买了,这会不会太冒险呢?”

    陈文宣道:“只要你的话不假,我等自然没什么好怕的。再没见到东西之前,我们也不会将银子交付给你。”

    苏子恒低头沉思片刻,“好!不光是你们,只要在座的都可以参与竞拍,最后价高者得之。”

    苏子恒这番话,顿时引起在座众人的热情。苏子恒刚才明确了,另一个水晶球音乐盒虽然没有之前一个会发光的功能,但其它功能并无二致,这就足够引起众人的兴趣。

    ……

    最后经过一番激烈的竞拍,另一个水晶球音乐盒竟然被陈文宣以一万五千两银子的高昂价格夺走。在和苏子恒约定好交易的时间及地点后,陈文宣吩咐跟随他来的家仆,带上李浩邦离开了赵府。

    钱兴平看着离去的几人,微微摇头道:“这下那李子有罪受了,以陈老匹夫的为人,不将自己这次亏损的财物全部榨取回来,定然不会让李家有好日子过。没准这次老匹夫不仅不亏,还有的赚。”

    苏子恒抛了抛自己手中库房的钥匙,对李浩邦的下场丝毫不关心。他刚才已经将库房的地点向钱兴平问了清楚,现在考虑的是,如何将库房给搬空了。

    有了探索者号培育基地在手,里面十公里的空间面积,存放几座仓库的东西,那是绰绰有余。

    ……

    ……

    “叩叩叩”

    一阵富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随即里面传来一个男子沉稳的声音:“进来!”

    晴儿心翼翼推开茶楼雅间的门,来到那男子的身前,微微屈腿道了一个万福,“奴家晴儿见过许公子。”

    许博瀚放下酒杯,用白玉为骨制作而成的泼墨折扇挑起了她的下巴,仔细打量了她一番,点头称赞道:“果然是个美人胚子,只可惜年龄太,不符合本公子的胃口。”

    晴儿俏脸微红,强忍着羞意,不敢直视许博瀚。虽然她出身青楼,但是被人这样近距离打量还是第一次,心下难免会害羞。

    晴儿微微偏过头,嗫喏道:“许,许公子……”

    许博瀚收回了白玉折扇,笑眯眯道:“美人,你莫怕,本公子向来懂得怜香惜玉。这次喊你过来,不过是询问些消息,只要你肯如实道来,事后本公子还有重赏。”

    “请公子吩咐,奴家若知晓,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好!”许博瀚喝彩道:“本公子就喜欢你这样的机灵人。听你和采儿姑娘很熟,不知是真还是假?”

    晴儿一愣,没想到许博瀚找自己竟然是为了打听采儿的消息,这让她心里有些不舒服,对采儿的妒忌之心又胜一筹。

    只是当着许博瀚的面,她也不敢不实话,否者被他查出来,下场定然会很惨。“回公子的话,奴家从和采儿是一个村子长大的,因此对她的消息的确知晓不少。”

    “竟然还是一个村子出来的,那这次定然会有所收获。”许博瀚摸着自己下巴,盯着晴儿若有所思道。

    “既然如此,那么你告诉本公子,采儿姑娘她有什么喜好吗?或者有什么特别在意的东西也行。”

    晴儿低下头,沉思片刻,突然眼睛一亮,脱口而出道:“采儿有一个弟弟,平素她最在意的就是自己这个弟弟。每次暖香阁打赏的银子,她都存了起来,是将来要给弟弟读书娶媳妇用。”

    “哦,这个消息倒是有几分价值。那你知道她弟弟在哪吗?”许博瀚淡淡问道。

    晴儿回答道:“奴家和采儿都是城外上高坡村子里的人,许公子只要派人前往上高坡稍微打听下就能知道他弟弟是谁了。”

    “唔,本公子知晓了。”许博瀚点点头,坐直了身子,突然问道:“听你和那采儿关系不睦,是真还是假?”

    “这个……”晴儿迟疑着,不知该如何回答。

    许博瀚从怀中掏出了五十两银票,“啪”得拍在桌子上,似笑非笑道:“了本公子向来怜香惜玉,不管你和她关系如何,本公子都不会拿你怎么样。”

    晴儿看着那张五十两的银票,眼里露出一丝火热之意。别看暖香阁红牌姑娘们每日赏钱不少,但对她们这种清倌人来,打赏收入低的很,而且许多打赏都被老鸨收走。每个月能落在手上的银子都不到一两,想买点喜爱的胭脂水粉都很困难。

    “公,公子的没错。奴家和采儿关系的确不太和睦。”晴儿低下头,声如蚊呐道。

    若不是许博瀚注意力集中,刚才他还真听不清楚晴儿的话。许博瀚笑笑,将桌上的五十两银票推了过去,“赏你的。”

    晴儿满脸喜色,忙不迭道:“多谢许公子打赏。”

    “且慢!”许博瀚阻止晴儿想告退的举动,装作无意识问道:“听明日姑娘有一个新节目要表演,你知道是什么节目吗?”

    晴儿点头道:“是一场音乐剧,名字叫。和姐姐一起表演的人正是采儿。”到采儿时,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声音和脸上的表情里透露出对采儿的强烈妒忌和羡慕之情。

    这一切都被她正对面的许博瀚看了个正着,许博瀚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晴儿姑娘,你想不想明天上台,顶替采儿和姑娘一同演出?”

    晴儿先是一愣,紧接着大喜过望,颤声道:“公,公子,奴家真的可以吗?”

    许博瀚笑眯眯道:“自然可以,我可以帮你给花娘提一句。前提是你要让采儿明天无法上台演出才行。”

    晴儿闻言立刻耷拉着脑袋,“公子,奴家怎么可能让采儿不要上台呢?这可是她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机会。”

    许博瀚有意无意的引导道:“明着她自然不会同意,可是假如明天她弟弟突然来找她,想见她一面,你她会不会去见呢?”

    晴儿急忙道:“当然会的,采儿对她弟弟非常疼爱。可是她弟弟还,一个人怎么会进城来呢?”

    许博瀚高深莫测道:“这个你就不用操心,明天本公子会给你一件她弟弟身上的贴身物品,到时候你转交给她就行了。对了,你可知她弟弟身上有什么是采儿熟悉的物品吗?”

    晴儿飞快点点头,“这个奴家知晓,以前采儿曾经给她弟弟打了一副长命锁,上面还有她弟弟的名字。她弟弟整日都有佩戴,只要拿来给采儿,她一定就认得出来。”

    “那就好,你明日等我消息。到时候将长命锁交给采儿,让她到一个指定地点见她的弟弟。这样她就来不及参加表演,到时候你也就可以顶替她上场。”

    晴儿眼里亮起一道精光,“许公子放心,奴家定然会将东西和话给采儿带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