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73章 花魁赛开幕

时间:2018-01-23作者:庄子鱼

    时间一转眼来到了七月初四这天,西宁府七夕花魁赛终于拉开了帷幕。

    在府城西市最大的一处交易市场的空地上,早早就搭建好了舞台。花魁赛一共分四天举行,前面三天是各个青楼女子之间的表演比赛。

    凡是西宁府的青楼皆可报名参加,第一,二两日不设评委,由观赛的观众从官府手中购买折纸花,投给自己中意的参赛女子。等到第三日时,再选择获得折纸花最多的十名女子进行下一轮表演。

    第三天的比赛由评委和观众共同选出,观众投的折纸花虽然也很重要,但却不是决定因数,最终能决定谁能进决赛的,是评委们。

    至于评委人选,则是由西宁府的才子和官府中的人组成,尽量保证公平性。

    这一切都是纪上门拜访时告诉苏子恒的,她此次前来,也是想邀请苏子恒去给她助威。

    苏子恒听罢,暗自吐槽道:“这官府真的是打得如意算盘,仅卖折纸花这一项,不知道能收入多少银两。不过如果交给我来操办的话,估计能赚的数目最少还可以翻十倍吧。”

    相比苏子恒前世看过的选秀节目,那种花样繁多的运营模式,赚钱的门道简直太多了。像什么广告、赞助、投票的花、再加上各种各样卖的吃食,都是钱啊。

    纪看了默不做声的苏子恒,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苏先生,你真的不来观看奴家的比赛吗?这次奴家需要参加比赛的三个节目,可是有两个都出自先生之手啊。”

    苏子恒叹了口气,“姑娘,非是在下不愿意去观看姑娘的比赛,实在是走不开。初五那日是在下和赵氏商行婉儿姐的纳征之期,所以只能抱歉了。”

    纪脸色微微一变,对于赵婉儿她自然不陌生,作为同样在西宁府中有数的几个名声响亮的女子。赵婉儿可以是仅有的几个不属于青楼的女子,除了她之外就当属魔女仲轻寒。

    她低下头,用只能自己听见的声音呢喃道:“赵婉儿吗?就算你能和苏先生订婚又如何,你只能守住他一时,却守不了他一世。”

    抬起头,纪双目垂泪欲泣道:“苏先生,花魁赛一共比赛四天,就算你初五没有时间,初六和七夕那天也抽不出时间吗?这次奴家可是要和采儿妹妹一同表演。”

    苏子恒眉头一皱,“采儿和你一同表演?她个子那么瘦,能表演好书生的形象吗?”

    纪掩嘴笑道:“苏先生可莫瞧了采儿妹妹,只要稍微化个妆,再穿一双高靴,她还是完全可以胜任这个角色。”

    着,她幽幽一叹,“这次花魁赛后,奴家想给自己赎身,慢慢从暖香阁退出。在这之前,定然要帮花娘再培养出一个暖香阁的顶梁柱出来。”

    “所以你就选了采儿姑娘?不过起来,采儿的确有成为红牌姑娘的潜质。”顿了顿,苏子恒继续道:“暖香阁那种地方确实不是长久待的地方,能趁早脱身最好。”

    纪冷不丁问道:“苏先生,难道你就不想知道奴家为何想从暖香阁赎身吗?”

    苏子恒看着那似嗔似喜的俏脸,心神一阵恍惚,脱口而出:“为什么?”

    刚问完,又好似反应过来什么,脸上一热,慌忙转过头去,没敢再看她那秋波流转的双眸。

    纪“噗哧”笑出声来,觉得苏子恒实在太可爱了。一个大男人,竟然也会害羞。自己还未什么,他反倒比自己还羞涩。

    “诚然如先生所,暖香阁并非久待之地。既然奴家能赚够为自己赎身的银两,自然要为自己早做打算。”

    苏子恒轻咳一声,端起茶杯,故作掩饰的喝了口茶,不露痕迹问道:“那你有想过赎身之后,要作何打算吗?”

    “嗯……”纪歪着脑袋,沉思片刻道:“去各地走走吧,开阔下视野,增加点见闻,浏览下大好河山。”

    苏子恒轻咦道:“想不到姑娘也是个旅游爱好者,我原本还以为你赎身后会选择一个好郎君嫁了,以后相夫教子呢。”

    纪目光一眨不眨的看着苏子恒,直到将他看的不好意思,才忽然开口道:“奴家也想相夫教子,可是先生觉得,会有好的郎君看上奴家这种从风月场所出来的人吗?更何况,奴家看上的好郎君,不一定看的上奴家,或许他马上要订婚了也不定。”

    “呃……”听着那略带幽怨的语音,苏子恒心里莫名一紧,不知道她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红尘女子的话能信吗?是真心的,还是假意奉承的?

    苏子恒当下打了个哈哈,不着痕迹的转移了个话题,“姑娘,若是一切顺利,到时候我一定去现场给你捧场。”

    纪心里有些失望,又有些高兴,一时间她也分辨不出来内心那复杂的滋味,勉强一笑,“奴家定然翘首以盼。”

    苏子恒打趣道:“姑娘,你可莫要在第一场就被淘汰了啊。”

    纪俏眸翻白,不悦道:“先生就这般对没有信心?不是奴家大话,只要奴家朝台上一站,什么都不表演,也不可能第一场就被淘汰。”

    苏子恒忙不迭点头道:“我信!姑娘国色天香,妩媚动人,要是第一场就被淘汰了,那就只能观看比赛的都是瞎子了。”

    纪掩嘴轻笑。

    ……

    ……

    苏子恒是第一场没有时间去现场观看,可是从赵府出来,路过西市举办花魁赛的场地时,他还是忍不住驻足观看了一阵。

    刚好这时轮到纪上台演出,只见她身穿的是紫罗兰色上衣,宽大百褶裙逶迤身后,天姿国色。乌亮的秀发,简单地绾个祥云髻,几枚红翡滴珠凤头铀随意点缀发间,让乌亮的秀发,更显柔亮润泽。

    手上抱着琵琶,亭亭玉立站在场上,手上未有任何动作,檀口微闭,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仅仅是盈盈一福,给在场的众人道了个礼,台下就响起了轰鸣般的掌声,一道道高呼声如潮水汹涌而来。

    “纪。”

    “姑娘。”

    苏子恒分明听到身边一群人在议论纷纷道:“这姑娘果然名不虚传。”

    “真真是太美了,看来今年花魁赛她就是最大的争夺者了。”

    也有人摇头晃脑道:“你这姑娘就如此天姿国色,那教司坊的姑娘又是何等模样?”

    “唉,可惜我等身份不够,去不了教司坊。不过今年的花魁赛应该很有看头了,刚才上场的赛金花姑娘可是也丝毫不弱于姑娘啊。”

    “不错,不错,我等今年可是有福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