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81章 赌约

时间:2018-01-26作者:庄子鱼

    与此同时,喜儿已经快步跑回了赵婉儿香闺,依旧上气不接下气的道:“姐,姐,大事不好了。”

    赵婉儿回过头,看她气喘吁吁的样子,吩咐刘思君给她倒了杯水。无奈的摇头道:“喜儿,又怎么了?”

    喜儿咕嘟咕嘟将那杯水一饮而尽,这才稍微平缓了下心绪,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对赵婉儿了一遍。

    刘思君在旁听的也是骤然色变,没想到自家姑爷竟然得罪了陈家老爷,这可如何是好?

    不料赵婉儿听完之后,若无其事的继续拿起账本翻阅,当眼前的事情似乎没发生一样。

    顿时喜儿傻眼了,“姐,难道你就不担心吗?”

    赵婉儿淡然笑道:“担心什么?你觉得你家老爷会那么轻易受别人威胁吗?”更何况,这桩婚事的背后可不简单,别区区一个陈家老爷,哪怕是西宁知州许修平前来,也别想让自己父亲退婚。

    喜儿毕竟在赵府生活时间很长,对老爷为人知之颇深,一听姐这样,便放下了心来,“嘻嘻,奴婢倒是忘了这茬了。嗯,如此来姑爷定然会安然无恙。不行,我得再去看看。”

    着,喜儿又蹬蹬蹬跑出房间去。刘思君见状也心下痒痒的,脸上露出向往之色。

    赵婉儿好笑的看了她一眼,挥手道:“君儿,我这里不用你伺候了,你要想看,就赶紧去吧。要不然一会晚了,可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呀!”刘思君被姐看穿了心思,不好意思道:“姐,那你这里……?”

    赵婉儿道:“我没事,就查阅下账本,你在这也帮不上什么忙。”

    “那奴婢给您将茶水添满。”

    ……

    李浩邦愤恨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没想到那穷书生竟然如此好运,连陈家老狐狸陈文宣的威胁都不起作用。看来今天想阻止这场纳征之礼是不可能的了,那么为今之计,只有让他多丢人一番,让婉儿没那么快和他完婚。等到许知州那边计划发动后,或许事情会出现转机。

    由不得李浩邦对此不上心,要知道一旦苏子恒和赵婉儿快速完婚之后,两人生出一个儿子,那时候再想谋夺赵家产业就很难了。没准自己多年来苦心谋划,就会化作东流水。

    对于自己的表妹赵婉儿,李浩邦是真心佩服不已。心知她若是有了自己的亲生骨肉,定然会为他多做打算,到时自己别吃肉,肯定连汤都喝不上。

    “把箱子抬进来。”

    苏子恒回头吩咐了后面挑着箱子的家丁们一声,让他们将之前准备好的聘礼送了进来。随着管家赵福的一声吆喝,六十多名强壮的家丁抬着一箱箱的礼物鱼贯而入。

    家丁们每抬进一个箱子,管家赵福就在边上唱和道:“苏府哲公子送上玄纁两匹,羊两只,活雁一对……”

    李浩邦听着管家赵福的唱和,不由撇嘴道:“嘿,连纳征之礼都要赵府准备好,自己却是一样聘礼都不出,这是准备入赘了吗?”

    虽当初赵承文和苏子恒在商量婚事时,也曾过若有需要,可以拿入赘一事来,但这是为了应付许修平所用。若非必要,苏子恒还是不愿意将入赘一事挑的太明,毕竟入赘也不是什么好听的名声。

    “唰”得一下,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到了李浩邦和苏子恒两人身上,一个个用狐疑的目光看着他们,想知道刚才李浩邦的话是真还是假?

    纳征之礼一共三十样,里面虽然不乏一些贵重之物,但是绝大部分还是很便宜的,比如清酒、白酒、粳米、稷米、蒲苇、卷柏等等。实际花费下来,估计也不会超过百两银子。

    一百两银子对普通家庭来很多,但是对赵府来却是九牛一毛,不值一提。苏子恒其实现在也不是拿不出一百两银子,只是他觉得订婚一事本就不是自己所提,为何还要自己出这些聘礼?

    另外还有一方面的原因,那就是这三十样纳征之礼采购起来颇为麻烦,要是靠苏子恒一个人,不知道要耽误多少时间,因此不如让赵府提前准备妥当。

    苏子恒扭过头看了眼李浩邦,当初在暖香阁时见过他一面,知道他和许博瀚关系颇为密切。心下顿时明白,他刚才突然这句话,定然是不安好心了。

    苏子恒目光深沉的看着他,见他毫不所动,仍旧似笑非笑的望着自己。苏子恒忽然咧嘴一笑,露出八颗灿烂的牙齿,亮得李浩邦眼睛一闪。

    “表少爷是想看我送给婉儿姐的聘礼吗?”

    李浩邦心里一突,他没料到苏子恒的心里素质竟然那么好,都被自己揭穿了底细,还依旧满不在乎的样子。还是,那穷书生真的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底蕴吗?

    “呵……”李浩邦轻笑一声,自己似乎想的有点多了。自从得知赵婉儿的夫婿是苏哲后,不仅自己对他做出了调查,许博瀚那边更是拿到了他详细的生平资料。

    甚至可以,许多恐怕连苏哲自己都不知道的消息,自己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前段时间为了给苏哲治疗头伤,他的嫂子不仅将自己所有首饰都典当了,还将苏家祖上传下来的白鹿书院都抵押给了赵府。

    试想一下,这样一个一穷二白的家庭里面,能拿得出什么样让人惊叹的聘礼呢?

    “若是你能拿出让我等大开眼界的聘礼出来,本公子不仅当场给你道歉,并且赔偿十倍于聘礼的东西与你,如何?”

    苏子恒一愣,随即心里狂喜,“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我本想惩于你,谁知你自己送上门来,那就怨不得我了。”

    表面上,他却犹豫道:“这样不太好吧?传出去,岂不是让人误会我欺负表少爷。我这聘礼价值可不菲。”

    苏子恒越是这样,李浩邦就越觉得他是心虚。心道,你一个穷书生家里能拿出什么样有价值的聘礼?最贵也不过是百两银子。百两银子能买到什么让人大开眼界的礼物?在场的都是豪门贵族,什么样好东西他们没见过?

    就算你侥幸得到一样新奇的玩意,我输了也不过区区千两银子。可是一旦你拿不出来,嘿嘿,那就不好意思了,今日定然要奚落到你不好意思踏入赵府半步。这样一来,就给自己等人争取到了时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