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80章 威胁

时间:2018-01-26作者:庄子鱼

    苏子恒居高临下俯视着陈弘和,冷笑道:“你让我写诗,我就要写吗?你不让我进,我就不进了?你还真以为这赵府是你家不成?”

    下句话苏子恒没出来,别你不是赵府的人,哪怕你是又如何?我苏子恒岂是那么容易被别人所欺侮的?凡是所有想给我难堪的人,就要考虑到自己能不能承受后果!

    “好,好嚣张!”

    在场的众人都看傻眼了,没想到这位赵府的新姑爷一言不合就开打,和他们想象中的书生形象完全不一样。

    刚抬脚走出去,打算给陈弘和撑腰的李浩邦,脚步一顿,眼神微微一缩,他没料到苏子恒的力量居然那么大,只是轻轻一掌,就将陈弘和拍飞了出去。

    李浩邦可不认为自己比陈弘和厉害多少,他害怕苏子恒也给他来那么一掌,虽然不会受伤,但是会颜面扫地。

    “你,你好嚣张,还懂不懂礼数了?”突然从大厅里面走出来一个年约五旬的老者,走到陈弘和身边,将他搀扶起来后,用手指着苏子恒厉喝道。

    苏子恒双眉一挑,“你又是何人?”

    那老者倨傲道:“老夫乃是西宁陈家家主陈文宣。”

    苏子恒挖了挖耳朵,一副没听过的样子,“西宁陈家?没听过!”

    “你……”陈文宣怒喝一声,“哼!竖子,老夫不和你一般见识,我倒要问问承文兄,像你这样不懂礼数的子,如何有资格做婉儿的夫婿?”

    苏子恒冷笑数声,压根不搭理他。

    陈文宣快步朝大厅主位方向走去,那里坐着的正是赵家的家主赵承文。顿时,在场的人窃窃私语道:“唉,还是太冲动了,怎么能得罪陈家主呢?”

    “是啊,别看他年龄一大把,心胸却是窄的很。这次那子不知好歹,得罪了陈文宣,没准他‘姑爷’身份悬了。”

    “不会吧?你是赵老爷会因为陈文宣,让那子和婉儿姐订不了婚?”

    “这事谁的准。陈文宣是什么人?那可是西宁城内鼎鼎有名的大老爷,和赵老爷有不少商贸往来。这苏哲听他不过是个穷书生,家里又没什么背景,你觉得赵老爷会为了他让陈老爷不高兴吗?”

    “如此来,苏哲这次的确是太冲动了。”

    有人幸灾乐祸,有人惋惜,有人摇头感叹,众生百态。

    苏子恒淡淡的听着周围四下人的议论纷纷,心头不由觉得好笑。这一个个还真以为自己是福尔摩斯了?什么都不了解,就敢信誓旦旦的自己会被退婚,真是笑死人了。

    陈文宣听着众人的议论,心里不由洋洋自得起来,心道这在场的,果然还是有不少明白人。就凭你一个的穷书生,以为攀上了赵家,就想教训老夫。这次定要让你偷鸡不成蚀把米,再也别妄想成为赵家的姑爷。

    走到赵承文近前,陈文宣拱手道:“承文兄,我看你那新招的姑爷品行不太好,这场婚事,还是要多加考虑才是。”

    赵承文哈哈一笑,“文宣老弟,晚辈的事情,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就莫要插手了。”

    “什么?”众人连同陈文宣在内,俱是心里一惊,没想到赵承文竟然对他这个新姑爷如此维护。

    陈文宣阴沉着脸,“承文兄,婚姻大事,还是慎重点好。若是夫婿人品不佳,吃亏的还是婉儿侄女。”

    “这老家伙,究竟想怎样?一直抓着这点事不放,难道还真的想再给他那儿子争取机会不成?”赵承文面无表情地看着陈文宣一眼,又看了看站在一旁的陈弘和。发现他和苏子恒一比,简直毫无是处。

    以前自己也不是没给过他机会,奈何婉儿看不上他。陈家又是只有他一个独子,定然不会让他入赘,这样一来,自己更不可能答应他的求亲。

    至于陈文宣老狐狸的心思,赵承文自还能揣测一两分,无非就是和许博瀚一样,想人财两收。可是这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呢?

    赵承文淡淡道:“文宣老弟,此乃我赵家家事,似乎还轮不到你来做决定吧。”

    陈文宣脸色一变,“承文兄,你我两家相交莫逆,别忘了还有一批丝绸等着交易呢。”

    “这陈文宣真是太不要脸了,居然拿商业交易来威胁赵承文。”在场的众人目瞪口呆,纷纷被陈文宣无耻的行径所震惊。

    陈弘和则是一脸得意洋洋看着苏子恒,心道让你子再嚣张,一会让你哭都哭不出来。

    喜儿在外面听的心下一惊,“这下不好了,我得赶紧回去禀告大姐。”

    大伙都神色各异的看着赵承文,想知道他究竟如何应对,是为了和陈家的合作,不要这个姑爷?还是为了这个新的姑爷,放弃和陈家的合作?

    赵承文面无表情地看着陈文宣,良久,才淡然道:“如此来,文宣老弟是看不上那些盐引了?”

    “嘶……”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赵承文竟然会当作在场那么多人的面,拿出“盐引”一事力挺新姑爷。

    陈文宣脸上青一阵子,白一阵子,赵承文这句话可是戳到了他的心窝里,他之前为了儿子陈弘和给赵承文提亲,目的就是想从赵承文手上分一批盐引过来。

    目前陈家名下有好个盐矿,奈何手上拿到的盐引数目太少,有盐矿也不敢多开采。那种抱着金山啃窝窝头的感觉实在让他太不爽了。

    “呼!”

    陈文宣长长吐了口气,板着张脸,拱手道:“承文兄误会了,我也是为了婉儿侄女考虑。既然承文兄有自己的考量,那我就不多什么了。”

    反正儿子也不可能娶到赵婉儿为妻了,要是再把盐引的事情办砸了,那自己可就亏大了。至于那张狂的子,以后来日方长。

    陈文宣回头狠狠瞪了苏子恒一眼,然后收回目光,回转自己的座位上,端起茶杯慢慢品茗,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样子。

    连一向老辣的陈文宣都被打脸,在场的众人更是心翼翼起来,不再抱着轻视的态度看向苏子恒。一个能被主家老爷看上的新姑爷,将来必定前途无量。

    甚至有些赵氏商行的管事已经暗暗下定决心,等到今天纳征之礼结束后,一定要好好上门拜访新姑爷一番,没准日后自己就要在新姑爷手下谋一口饭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