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78章 下马威

时间:2018-01-25作者:庄子鱼

    赵婉儿见刘思君窘迫模样,不由掩嘴轻笑。刘思君害羞的跺脚道:“姐,你又欺负奴婢。”

    赵婉儿笑嘻嘻道:“好了,不笑话你了。不过你的确也要仔细考虑下,若真想跟苏公子,我也方便早点和他。否则等他搬迁到城外白鹿书院去时,就很难再见面了。”

    其实赵婉儿是想,等日后赵家从西宁府撤离时,基本上两人就很难再相见。

    刘思君面露迟疑之色,“姐,难道你以后不和姑爷在一起吗?”

    赵婉儿有些话不方便对刘思君明,叹气道:“苏公子目前还在守孝期内,这一两年恐怕是很难完婚。赵氏商行日后会将重心迁往别处,这样一来,恐怕又会耽误好几年工夫。”

    刘思君轻咬贝齿,脸上非常犹豫,她能有今天,完全是因为帮苏子恒送信所致。因此得知苏子恒即将成为她姑爷的时候,刘思君心里是非常高兴,这样一来她就可以努力工作,报答苏子恒和大姐收留的恩情。

    看着刘思君苍白的脸,赵婉儿心道自己会不会将她逼的太急了,反正一时半会儿自己还离不开西宁府,不如让她再多多考虑一下。

    “算了,君儿,你也莫太烦忧。我就再给你十天时间好好考虑一番,不过接下来这段时间你先跟随苏公子,若是到时候你还想回我身边,再回来也不迟。”

    赵婉儿也是听昨天回报的家丁,苏子恒府上除了张婉清之外,并无其他处理家务的仆役,家中一应事情,都得他们亲自动手。

    赵婉儿寻思着,偌大一个赵府,丫鬟仆役不少,若是让别人知道和自己订婚的“姑爷”家中连一个服侍的仆人都没有,出去定然会颜面扫光。于是她才对刘思君旧事重提,至少在赵府搬离西宁府之前,要给苏子恒安排一个服侍的丫鬟过去。

    正在这时,喜儿从外面匆匆跑了进来,边跑边喊道:“姐,不好了。”

    赵婉儿秀眉微皱,沉声道:“喜儿,慌里慌张的,发生什么事情了?”

    喜儿捂住胸口,大口喘气道:“姐,奴婢刚才路过偏院时,听到院子里几个表少爷和表姐在商议,要给姑爷一个下马威。”

    “什么!”赵婉儿凤目圆睁,腾得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们在哪?快带我过去。”

    由不得赵婉儿不紧张,若是苏子恒真是和自己订婚的“姑爷”,那倒还好。这年头新姑爷上门那有不被娘家人刁难的道理?但问题是,苏子恒不是真的姑爷,而是和自己假订婚。

    自己的那些表哥、表弟、表姐、表妹的德性,自己又不是不清楚,从来都是那种狗眼看人低的货色。否则当初李浩邦想入赘赵家时,自己也不会看不上眼。

    倘若他们一味刁难苏子恒,让他下不了台,怒而放弃这次纳征之礼时,到时候不仅丢的是自己和赵府的面子,更会打乱赵氏商行接下来的计划。

    ……

    ……

    尽管今天来观看比赛中有能力投许多花的人少了很多,晴儿依旧尽心尽责的跳好了每一个舞蹈动作。机会已经给了她,能不能把握住还是得看她自己。

    面对今天这局面的不止她一人,虽然她获得的花朵可能无法超越昨天的参赛者,但是只要她能拿到今天的魁首,她依然有希望进入第三轮比赛。

    晴儿虽然会抱怨,会妒忌,但是她有一个特别好的优点,就是懂得利用机会,从来不会因为自怨自艾而放弃。

    果然,一段美轮美奂的舞蹈过后,她为自己赢得了不少的掌声,还有那满舞台的折纸花。其中赠送的最多的,是许博瀚。

    晴儿是个很会为自己造势的女孩,一见那么多人给自己捧场,很少乖巧的给在场众人盈盈一福,口中称谢不已。她的这一举动,又引来场下不少人的鼓掌声,甚至本来许多都没打算给她再次投花的人,都忍不住将手中新购买的花朵又扔到了台上。

    谢过了在场的观众,晴儿自然不会错过给自己送花最多的许博瀚。对于赫赫有名的“静街虎”许博瀚,晴儿自然不会陌生。

    算起来许博瀚也是暖香阁的老顾客,三天两头跑暖香阁喝花酒。只是能给他作陪的都是暖香阁的当家花旦,想她这种刚入行没多久的丫头,是没资格给他作陪的。

    晴儿踩着碎步,走到许博瀚跟前,道了一个万福,“奴家晴儿,谢过许公子赏赐。”

    许博瀚不动声色打量她一眼,虽然她模样不像采儿那般出挑,但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美人。只可惜昨日答应侯爷会将采儿送给他,否则眼前这个美人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你便是那暖香阁的晴儿?”许博瀚淡淡问道。

    “回许公子的话,正是奴家。”

    忽然,许博瀚压低了声音道:“比赛结束后,且莫离开,本公子尚有事找你。切记莫要声张,也不可告诉他人。”

    晴儿抬起头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最终还是点点头,用微不可查的声音回答道:“奴家知晓,届时恭候许公子大驾。”

    ……

    ……

    “吁!”

    苏子恒勒住缰绳,从高大的枣红马上翻身而下。他前世虽然也骑过几次马,但也仅仅处于会骑的地步,一些高难度的动作还是学不会。至少像那种帅气的从马上一跃而下的动作,他是不敢做的。

    些微整理了下身上的衣袍,苏子恒来到赵府的门口,拱手对门房道:“劳烦通报一声,就苏哲苏子恒求见。”

    门房笑嘻嘻道:“姑爷稍等片刻,的这就进去帮您通报。”

    完,拔腿“蹬蹬蹬”朝大厅而去,这从门口到大厅一路上,已经站着许许多多前来参加赵府纳征之礼的人。尤其是和赵府有姻亲关系的李家,来的人是最多的。

    “我哥几个,听到门房的话了没,那个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来了。”一个年龄约莫十五六岁,一幅吊儿郎当样的年轻公子哥摇着一把折扇,流里流气道。

    “啊哈,本公子倒要好好瞧瞧,究竟是何方神圣,有那么大的面子,竟然能让我们眼睛比天还高的婉儿表姐看上。”另一个年龄稍大,穿的一身儒衫文雅公子也不甘示弱了句。

    “走,去见识见识那位号称西宁才子的秀才公,看看他究竟有何能耐,竟然敢和婉儿订婚。”

    在场的这些人,除了实在年龄太,还不太懂得男女之事的少年,可以没哪个不想将赵婉儿收入房中的。甚至像李浩邦那般想过入赘的人,也不在少数。

    只是很可惜,他们没有一个人的想法得到实现,反而被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穷书生给抢了先机。这怎么能不让他们感到气愤填膺呢?自然都想给那穷书生一个下马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