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夏桃花源 第71章 治病、送礼

时间:2018-01-22作者:庄子鱼

    在等待秦大郎中到来之时,苏子恒安排客栈老板给杨伦和贾先生二人烧了点热水,让他们二人洗了一个澡,换上了新买的一套干净的成衣。

    没想到这简单的梳洗之后,杨伦和贾先生二人打扮让苏子恒眼前一亮。自己尽然带回来了两个帅哥,尤其是贾先生,换上儒衫之后,顿时年轻了十岁,风流倜傥,英俊不凡。

    用前世那句话怎么来的:那忧郁的眼神和唏嘘的胡渣子,简直就是黑夜中的萤火虫,吸引无数的女子为他奋不顾身。

    可惜这不是前世那个颜值至上的年代,否则就凭这颜值,就能吸粉无数。怎么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流落荒野,连饭都吃不饱,更别提有钱治病了。

    “秦老神医,快快请进。”苏子恒急忙将两鬓花白的秦大郎中请进屋内。

    刚才让店二去请他过来时,苏子恒就已经打听清楚了秦大郎中的来历,听他乃是诸子百家中的医家传人,祖上曾是一代神医扁鹊。

    这个传言究竟是真还是假,苏子恒也不清楚。不过前世苏子恒虽然不是历史老师,但是对于历史中赫赫有名的人物,他多多少少还是了解一些,知道扁鹊的确姓秦。

    秦大郎中放下随身携带的药箱,回礼道:“不敢担秀才公‘神医’称赞,直接唤老朽秦阳伯即可。”

    苏子恒正色道:“老神医术德双馨,乃是晚辈仰慕对象,岂敢怠慢无礼。”

    虽然明知苏子恒是在奉承自己,秦阳伯依旧笑得合不拢嘴,轻捻额下长须,看着脸色苍白的贾先生,温和道:“想必这位先生就是老朽这次看病的对象,若是不介意的话,我们这便开始吧。”

    贾先生伸出左手,搁置在房间内的饭桌上,“那一切就有劳老神医了。”

    秦阳伯拉开一张长板凳,施施然坐下,右手五指探出,搭在贾先生的左手腕上,闭目凝神检查脉象。

    许久,秦阳伯才松开了五指,又给仔细询问了一些有关身体状况的事情,这才开口笑道:“这位先生脉象虽然虚弱,气血稍有不足,不过这都不是很严重的事情。日后注意调养就行。”

    杨伦在旁焦急问道:“老神医,我家先生这几日咳嗽不止,不知是何缘故,是否需要服用什么药物?”

    秦阳伯摇了摇头,打量了贾先生一眼,又看了看旁边饶有兴致的苏子恒,沉吟片刻道:“这位先生的咳嗽,想必是由旧疾引起,靠药物恐怕难以治愈。”

    贾先生脸色微微一变,旋即叹了口气,“老神医果然火眼如炬,医术高深。鄙人十年前的确受过一次重伤,险些命悬一线,后来侥幸逃脱,却已是伤及肺腑。”

    “事后因为救治不及时,落下了病根,不仅肺腑沉珂未除,就连脚伤也未愈,现如今只能跛脚走路。”

    “啊……”杨伦惊呼一声,“先生,原来你的咳嗽已经有十年了,为何以前没有发现呢?”

    贾先生沉声道:“那是因为每年我都会进山里去采药,将伤势压制下去。最近数日一直在路上奔波,没有时间采药,才会身体虚弱不堪,咳嗽不断。”

    秦阳伯捻须道:“先生这病想彻底根治很麻烦,需要用到许多名贵和稀少的药材。但是想压制下去却非常简单,稍后老朽便给先生开一副药,连服几天就好了。只是脉象虚弱,气血不足就要慢慢调养。”

    苏子恒道:“老神医尽管开方,药材之事晚辈会去尽量想法子弄齐。至于调理身体那就更简单了,一切由晚辈操持。”

    杨伦闻言,躬身行了一大礼,感激涕零道:“多谢苏公子大恩大德,日后学生定有厚报。”

    ……

    ……

    西市的一处宅院门口。

    看着眼前熟悉的院子,李浩邦心里叹了口气,这可是他身家一半以上的宅子。就这样转手送给了他人,虽然有些心疼,但是想到能结交上最受当今陛下宠爱的安东亭侯嫡长子,长公主之子司空伦,他的心情又好了许多。

    李浩邦看了眼身后跟随的怯生生的姑娘,那花容月貌让自己心动不已,好不容易找了许多门路,弄来了一个如此千娇百媚的丫头,本想留着自己享用。

    可是想到送出去的宅子,以及宅院里面专门花大价钱培养来伺候贵客的歌姬,却没一个能入侯爷的法眼。耳边又仿佛响起了许博瀚的那句话语:“浩邦老弟,你觉得侯爷会瞧的上她们吗?”

    的确,那样的胭脂俗粉怎么能拿来玷污侯爷那般高贵之人呢?要送,也得送一个未经人事的绰约处子方行。

    “希望这个能让侯爷满意。”想到这里,李浩邦回过头去,低声对身边的女孩叮嘱道:“一会进去后,眼睛放机灵点。若是能伺候好里面的那位贵人,保你日后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那女孩看年纪,约莫不过十三、四岁模样,一副楚楚可怜姿态,低声应道:“奴婢知晓了。”

    李浩邦这才放下心来,走进前几步,对守卫府门的侍卫拱手堆笑道:“这位大哥,麻烦通报侯爷一声,就李浩邦前来拜访。”

    那侍卫看了李浩邦一眼,认出他是这宅院的前主人,也没有多摆架子,笑呵呵道:“李公子来了,还请稍等片刻,容某进去通报一声。”

    完,那侍卫便走进府内,不一会工夫,又匆匆走了出来,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李公子,我家侯爷有请。”

    李浩邦拱手称谢一句,路过那侍卫身边时,趁人不注意,偷偷塞了张银票到那侍卫手中。那侍卫原本微笑的面庞更是殷切几分。

    那侍卫低声道:“李公子,今日许公子也来了,正在大厅内陪侯爷喝酒。”

    李浩邦眉头一皱,实话,在这个当口,他并不希望太多人知道自己前来送礼,而且送的还是女人。他害怕司空伦碍于情面不好意思收;再一个,自己对司空伦又是送房又是送人的,他怕许博瀚对自己有意见。

    毕竟论起来,许博瀚和司空伦两人之间的关系,比自己和司空伦的关系可是要近亲的多。别看自己送了司空伦一座宅院,实则在司空伦的心中,自己地位一点都没许博瀚高。

    谁让别人有一个好爹呢!

    lt; cssadhtl
小说推荐